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窃来的爱 至高主宰 红楼大贵族 王者荣耀:最强玩家 马林之诗 恶神的异世界生存手册 露出
校园 游戏 英雄联盟 儿媳 公公 禁忌 玉都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深陷其中

发布时间:2021-01-14 09:03:03

想起我就像是妓女像,在他的面前宽衣解带解带,我的心都放佛在滴着血,扣子的手都止忍不住颤抖着。明日,是不还钱的最后期限。我的话不这么做,便会走入更凄惨的境地!决不能够让那明天,就是还钱的最后期限。。

>>>《冷心难慰半生情》章节目录<<<

《第21章 深陷其中》精选

想到我就像是妓女一样,在他的面前宽衣解带,我的心都仿佛在滴着血,扣子的手都止不住颤抖。

明天,就是还钱的最后期限。

我如果不这么做,就会走进更悲惨的境地!

决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急迫的想知道答案,确定面前这个男人会不会帮我,我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承诺。

想着想着剩下最后一颗扣子,但我却怎么都解不开,手越抖,越是紧张,越是解不开。

“被强迫做的事情,脸上永远不会露出最真挚的笑容。”傅钧泽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说。

我直视着他,解开扣子:“我心甘情愿。”

对,心甘情愿,我心甘情愿被强迫。

仔细想来,我没有其他女人的年轻貌美,更没有出众的气质,何必去拿乔提高身价。

让他一眼看透我,这就是我的最后一条出路。

他微眯着眼睛,脸上没有任何笑容,看了我一会儿缓缓起身,

在看到他起身的那一刻,我心慌的不知所措。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是不是,要开始了?

他站在我面前一言不发,可这样却让我感觉自己更加不堪,我垂下眼帘不去看他,张开嘴声音干涩:“你能不能帮帮我?”

“从你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我都能够处理的很好,还能帮你解决生......生理需求。”后面的话险些没说下去,我差点就被自己逼得崩溃了。

但像傅钧泽这样的人,应该根本不会在意我说的话吧?

望着他波澜不惊的眼神,我缓缓褪下长裙,一字一句的说:“虽然我离过婚,但因为天生丽质皮肤比小姑娘还要好。”

“我比那些涉世未深的小姑娘更懂得调情,在床上你有任何要求和新姿势,我的都能够满足,将近三十年的人生里,我只有前夫一个男人,离婚后更没有跟其他男人胡来过,所以你不用担心脏。”

我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商品,尽力地推销给面前的傅钧泽,希望他能够带走我。

可他从刚才的那句话后,就一直看着我,没有再开口,脸上一直都是淡淡的神色,仿佛就没有听见我的话。

我想了想,继续说:“我可以做你的隐形情人,只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至于安全措施交给我就好,我有过已婚经验,不会发生任何的意外,更不会然你在生活上有任何的困扰。”

说的这么清楚,傅钧泽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我脱光衣服只剩下内衣站在沙发前面,空调的冷风不断吹在我身上,冷的我身体轻微颤抖。

可我手心又都是汗,分不清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

一分又一秒,我的相信越来越慌,看着他始终面无表情的脸,我担心他会拒绝。

我双手放在内衣扣处,准备解开:“如果你觉得......”

傅钧泽上前一步,贴近我的身子,我的手被他握住。

我忽然就忘记了到嘴边要说的话,脑中一片空白,鼻腔传来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莫名让人觉得安心。

“不必这样。”他微微后退一步,跟我空出大概一拳的距离。

仅仅四个字就让我坠入谷底,不用他说后面的话,我就已经知道答案,他实在拒绝我。

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体两侧,任由他用修长又没有温度的手,帮我穿上裙子,扣上一个个扣子。

“能不能好好的考虑下,你这种年纪不是正需要一个暖床的?我会比别人做的更好的!”我一把握住他扣扣子的手,祈求道。

果然是我高估了自己,急冲冲的跑过来献身,却没想过对方会不会接受。

“我会帮你,至于偿还的方式,不必着急。”

他这是,答应了?

就在我彻底绝望时,傅钧泽幽幽地开口。

我克制住心底的那份震惊:“别人借钱我母亲做的担保,现在欠债三百万,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你是怕我承担不起?”

我当然担心,我害怕现在的开心等到的会是一场空。

“至今我都不知道你的身份。”我没有说出来,但知道他肯定明白我的意思。

果然,他轻轻一笑,拿出口袋里的钱包,随手抽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我:“这张黑卡没有额度,密码是你的生日。”

和方越还没有离婚的时候,就听方越讲过黑卡的意思,这可是比金色VIP卡更高级的白金卡,在信用卡里可是带便着最尊贵的地位!

而且黑卡是不能申请的,都是银行主动邀请客户假如,那么傅钧泽,难道?

我接过黑卡,看着上面的英文字母,手指都捏的泛白了,但我却不忘一个重要的问题:“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生日?”

“我想知道,自然就知道。”他轻笑着回答。

仅这一句话就侧面的说明了他的身份,跟我想的一样,傅钧泽的身份从来就不简单。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的地步,我根本就无法全身而退,这样的结果,到底是对是错?

他拉住我的手朝门口走去:“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没有开口问去什么地方,因为我很清楚从我接这张卡开始,很多事情已经不能允许我来做主了。

在车副驾驶的位置上,我低头看着手中的黑卡眼睛发涩,已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手仍然颤抖的厉害。

“我取三百万也可以吗?”我试探性的问。

“这张卡已经是你的了。”

我的心中雀跃不已,却强装镇定:“等我解决完这些事,一分钱都不会取的,今天晚上过来就是想和你做一场交易,现在你已经把卡交给我了,那么我就认定这份交易已经生效。”

“如果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随时都可以,但我不会还一分钱,因为这是我应得的。”

说难听点,他给我的这张卡就好像是在给嫖资,重点在于是先给钱,后行使权力。

不一会儿,车子遇到十字路口的红灯停下,傅钧泽转头看我。

黑暗中他的眼睛似乎发着光,却也让我感觉有些刺眼。

“想要什么,我会取回来。”

他声音清冷却充满诱惑,我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