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神级农民 柔然宝贝 柳岩    僵尸
欧神 强人 半仙 塔防世界 宦海弄潮 异次元超进化 时光遇
首页 > 资讯

《凤嫡谋》第八章 林家有女初长成

发布时间:2020-11-28 01:01:28

喜闻小说名字叫作《凤嫡谋》,提供更多凤嫡谋喜闻小说深度阅读,凤嫡谋喜闻。凤嫡谋小说喜闻摘选:喜闻却带给了丞相府的轿子。这也不是出门时时夫人委派的那些小跟班儿的家丁么!“喜闻,怎么一回事啊!”我惊诧地看向喜闻。“小姐,夫人派人来带话…

>>>《凤嫡谋》章节目录<<<

《《凤嫡谋》第八章 林家有女初长成》精选

喜闻小说名字叫做《凤嫡谋》,这里提供喜闻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凤嫡谋小说精选: 不多时,喜闻却带来了丞相府的轿子。这不是出门时夫人指派的那些跟班儿的家丁么!“喜闻,怎么回事啊!”我诧异地看向喜闻。“小姐,夫人派人来传话,让我们速速回府。”喜闻也是一脸不解。“或许是夫人看到午时用饭时间还未回府,来接小姐回府用饭的?”“是吗?”我也好困惑,我出府时并未说要我午时回府啊?“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去吧!”我并不打算在今天就逃跑。时机还未成熟,等我搞清楚怎么逃,逃到哪里不会被逮住,就是我逃跑的时候了。坐进矫里,一壶茶的…

不多时,喜闻却带来了丞相府的轿子。这不是出门时夫人指派的那些跟班儿的家丁么!

“喜闻,怎么回事啊!”我诧异地看向喜闻。

“小姐,夫人派人来传话,让我们速速回府。”喜闻也是一脸不解。“或许是夫人看到午时用饭时间还未回府,来接小姐回府用饭的?”

“是吗?”我也好困惑,我出府时并未说要我午时回府啊?“既然这样,我们就回去吧!”我并不打算在今天就逃跑。时机还未成熟,等我搞清楚怎么逃,逃到哪里不会被逮住,就是我逃跑的时候了。

坐进矫里,一壶茶的功夫回到府里。轿子从大门抬进去,停在角门。

“呕~”一停矫,我便急忙钻出轿子。颠得我直吐酸水。幸好我没吃饭。真不知道这些千金小姐都是怎么忍受这颠簸的轿子的。

“小姐,怎么吐了?”喜闻跟过来递到我嘴边一条手帕,一只手拍着我的背。

“颠死我了,呕~,以后再也不做轿子了!”一手扶腰的站起来气喘吁吁地说。

“可是小姐你从前不会吐的啊!”喜闻一下一下拍着背。

“是,是么?可能今天不大舒服吧!”我有点心虚,因为现在的小姐已经不是你家小姐了。“走吧,去母亲那里。糕点不知道送到了没有?”

一路回到母亲住处,林妈妈却守在门口。“林妈妈,母亲呢,可知唤我有何事么?”我急急地问。

眼前这打扮如贵妇人的老嬷嬷,稳稳当当对我施礼道“夫人在里面同教习嬷嬷讲话呢!容老奴去通传一声!”

“有劳嬷嬷了!”请教习嬷嬷干嘛?疑惑的回首望向喜闻,她也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我,然后摇摇头。

“小姐,夫人请你进去。”林妈妈施礼道。我便带着喜闻进去了。

一进门,便看见一个陌生的贵妇。保养得当的脸庞看上去才四十多岁。一双小眼睛如x光一样,仿佛要把我看穿似的。头上插着金簪和珠钗,身着一身紫色细纱绸,好不贵气。这细纱绸听闻只有宫里和几个达官贵人才有。

夫人把我唤过去“亚婷,这是秦夫人,是炫珺朝有名的教习嬷嬷。以前是皇上的奶娘,后在宫里教习礼仪公规。早些年就请旨回乡养老了,皇上赐封一品诰命夫人,赏了好些金银珠宝和良田。赐了封号亲夫人,这次是看在你姐姐的份上儿才来教你的!你要好好学习规矩礼仪,不能怠慢了秦夫人。”

额,我上午才答应选秀,下午就帮我找教习嬷嬷!也太急了吧!看来要加紧逃跑计划了。尽管心里焦急地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上蹿下跳,面上却强迫自己不动声色。

“秦夫人好,以后亚婷一定跟您好好学习,绝不辜负您的教导。”盈盈施礼道。

她却并不叫起,也不来扶起我。上上下下地打量我。感觉到她肆意的打探,我不自在的低下头躲避。“你既是教我一身嬷嬷,我就要担得起老师的责任。二小姐身段儿和容貌都是一等一的好,无可挑剔。但这一礼很是不妥。我既是你的教习嬷嬷,又是一品诰命夫人,半个大礼还是担得起的。连皇上见了我都是行半个礼,你这大礼我还是担得起的!夫人,不知我这话对也不对?”

