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孙子 老中医 初雪与你 乡野怪闻之凶宅 御兽王者 老板娘 
偷偷 狐妖之  我和 光棍 荒岛 偷来的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三次尴尬会面

发布时间:2020-11-22 20:27:07

陆含霜一动不敢动。她眼睛直直的盯着仲炎恺。关于他说的那句话,她不准备回应。两人就这么对望了很久。一直到护士进去给陆含霜打点滴,被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暧昧不明。护士打完针,带着她眼睛直直的盯着仲炎恺。。

>>>《天降萌宝神助攻》章节目录<<<

《第26章 三次尴尬会面》精选

陆含霜一动不敢动。

她眼睛直直的盯着仲炎恺。

关于他说的那句话,她不打算回应。

两人就这么对视了很久。

直到护士进来给陆含霜打针,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暧昧。

护士打完针,带着八卦的眼神离开了病房,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这一举动落在陆含霜的眼里,让她更加窘迫了。

她不想再和仲炎恺共处一室了。

侧身下床,穿上鞋赶紧要溜。

还没动一步呢,就被拽着了。

她不敢回身,挣了挣自己的手臂,没挣出来。

她咬了咬后槽牙,寻思这样也不是办法,准备说点什么。

还没开口。

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你需要休息,孩子没事。”

她没有转身,背对着他说:“仲先生,我想去看看我的孩子,这样我才能放心,我的身体我清楚,没什么事情。”

仲炎恺沉默了一会,最后什么也没说,直接松开了手。

陆含霜得到解放,赶紧溜了。

仲炎恺看着她消失的背影,捻了捻刚刚触碰她的那只手。

她...

他好像再也放不开了。

...

陆含霜到了层流舱,陆子希还没醒。

看着陆子希苍白的小脸,她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其实小希已经脱离了危险,她该高兴的。

可看着他受了这么多的苦,她实在是高兴不起来了。

突然,眼前多了一张纸巾。

她抬眼看去。

入眼的是一个西方面孔,高鼻梁深眼窝蓝眼睛,身材高大,穿着白大褂很帅很有型。

她好像记得这是仲炎恺从国外请过来的医生吧?

她接过纸巾,用英文说了“谢谢”,并问了声好。

可对方竟然用中文和她说话。

“陆小姐不必担心,一开始我看过病人的报告,所以我只是移植了一点骨髓,做更保守的治疗,经过这次的抢救保守估计应该还可以活十年,但这只是一个估计,毕竟排异的存在会有几个月到一年不等的潜伏期,这一年要多跑医院做检查,有什么情况都可以及时做补救。等病人大一点,多补充一些营养,后续的话可以再做一次骨髓移植,但最好是脐带血,排异的可能性小,成功率高。”

陆含霜听完点点头:“谢谢你医生。”

“我也是受人之托,你不必谢我。”

“......”陆含霜突然就想起了仲炎恺,想起了刚才在病房里的情形。

她赶紧摇头将这些画面摇出去。

刚准备说些什么,就听那医生开口了:“陆小姐,一开始就应该用脐带血的,要不是病人的情况紧急,匹配的骨髓正好在,我是不会做这个手术的,要是早点怀孕,情况会比现在好的多。”

“......”

陆含霜无话反驳,这话医生说的也没错。

之前她不是和蒋静柔想办法去找仲炎恺了吗?

本来想在仲炎恺不知道的情况下借点种子,人工受孕的。

那不是失败了吗?

正好有匹配的骨髓就用了。

可排异本来就是因人而异的。

她也没想过是这么厉害。

看来还需要和仲炎恺再商量一下。

只不过...

她问:“等小希养养身体,长大一点再找捐献的人做一次骨髓移植可以根治吗?”

“这个我不能保证,需要看情况,不过我的建议是脐带血。”

“.......”脐带血要是那么容易,她不就用了吗?

沉默了一会,她只开口说了声“谢谢”。

那人笑了笑便离开了,有些事情他也不用插手,也许冥冥中自有安排呢。

陆含霜吐出一口浊气:“中文说的还挺好。”

“嗯,他是混血,母亲是中国人。”

“......”

陆含霜现在巨怕听到仲炎恺的声音,巨怕见到仲炎恺。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干咳了一声说了句:“不错,挺好听的。”

仲炎恺:“......”

他说这句话是为了让她夸奖别的男人的吗?

他不是很爽啊。

舌头顶了顶上颚,眯了一下眼睛说:“吃饭。”

“......”

陆含霜是一直背对着仲炎恺的,本来以为没了声音已经走了,没想到还在。

她感觉自己后脖颈凉飕飕的,头皮发麻。

对于仲炎恺说的“吃饭”两字,她没敢自作多情的想是和自己说的。

她饿了叫外卖就好了。

可不敢和仲炎恺单独吃饭。

那是凌迟上刑。

没等到她说话,也没看到她有动作,以为是自己的话她没听见,所以他稍微加大了音量又说了一次:“吃饭。”

陆含霜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吃饭就去吃呗。

和她说什么?

还说了两遍。

她又不吃饭。

仲炎恺很有耐心的等了一会,可她还是没吭声也没动作。

听不见?

那他只能让她听见了。

他走近两步在她身后站定,微微弯腰将她围在玻璃与自己之间,凑在他耳边低声说:“陆小姐是失聪了吗?”

“......”

陆含霜他说话时的热情都喷洒在自己的耳朵上。

只一瞬间,她就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耳朵尖,瞬间红了起来。

灼热的烦躁。

可她一动都不动,感觉一动就会碰到他的身体。

这种亲密的距离让她非常难受。

他们最亲密的接触就是意外的第一次。

后来就再也没见过。

再次相遇因为孩子的存在,让彼此之间有了看似亲密的联系,实则什么都没有。

所以他们的之间的身份关系是非常尴尬的。

所以他们也没有如此亲密的必要和理由。

仲炎恺利用身高的优势将她的反应和变化都看在眼里。

他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个弧度。

心情突然就好了。

“陆小姐,有件事我们之间需要解决一下。”

“......”陆含霜咽咽口水开口问,“什么事?”

“关于你迷晕我,要借我种的事情。”

“......”

欲哭无泪。

这件事是蒋静柔做的,和她是有点关系,但也不全是她的错。

再说了,也没有借成。

可她转念一想,如果换作自己也是会生气的吧?

她只好开口问:“仲先生想怎么解决?”

“嗯...”他刻意停顿了一下说,“陆小姐和我去吃饭就知道了。”

“......”

不去!

坚决不能去。

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

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