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窃来的爱 至高主宰 红楼大贵族 王者荣耀:最强玩家 马林之诗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露出
校园 游戏 英雄联盟 儿媳 公公 禁忌 玉都
首页 > 资讯

第30章 小三是妾

发布时间:2021-01-14 09:03:05

此话一出,朝我们集聚回来的人越发多,她们上下打量着我和曾纯,在我们面前议论纷纷。今时相同往昔,这半年小三儿在大众心里是不耻的,一个个家庭妇女恨严禁把小三儿挫骨扬灰。而今时不同往日,这两年小三在大众心里是不齿的,一个个家庭妇女恨不得把小三挫骨扬灰。。

>>>《冷心难慰半生情》章节目录<<<

《第30章 小三是妾》精选

此话一出,朝我们聚集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她们打量着我和曾纯,在我们面前议论纷纷。

今时不同往日,这两年小三在大众心里是不齿的,一个个家庭妇女恨不得把小三挫骨扬灰。

而曾纯这句话,刚好就把我推上了这个最被人唾弃的位置上。

“我勾引你丈夫?”我冷笑。

曾纯咬牙切齿:“不是你还有谁?你当然想不到,在银行也会有我的人在,你有胆子做,没胆子承认?”

可能刚才‘找地方好好谈’这句话,对她造成了误解,让她以为我就是做贼心虚,我就是怕她把事情闹打了。

“简宁,之前你就对我老公死缠着不放,我才会狠心去你公司找领导,让他把你辞退,可是这并不是我想要的,你要是不去勾引我老公,我怎么可能这么对你?”曾纯气愤的说。

“这次我朋友回来就跟我说,说你们在银行里面拉拉扯扯,不让我老公离开,你要脸吗?”

我冷眼看她,听着她一遍遍的质问我,把所有的墨水都往我身上泼。

望着她,我淡声道:“所以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曾纯愣了下,大概还以为我会很生气的反驳,然后在狠狠地嘲讽我,更说不定还准备联合周围的人攻击我。

可被我这个软钉子一搅和,她停了几秒钟。

周围人也静下来,等着曾纯的一句话,可能他们都想看看正室是怎么收拾我这个小三的。

“我也不求别的!”曾纯认真地说:“只要你能离开这里,到远一点的地方,让我老公再也看不到你,这样就可以了。”

“我母亲,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呢!”我故作伤心的说。

她听了我的话,满不在乎:“那又怎么样?你母亲那病一时半会就好不了,说不定以后都是在病床上度过,你又没钱,在这里耗着有什么用!”

“绝对不行!那可是我的母亲,她现在情况已经好转,只等着醒来就可以出院,而且这里是我们母女一直生活的地方,几十年的邻居都是在这里,绝对不能离开的!”

前有方越的回心转意,后有曾纯一而再再而三的纠缠不休,我受够了这样的把戏!

她不就是想我声名狼藉,再也没脸住这里生活。那我就让她这辈子,都后悔这样的决定!

曾纯的脸色越来越差,质问道:“只要你和方越再也见不到,我管你那么多!”

周围的议论声变大,不断有人说曾纯不能这样,说她不能这样对待老人,小三有罪老人无罪。

“我和方越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银行那么多人,我们可能发生什么吗?再说,我求你们借钱给我母亲看病,你不但不借给我,还弄得我被公司辞退,你这样不分青红道白,是不是要把人往死路上逼!”我沉声质问。

曾纯望着我的眼神飘忽不定,过了好一会才继续坚称:“你辞退不辞退跟我什么关系,不好好反思还要诬陷我!”

“是不是诬陷你我心知肚明,在这里挑破了说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平静的陈述。

“强词夺理谁也争不过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曾纯冷眼看我。

到现在真正生气的应该是我才对,可曾纯搞得她仿佛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受害者。

我现在有种错觉,曾纯是我以前的身份,也就是方越的老婆,而我就像是以前的曾纯,方越的小三。

那时候她破坏我的家庭,现在我什么都没做,她却认为我在破坏她的家庭,想想也真是好笑,恐怕只要女人跟发那个月多说几句话,曾纯就会认为是勾引男人吧?

好戏看到这里也差不多该结束了,我这个受害者也是时候说明真相了,我绕着曾纯走,边走边说:“当初你勾引我的老公,让他在我怀孕的时候跟你暗中私会。”

周围的人瞬间安静下来,难以置信的看我。

我心里明白,她们是接受不了这样的反转,不过真正的反转我还没开始讲呢。

“大家知道,来找我的这个女人跟我什么关系吗?”我望着周围的人问。

他们纷纷摇头,表示并不知道,曾纯一把拉住我,用只有我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怒道:“你究竟是什么意思?就非让天底下的所有人都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你还要不要脸?是不是离婚了你就准备破罐子破摔?!”

“那你又在担心什么?”我轻笑着问,接着把我的手抽回来。

跟这样的女人说话,我真是觉得掉价,敢做不敢说,还偏要把所有事情都怪罪在别人的头上,哪会有这么好的事?

“抢走了我的老公,你如愿以偿了,”我慢悠悠的,用大家都能听到的声音说:“你应该好好的想一想,前夫来找前妻,到底是谁的错,还不是你这个小三做的不够称职?”

曾纯的手握紧,瞪着我就是咬牙切齿的模样,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我早就不知道被杀了多少次,既然不能杀死,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我认真地分析,悲悯的对她说:“方越是我老公的时候出轨了,现在变成你的老公如果还是出轨,你就要好好的想一想,他是不是有出轨的习惯,劝你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你胡说什么呢!”曾纯大怒。

“哦?生气了?当初我被丢在诊所哭天喊地的时候,我对谁生气?想来你还是要好好的锻炼下,以免往后跟我一样的下场。”

听到我的话,曾纯扬起手就想打我,我更快一步抓住她的手腕:“再让你打,就显得我是受气包了。”

“你放手!分明就是个贱人,跟方越离婚还忘不了诱惑他,你真不要脸!”

可能是我一直以来的好脾气,让她认为我还是躺在病床上对他们求饶的女人,还是虚弱到无力反抗的弱女子。

那么今天,我就让她好好见识一下!

‘啪!’我抓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狠狠地打在她的右脸上,用尽了全力,打完我的手掌心疼的发热。

她捂着脸难以置信:“你竟然敢打我?”

“不学好就知道抢男人,我这可是帮你妈教训你。”说完,我朝着她另外半边脸又是一巴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