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窃来的爱 至高主宰 红楼大贵族 王者荣耀:最强玩家 马林之诗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露出
校园 游戏 英雄联盟 儿媳 公公 禁忌 玉都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站着看戏

发布时间:2021-01-14 09:03:04

傅钧泽把握住凌琳准备好打我的手,狠狠地追上,接着静静地看我。我上次那句话也不是感怀而发,而已突然间特别注意到了,之后我始终都也没在乎的事情。无论是之后KTV里凌琳对我的轻蔑,还我刚才那句话不是有感而发,只是忽然注意到了,之前我一直都没有在意的事情。。

>>>《冷心难慰半生情》章节目录<<<

《第27章 站着看戏》精选

傅钧泽抓住凌琳准备打我的手,狠狠甩开,然后静静看我。

我刚才那句话不是有感而发,只是忽然注意到了,之前我一直都没有在意的事情。

不管是之前KTV里凌琳对我的不屑,还是今天宴会里凌琳的咄咄逼人,这些人明显跟他都是关系不错的,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凌琳会怎么对我?

恐怕凌琳对他的心意,就差让全天下的人知道。

傅钧泽优雅的转身,走到我面前,他的目光淡然又冷漠,我胸闷的有些无法正常呼吸。

“你在计较什么?”

“我只是陈述事实。”我纠正他的措辞。

傅钧泽的身影挡住了光线,我抬头只见他的脸上一片黑暗,根本无法看清楚表情。

他语气清淡:“事实就是,你在别扭什么?”

别扭什么?我有什么可别扭的,他是谁?他要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需要我配合的地方,我不能拒绝就是了,到现在这种地步,我有什么权利拒绝?

我认命的闭上眼,压下想要流泪的冲动。

“我没别扭。”

话音刚落,一个手指的指腹,轻轻摩擦着我的嘴角,我心里有些紧张,握紧双手一个字都不想说。

在我去找傅钧泽的晚上,脱光衣服站在他面前时,他都没有任何的反应,让我以为就这样被拒绝了,像我这种已经结过婚、引产过的身体,没有诱惑力也是正常的。

可他像绅士一样,走到我面前,为我穿好裙子,然后说愿意帮我。

所以眼前这一切不过是早晚的事情,我做的,是那天未完成的。

正这样想着,他的唇下一秒就贴在我的唇上,这瞬间,我心都仿佛跟着酥了。

“我向来都是随性而为,不要试图挑战我的私人领域。”食指按在我的唇上。

大概是不愿意让我张口反驳,我亦乖巧的站在原地,一双眼睛盯着他。

他轻笑:“同样,我也不会忘记答应的事。”

这大概,是在警告我吧。

为我刚才说的话感到生气,所以让我不要挑战他的私人领域,我要求的事情他会做到,但是我不能越界。

他一点一点的驯服着我,而我不能有反抗的情绪。

想想,我应该在这个时候感谢他,感谢他没有将我的身份说出来,没有说我是被一张黑卡交换来的,如果那样说,在场的人就不止是嘲笑那么简单。

我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从没想过我能去关心你的私人领域。”

“可你心里想的好跟嘴里说的,并不一致。”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平静的问。

我忍不了这种别人咄咄逼人的感觉,所以解释,但他并不领会我的说法,直接挑明我是心口不一。

如果他想我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我并不是不配合,只要他一句话,能做的我都会去做。

“简宁!你凭什么让钧泽对你不一样!”凌琳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我面无表情的抬头望着傅钧泽,看他的反应。

主人公已经到场,还有我这个炮灰什么事?

见我没有理会,凌琳气冲冲的走过来,看着我讥讽道:“这里是我们圈子的宴会,你有什么资格过来,你的那张脸怎么那么厚?想来这里钓凯子?”

我该庆幸这里是阳台,大厅放着音乐,刚好遮挡了她的大声,不至于让里面的人听到。

“我怎么过来的,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微笑看着凌琳:“现在傅钧泽已经在这里,你不妨好好的问一问,为什么带我过来?”

凌琳愤怒的看我:“肯定是你用狐媚的手段,像你这么水性杨花,有什么脸面出现在这里!”

“原来傅钧泽在你眼里,轻而易举就能被诱惑?”

说这句话的时候,能感觉到傅钧泽在看我。

凌琳反应很快,否认道:“你胡说!”

我就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引到他的身上,就是想看看他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凌琳这样说我,他真的不准插手?

既然站在一边看戏,就要有被拉下来的准备。

“没错,是我引诱的。”傅钧泽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让刚才几近失控的场面瞬间安静。

不光是凌琳和她的朋友愣住,就连我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凌琳摇头,一点不同意他的话:“钧泽,我知道不是你,你不用替这个狐狸精辩解!”

“没有我,她根本踏进不了这个门。”傅钧泽声音,让人感觉到冷漠。

这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冷漠,是与生俱来的,或许傅钧泽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冷漠让人不敢靠近。

我看见凌琳一言不发,水汪汪的眼睛对他摇头。

很显然,凌琳并不相信他说的话,我能够理解,因为我也不相信傅钧泽被我诱惑了。

傅钧泽似乎有些不耐烦,再次开口:“不管是不是她,我对你都没有兴趣。”

“还要继续待在这里?”

他忽然看我,说出这么一句话,我后知后觉的点点头,乖巧的挽住他的手臂。

我们刚走到门口,身后的凌琳就再次发难。

“你不准走!我不准备跟钧泽一起离开,你不配!”凌琳说完就想上来抓我,一个黑影从我眼前一闪而过,为我挡住了她的攻击。

一个男声无奈的道:“凌琳,你能不能理智点?”

刚才还疯狂的凌琳,听完他的话,哭着就扑进了他的怀里,像个受委屈的孩子。

看到这一幕,我竟有种自认是坏人的错觉。

而那个抱着凌琳的男人就是陈烁,很显然他刚才不是单纯的想要帮我,只是不想让凌琳铸成大错。

“刚才的事情不好意思,凌琳从小被宠到大,有些任性。”安抚好凌琳,陈烁对我说。

凌琳被宠到大就应该担待,我就活该被骂了?

“说出那么多恶毒的话,还能说这是任性,在你们眼里这是权利?”

我把手从傅钧泽的身上收回,他低头看我:“还有哪里不满意?”

呵!原来在他眼里,我这样仅仅是不满意?

“我去下洗手间,你们自便。”说完,我转头离开。

还没走远,我就听见身后陈烁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不满的责怪:“你是不是疯了?带她到这里?你不会来真的吧?”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