秦夫人一脸傲慢地看向夫人。直接不客气的说,我的脸不争气的红了。在现代亲戚长辈谁不说我知书达礼,仿佛只要夫人敢说一个不字,她就甩手不干的架势。

夫人脸色发青隐忍道“秦夫人只管教导,你的教习成果我们也是看得到的。不必顾及这许多。”完了,莫非要上演容嬷嬷教训小燕子的那些招数?我脑洞大开的想到。

保持这万福礼的姿势这么一会儿,我已是身子颤抖的支撑不住了!真想任性的甩手走人。

“二小姐起吧,今天是个小小的示范,我明天会正式的教你三跪九叩,三跪三叩,三跪三拜,八拜,四拜,二拜,些都是正规场合或举行礼仪或大典或朝廷礼仪时用到的,其他时候还有:嵇首、叩首、顿首、空手、作揖、拱手、颔首(答礼)就可。在常礼中,也有用到这些八拜四拜的。其中还有细细划分的礼仪。今天做些简单的了解。”秦夫人和尚念经一样耍宝的卖弄一番。拿着鸡毛当令箭,不就一奶妈么?得瑟啥!

听完这些,我都已经脑袋当机的想要昏过去了。必须要跑路了,学这些会搞死人的。拜来拜去的,显示自己的崇高和贵气么?要我说这些万恶的统治者简直就是变态!

夫人送走了那个老刁奴返身回来,径自做到主坐上喝了一盏茶。胸口仍是起伏很大,不知道是生我的气还是老刁奴的气。我却不敢开口问。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亚婷,不是母亲说你,以前林嬷嬷教你的礼仪都哪去了,才给力秦夫人这说口的机会。羞辱丞相府,她真是把自己当自己当一品诰命夫人了,还不过是个奶……咳”抬头看了一眼我,便停止了后边未出口的粗鄙话。

话到这里就听出来气我礼仪没学好,更生气秦夫人羞辱了丞相府。就没想过我受她羞辱也很委屈么!你女儿学了我又没有学嘛!

此时积攒的委屈如波涛澎湃,眼泪再也忍不住地汹涌流出来!赶紧拿起手帕擦拭眼泪,双手提起裙摆跑出芷蘅苑,直奔闺房。关起门来上了门闩,伏在床上只想哭个痛快!

第二天这间事不知怎么流传到了外面。京都的人拿此大作文章。纷纷笑话丞相府的二小姐是个不知礼仪的花瓶。甚至赋诗一首。

“林家有女初长成,亭亭玉立在京城。”

“京都倾城倾国花,年方二八一芳华。”

“只知惊鸿与音乐,不知何礼对何人。”

“只身单坐闺房内,从此羞于见阿嬷。”

真是好气又好笑,不过是行错礼,竟然传的沸沸扬扬人尽皆知。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倒弄的我不知道是要出去还是要这样窝在这里了!闭门不出岂不是恰恰应了那首诗,若是出去岂不叫人指着笑话嘛!

“小姐,别生气了,吃点早饭吧!您昨晚就没吃!”喜闻在旁边叨叨的劝了很久了。

“好,我吃,你可别叨叨了,耳朵都生茧子了。反正我不出去。”坐在桌子旁边端起红枣粥慢慢吃!

“婷妹,吃饭呢!还有没有饭了,”大哥径自从外面走来坐在我旁边的凳子说到。抬头看向另一边的喜闻“喜闻,帮我端饭来一起用,我还没吃饭呢!”

“好的,少爷你稍等。”喜闻福礼以后便下去端饭了。

最近这几天大哥早出晚归的不知在忙些什么。“大哥,我这棠海阁的饭与你尚青堂的饭有何不同么?竟劳驾您屈尊降贵的来我这儿吃。”我放下手中勺子盯着他。

“呦,这是生气了啊!气我这么久没来看你。还是气别的?”大哥笑嘻嘻的讨好道。

一说这个我脸就不争气的红了,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起身做到梳妆台想要自己梳个简单的发髻。拿起梳子却不知道怎么下手,上下左右比划了一下实在不会。无奈的放下失落的叹了口气。来到这里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能做。行个礼都要被奚落笑话。又失落又寂寥。

感觉头上有动静,抬头看向镜子里看见大哥拿着梳子竟然在为我梳头。

“林家有女初长成……噗嗤,这句话倒是贴切。”本来在欣赏美男梳妆图的我,听到这句话恼怒羞愤的喊道“大哥!”

“以前只知道跟着我后边儿跑的小鼻涕虫,转眼竟然已是大姑娘了。”大哥怜惜又欣慰的笑容竟教我觉得有些苦涩。

“大哥……”我意味不明的喊道。我想到了自己一同长大的姐姐也是这样对我又怜惜又疼爱。恍然觉得找到了亲人的感觉。

真想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我无比珍惜和留恋这亲人般的感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