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村医 小姨的诱惑 盟主有约 老妈 情到深处自然浓 霍去病 苏酥
林冰 漂亮 僵尸世界神级进化 蜜桃青春 麻麻 我的妹妹来自日本 萝莉
首页 > 资讯

第23章 放手好不好?

发布时间:2020-11-22 20:27:07

陆含霜没办法了,只得先放低姿态:“李少爷,我求你了,我也了答应下来了你的要求,医院那边等着救急呢,我只要你人到了医院,任由你处置方式,真的。”她姿态放的越发低,的话跪她姿态放的越来越低,如果跪求可以,她真的想跪下给李修然磕两个头。。

>>>《天降萌宝神助攻》章节目录<<<

《第23章 放手好不好?》精选

陆含霜没办法了,只好先放低姿态:“李少爷,我求你了,我也已经答应

了你的要求,医院那边等着救命呢,我只要人到了医院,任凭你处置,真的。”

她姿态放的越来越低,如果跪求可以,她真的想跪下给李修然磕两个头。

“李少爷,求你了,我求求你了,只要那人送到了医院,我随便你怎么样。”

看着这样的陆含霜,李修然是开心的。

但他不会和陆含霜去医院的,去了就失去主动权了。

他现在就要达成自己的目的。

至于后续...

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他越想越兴奋,心里痒的难受。

再看着她这副卑微的样子,等不及了,伸手抓住她往船里走。

陆含霜稍微挣扎了一下。

她怕就算自己牺牲了,骨髓还没得到。

站的久了,双腿都冻僵了,加上李修然的大力的牵扯,她走的跌跌撞撞的。

李修然着急,直接扛起她快步走向船。

陆含霜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算了,什么脾气都别有了,万一惹怒了,后果更严重。

等他高兴了再求一求,兴许会同意的。

...

后面的事情没有发生。

陆含霜觉得自己转了个圈,重新站在了沙滩上。

她双脚还有点虚浮,胳膊被一只手大力的拽着,避免摔倒。

她睁开双眼,入眼的就是那个标志性的面具。

耳边还有李修然的几句脏话。

“能站稳吗?”

低沉冰冷的声音入耳,她一时间懵了,等他看过来,她才反应过来,赶紧点了点头。

仲炎恺放开她,将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她刚想说不用,就感觉他动了,耳边一阵风。

看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扼住了李修然的脖颈。

但她更担心海边的情况,连忙看过去,就怕李修然一个手势,那人会被丢到海里去。

她想开口劝一下,但看着仲炎恺眉眼间的怒气,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权衡一下,还是觉得仲炎恺可怕一点。

...

仲炎恺还没走到辉煌国际,就接到了一个未知号码的电话。

一开始他没打算接。

但那个手机号知道的人有限,如果不是有事的情况下,那个号码是不会有电话的。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自己的孩子。

他听完陆子希的话,没多说什么,赶紧赶了过来。

本来他听到李修然劫走骨髓的时候,以为是冲着自己来的。

从李家出来的时候想,就当李修然是孩子心性,做了个恶作剧而已,放他一马不和他计较了。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李修然是冲着陆含霜来的。

关于陆含霜的过去,他没查到,一直有人压着。

所以他不知道陆含霜和李修然之间有恩怨。

当陆含霜去找李修然的时候他没阻止是因为知道她这人有些倔不愿意因为自己的事情麻烦别人,所以他没管。

要不是陆子希打来电话,恐怕现在...

...

“仲炎恺,我可是你姐夫,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姐夫吗?还有,那人还在我手里,只要我一个手势就会被丢到海里喂鱼,你确定要惹怒我吗?”

仲炎恺知道一直都有人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所以他没敢和她和孩子太亲近。

就连骨髓匹配都是连夜偷偷去做的。

即便是这样,他也明白,总会有暴露的一天。

所以,他已经做好了护好她和孩子的准备。

他的手稍微收紧了一点。

眼神里涌上对李修然的厌恶。

李修然暂时还没有危机感,只是觉得呼吸不畅。

他觉得手里有把柄就不怕仲炎恺,所以嘴上还在逞能。

“仲炎恺,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你再不松开我,我可要生气了,我生气了,那人可就要喂鱼了。”

仲炎恺的手收到最紧紧。

李修然双眼倏然睁大,他看着仲炎恺,眼里满是恐惧。

他没有想到仲炎恺真的会对自己出手。

他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就想打手势,可还手还没有举起来就被仲炎恺扼住了。

仲炎恺看了一眼海边,手上更用力了。

李修然意识到仲炎恺没有放过自己的意思,恐惧蔓延。

他赶紧求饶,努力的从被扼住的喉咙里发出声音。

“仲...仲...总...你...别...我错...错了...人给...给你...我不要...不...不要了...”

仲炎恺眼底翻涌着阴骘,眉眼间蓄着怒气。

他深知这个世界上最难对付的就是无赖。

他们捏着你的命门,让你任他们予需予求。

可最后你的妥协只会成为他们的笑资。

而你想要的,他们是不会给你的。

他们就是想践踏你的尊严得到自己所要的快感而已。

但他也最清楚,他们最大的缺点就是怕死。

如果你狠一点,他们就会妥协了。

...

陆含霜有些害怕,她目光收回来的时候看了一眼仲炎恺,就看到了他眼里明显的杀意。

李修然是仲炎恺姐夫这件事,她是第一次听到,稍微有些惊讶。

这李修然有了妻子还在外面瞎胡闹,真的是很恶心。

但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李修然死在仲炎恺的手里。

她知道仲炎恺的出现和做法是间接了帮了自己,但她不希望仲炎恺因为自己的事情手上染了脏。

她伸手扯住他腰间的衬衣,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温和不发抖:“仲先生,你先放手好不好?我们因为这种人脏了手不值得的,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该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你...放手好不好?”

即便身上有外套,可露在外面的双腿还是冷的。

加上她已经冻了半天了,根本缓不过来。

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很努力咬字了,可还是因为牙齿打颤,说的不清不楚的。

也不知道仲炎恺听进去了没有。

“仲...爷...我错...错了...我还不...不想...死...求你放...放了我...”

李修然意识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弱,顾不上任何事情了,赶紧努力的挤出求饶的话来。

眼睛还瞟向了陆含霜。

陆含霜看到当做没看到,她求情不是因为关心李修然的死活,而是不想仲炎恺因为自己犯错。

她只好咬咬牙,忍着牙齿打颤,继续劝说。

“仲先生,请您放手好不好?我们不要因为他脏了自己,一切都交给警察处理好不好?”

警察?

仲炎恺冷笑。

李修然是什么样的存在难道她不知道吗?

还妄想警察来处理。

她看仲炎恺还没有放手的意思,伸手冻僵的手覆上仲炎恺的手腕:“仲先生,放手好不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