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窃来的爱 至高主宰 红楼大贵族 王者荣耀:最强玩家 马林之诗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露出
校园 游戏 英雄联盟 儿媳 公公 禁忌 玉都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重新开始

发布时间:2021-01-14 09:03:04

“简宁。”方越朝我走回来,眼睛紧紧地地盯着我,在距离我两步的位置停下去,望着我身边的男人。要说我现在的不想看见的人,那当然是方越和曾纯。我也没理他,抬脚就得跨过他方越朝我走过来,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在距离我两步的位置停下来,看着我身边的男人。。

>>>《冷心难慰半生情》章节目录<<<

《第23章 重新开始》精选

“简宁。”

方越朝我走过来,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在距离我两步的位置停下来,看着我身边的男人。

要说我现在不想看到的人,那肯定就是方越和曾纯。

我没有理他,抬脚就要越过他,他抓住我的手臂,手劲很重,我感觉手臂上已经被抓出印了。

“放手!”我极其厌恶的甩开他的手。

方越放开了我,只是望着我的眼神已经起了变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这么抗拒。

想想有点好笑,他难道还以为我跟以前一样,等着他召唤我?

“钱已经到手,我就先走了。”说着,男人拿着钱就准备离开。

方越拦住他,皱眉看我:“这个男人是谁?”

“跟你有关系?”我反问。

男人不悦被拦了下来,不满的说:“这三百万是她给我的赔偿,跟你没什么关系,有事你去问她,我该走了!”

方越没有放他走。

“三百万?你从哪里弄来的三百万,这不是小数目?”他望着我难以置信。

如果在我去求他的时,他能够帮我,或者我们碰面的时间再早一些,可能事情就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但现在,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我们两人永远都是这样,不管是热恋还是婚姻,他从不会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当初的我傻傻的以为,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只要有了家,他就会把重心移回来。

而离婚后,我便不需要他放在心上。

就算我在他家门外,哭喊着敲门求他能够帮帮我,就算在小区里面守着他出现,他也始终对我避而不见,从头到尾,都只有曾纯出现,也仅仅是对我一顿冷嘲热讽。

所以现在,他还有什么理由来问我,是怕我过的太顺心?

我面无表情,抬头看他:“再说一遍,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无关。”

“我是关心你!”方越辩解。

“你关心,我就要接受?”我反问。

他静静地看着我不说话,而一边的男人早就嚷嚷着要报警,说他限制人身自由,如果是以前那个方越就会放手任他离开,因为他怕事,怕在人生中出现污点。

原本我也以为会这样,可方越没有松手。

可这样并不会让我感动,只会让我觉得莫名其妙:“你什么意思?”

“我觉得这笔钱来历不明,必须好好调查。”方越沉声道。

呵,可笑我刚才还以为,他是因为没有帮助我,觉得良心不安,原来也只是借题发挥。

想把事情搞大,然后让我名誉扫地?

我静静地看着他,让声音也尽量跟着平静下来:“穿着笔挺的西装,已经是公司上层领导的人,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改不掉那恶劣的本质?”

“我说了这是关心你。”方越重复。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他对我的事情竟然这么关心?在离婚时候说好各不相干、一刀两断的男人,会在银行里面跟我讨论这些,关心我还的钱来历不明?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心底的厌恶已经完全掩饰不住:“这么大一笔钱你怀疑来历不明,我一个柔弱的娇女子,不可能偷、抢、盗窃,所以你说的调查是调查什么?”

这段时间我求的人已经太多,那种失落已经将我的心,练成了一块石头,软硬不吃。

因此在这个本该愤怒的时候,我竟然能够表现的如此平静,每句话、每个字都没有歇斯底里的嘶吼,我如此轻描淡写的说着属于我的事情,就仿佛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方越的手紧紧握着,欲言又止。

我不在乎他想说什么,因为他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我眼前,更不应该在我面前说出刚才那样的话。

僵持了好一会儿他都没有再开口,我冷笑着送他身边走过,而那个被拦下来的男人我一点都不想管,反正我的事情已经结束。

但我还没走两步,就被人从后面拉住,方越追了上来。

“你的情况我很清楚,这三百万对你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我只是不想你过的不好。”他的声音越来越轻。

眼眶一热,我鼻头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如果不是他,我怎么可能会在现在这一步?可能是因为曾纯的性格太强势了吧?所以他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我的好来,觉得大鱼大肉吃多了,清粥小菜的味道也不错,但很可惜,我不再喜欢他这样的男人。

想通了这一切,我心里好受很多:“回去吧,曾纯还在家里等你,还有属于你们的孩子。”

我跟曾纯不一样,做不来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更何况现在他们已经有了孩子。

人的欲望是永无止境的,方越有白玫瑰的时候杀了红玫瑰,有了红玫瑰却对白玫瑰念念不忘,他可能在跟我说那些话的时候,已经完完全全忘记当初是怎么对我的。

不管什么样的事情,远远比不上他对我的伤害。

“我和曾纯的孩子没有了,她第二次B超检查的时候发现原来是个女儿,母亲坚决不同意留下来,至今为止还没有怀上。”方越像是在说给我听,又像是在说给自己听。

但不管真相如何,我必须得承认,因为他的这句话我心里的阴霾,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正在我失神的时候,他不确定的问:“我们,还能不能重新开始?”

我面对他,大脑一片空白。

“这两年过去了,我发现还是跟你最合适,每天下班回家我仿佛都能在家里,看到你的身影。”

“这跟她什么关系?”一个男声突然从我的身后冒了出来。

我转身看到傅钧泽站在身后,惊呼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傅钧泽的手放在我的腰上,看向方越:“方经理上班时间跑到这里,算不算玩忽职守?”

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傅钧泽的那一刻,我竟然会有一种被抓包的感觉,所以在他搂住我的时候,我没有挣脱。

方越眉头紧皱,声音发虚:“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那这样呢?”

我被傅钧泽搂进怀里,下一秒,他冰冷的唇覆上我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