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初雪与你 乡野怪闻之凶宅 御兽王者 老板娘  偷偷 狐妖之
 我和 光棍 荒岛 偷来的 熟女 藤花
首页 > 资讯

第18章 欠摔

发布时间:2020-11-22 21:39:26

宋晓晓有些诧异的和邢平越地说“你为什么肯定要来西餐厅吃饭时呢,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不就也可以了吗。”“我意外发现你真的是很粗线条,你不会觉得在这里吃饭时很有情调吗?”邢平越“我发现你真的是很粗线条,你不觉得在这里吃饭很有情调吗?”邢平越有些傲娇的说着。。

>>>《契定婚途》章节目录<<<

《第18章 欠摔》精选

宋晓晓有些不解的和邢平越说道“你为什么一定要来西餐厅吃饭呢,我们随便找个地方吃点不就可以了吗。”

“我发现你真的是很粗线条,你不觉得在这里吃饭很有情调吗?”邢平越有些傲娇的说着。

宋晓晓看着邢平越说道“你认为我们两个在一起吃饭,需要所谓的情调吗?”

宋晓晓这样一问,邢平越瞬间找回了理智,想想也确实,他和一个大男人搞什么情调啊!

“哎呀,不管了,反正在这里吃饭,感觉会更好一些。”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和宋晓晓解释,邢平越只得赖皮的说着。

一会儿的功夫,服务生便为他们两个人送上了餐点,邢平越便和宋晓晓一起吃了起来。

饭后,邢平越还是不死心的跟宋晓晓说着“真的不用我陪你一起去办事吗?”

“都说不用了,你怎么这么磨叽呢,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赶快回家休息,不要再跟着我了。”宋晓晓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可以和邢平越快点说再见。

“好吧,我这就回去了,那你路上小心点。”邢平越有些不放心的开口。

宋晓晓看着邢平越,有些好笑的说着,“你认为,会有什么人能对我构成威胁吗?”

“也是哦,我这是关心则乱,像你这种黑带高手,估计一般人基本是近不了身的,你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又有谁会去招惹你呢。”

“哎,你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我什么时候欺负过人啊!”宋晓晓马上有些抗议的表现着自己的不满。

邢平越随即一翻白眼便说道,“你敢说没有吗?我们才见过两次面,你就摔了我两次了,这难道还不算欺负人吗?”

“打住,你那纯属是欠摔,你看我怎么不摔其他人呢。”

听宋晓晓这样说,邢平越不禁觉得很是受伤“你这样不好吧,什么叫做我欠摔啊!”

“得,我不跟你争论了,反正你的表现在我看来就是欠摔,我真的要走了,不能再和你在这磨叽了。”宋晓晓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邢平越站在原地,本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眼见着宋晓晓越走越远,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便上了自己的车直接离开了。

想想今天能和宋晓晓,和和气气的吃上一顿饭也是不错的,也算是让他们彼此间更近了一些吧。

邢平越回到宾馆后,刚打算去洗漱时,便听到了敲门声,他随即走过去开门。

门一打开,便见向南站在了门外,邢平越很是惊讶的说道“我似乎忘记告诉你们,我已经回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回了宾馆的呢?”

向南看着邢平越,有些无奈的说道,“邢少,您今天的智商真的在线吗?”

听向南这样问,邢平越不禁来了火气,他马上说道“我发现你小子最近,是不是想要挨收拾啊,怎么有事没事的就拿我开涮呢!”

“没有没有,我哪敢拿你开涮啊,我只是觉得你最近做什么都恍恍惚惚的,我们虽名为助理,但也都是有身手的人,既然我们的任务是要保证你的出行安全,那又怎么会不知道你的行踪呢?”

向南这样一说,邢平越也恍然间觉得,自己最近确实像是少根筋的样子。

要知道这四大特助在郭禹廷身边,可都是身兼数职的人才,以他们的能力,想要知道邢平越的行踪,那简直是再轻松不过的事情了。

想通了这些,邢平越也就不再纠结了,他马上看着向南说道,“你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邢少,刚刚总裁联系我说,他们要在山庄住上几天,问你什么时候过去。”向南如实的传达着郭禹廷的意思。

邢平越马上说道“大哥那边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暂时就先不过去了。”

“好的邢少,我会把你的意思传达给总裁的”向南有些公式化的对邢平越说着。

“好,那麻烦你转告大哥,如果他那边要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就及时通知我。

虽然邢平越早就和郭禹廷说好了,他要独自在这边呆几天,但是如果他一直不露面,也有些说不过去的,想想邢平越还是让向南帮着他给郭禹廷传话了。

向南离开后,邢平越便去浴室泡澡了,折腾了这一天,还真是让人觉得有些累了。

回想起来,这一天里他和宋晓晓之间,发生的点点滴滴,邢平越的嘴角不自觉的就上扬了。

虽然说宋晓晓是个男人,不过邢平越却在他的身上,多次的看到了宋沫的影子。

邢平越自知他这样做,对于宋晓晓来说是一种打扰,但是他就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接近宋晓晓。

也许他从偶遇宋晓晓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两个人之间要牵绊不清了。

虽然他自己也不能接受,去喜欢一个男人,但是眼下他真的没有办法,可以很轻松的放下宋晓晓,所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如果两个人之间,真的擦出了火花,他想他一定会好好对宋晓晓的,毕竟当年对于宋沫的事情,他一直很懊悔。

如果这真的是宋沫在冥冥中给他的机会,那他一定不会在辜负了。

邢平越洗过澡后,便一个人躺在大床上,他拿着手机不停的翻找着电话簿。

邢平越内心里很想给宋晓晓打电话,问一问他的事情有没有处理完,有没有安全的回到家中。

虽然知道宋晓晓身手好,是绝对不会被人欺负的,但邢平越就是放不下心来。

想来想去,邢平越最后还是拨通了宋晓晓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宋晓晓不耐烦的声音,便从话筒里传了出来。

“你又要干嘛?不要有事没事的就来找我好不好?”

宋晓晓那会儿是因为感觉到了,邢平越内心的失落,所以才极力的想让邢平越和自己去道馆学习的。

但是对于这之后邢平越的纠缠不休,宋晓晓真的很想给自己两巴掌。

“我说宋教练,你怎么跟吃了炸药似的,我只不过是因为担心你,才打电话给你的,你这样的态度,真是让人太伤心了。”

邢平越自己都不知道,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局然变的这么啰嗦了,人家说一句,他恨不得要说上十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