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窃来的爱 至高主宰 红楼大贵族 王者荣耀:最强玩家 马林之诗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露出
校园 游戏 英雄联盟 儿媳 公公 禁忌 玉都
首页 > 资讯

第29章 谁是笑话

发布时间:2021-01-14 09:03:05

傅钧泽跟我拉大距离,唇从我的唇上离开了,就在我我以为结束了的时候,他的舌头轻舔着我的耳廓,往里面吹了口气,我一瞬间身体都有些软了,坐在副驾驶上,靠着后背。而他更本也没而他根本没有离开驾驶座上,却已经把我撩拨到如此。。

>>>《冷心难慰半生情》章节目录<<<

《第29章 谁是笑话》精选

傅钧泽跟我拉开距离,唇从我的唇上离开,就在我以为结束的时候,他的舌头轻舔着我的耳廓,往里面吹了一口气,我瞬间身体都有些软了,坐在副驾驶上,靠着后背。

而他根本没有离开驾驶座上,却已经把我撩拨到如此。

耳边是来来往往的汽车上,没有人关注我们静静停在一旁的车。

“喜欢这样?”他轻咬着我的耳垂,柔声道。

我刚才已经浑浊的意识瞬间清醒,身体僵硬着。

从离婚到现在,我没有再找男人更没有自做过亲密之事,傅钧泽突然对我如此,让我渐渐迷失。

强压下内心的骚动:“我们,能不能先离开?”

“意思是不喜欢?”

始终纠结着喜欢、不喜欢这个话题,我刚才的那点悸动也烟消云散,面无表情的说:“对于几年都没有被人碰过的离婚女人,你觉得我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如果只是想试探,那我可以明摆着告诉你,我不是圣人。”

这种被人玩弄的感觉让人不爽,可我偏偏还不能对他做什么,因为面前的傅钧泽不是一般人,他算得上我的救命恩人了。

“不要想这么多。”傅钧泽失笑:“知道情不自禁吧?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去他娘的情不自禁,这四个字哄三岁小孩还差不多。

做就做了还不承认,强词夺理也不用这样,我都主动献身过一次,难道还会怕第二次?

想到求他帮我,在他面前脱光的那个晚上,我心中就仿佛长了一根刺,一根永远除不掉的刺。

车子在我家小区门口停下,他看着我:“回去好好休息。”

“你,送我回家了?”我望着前方,迟疑的说。

这话说出口,我就听见傅钧泽笑着说:“如果你实在不愿意回去,我是可以带你回家的。”

“晚安!”不等他回答,我迅速跳下车。

进去小区,我没有听见汽车开走的声音,正想着我怎么回事,就有一道光打在我走的路上,我顿了下,最终还是没有转身。

等我走进楼道,灯也随之消失,我站在楼道口看着小区的路灯,因为时间长的缘故,已经泛黄了。

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我抚摸着嘴唇,似乎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和温度。

这一个晚上我睡得非常不踏实,整晚整晚的做梦,重复的循环车里的那一幕,搞得我大早上起来都快赶上熊猫眼了。

现在也不好找工作,而且母亲还在住院我也没有心情去上班,最近一出接着一出的事情,还真让人有点无语,想了想,我决定去医院一趟。

到医院的时候护工刚给母亲擦完身子,我走过去:“阿姨,我母亲怎么还好吧?”

“各项检查都很正常,不用多久就能醒过来。”

护工上下打量着我,让我浑身不舒服:“那你休息,我去找医生问问情况。”

刚准备离开护工就拉着我的手,神秘兮兮的笑:“昨天晚上的是你男朋友吧?我看他样子挺不错的。

果然是这件事,女人不管多大,体内都是八卦因子。

“那个只是我的朋友,阿姨你别误会。”我说。

不过我说再多也没有用,阿姨还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话大致都一样,什么人长得不错,条件看起来不错之类的话。

可惜她不知道我离过婚的事情,要是知道了,不知道心里面还会不会这么想。

护工说了几分钟。见我不理不睬就转身忙事情了。

我走到床边看着母亲,相比之前好像长胖了,心里总算是有了安慰,只要母亲现在的状态越来越好,就能够更快的醒过来。

从医院回来时已经过了中午,想了想闲着也没事,就觉得去找找工作,虽然说傅钧泽给了我黑卡,也没有限制过我花多少钱,可他这种不求回报的态度,总是让我心里有些不安。

找了一圈工作,听说我是离异的就问我带没带孩子,我说没孩子,有甲公司让我签一份协议,五年内不要孩子就可以来上班。

我一听这个就怒了,总不可能因为离婚就一辈子不找男人吧?虽然现在说对象什么的还早,可五年内的事情谁能说得准,我总不能为了工作放弃孩子吧?

于是我气冲冲的这家公司,并发誓一辈子不会来这里。

以为这个已经够奇葩了,没想到更奇葩的还在后面,因为前面有了先例,所以我就说孩子是前夫带着。

结果对方原本还面带微笑的脸瞬间变冰霜:“不好意思,我们公司属于高强度的工作,不适合你这样的。”

说的我一脸迷茫,不知所以然:“为什么?”

“实话跟你说了吧,孩子万一生病有事父亲照顾不了,你就要听候差遣随时赶到,这跟我们的工作有冲突。”

出来后,我坐在人行道的座椅上,看着过往的每一个人,想象着他们身上的故事,同时也反思自己。

以前就听姜琦说,结了婚,有了孩子的女人就不能轻易工作,让我千万不要从稳定工作上辞职,那时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我,一点没把她的话放心上,毅然决然的辞职了。

现在报应来了,用人单位根本不收我,他们要的是年轻小姑娘。

没有任何结果的我,最终灰头土脸的上车回家,脑子里乱糟糟的,以后的生活仿佛对我来说,完全没有希望。

总不可能,一辈子跟着傅钧泽吧?

走到小区门口,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我,刚转身想看看是谁,脸就被人打了一巴掌。

一时间我还没反应过来,我捂着脸,看眼前泼妇骂街一般的曾纯。

“你这个贱人,都把你弄得被公司辞退了还阴魂不散,我警告过你不要在方越的眼前晃悠,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眼前!”曾纯大骂。

这个时间点正是下班、放学的时候,回小区的人非常多,听见她的声音都不约而同的聚集过来。

我最受不了的就是被人围观,这会让我有种马戏团猴子的感觉:“你是喜欢在这里被看笑话?”

“勾引别人丈夫,到底谁是笑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