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蜜桃青春 麻麻 我的妹妹来自日本 萝莉 岳母 孙子 老中医
初雪与你 乡野怪闻之凶宅 御兽王者 老板娘  偷偷 狐妖之
首页 > 资讯

第21章 希望与绝望并存

发布时间:2020-11-22 20:27:06

陆含霜到了辉煌的历史国际大门口。被拦下在她出乎之中,当然是大公司。她表明了来意,客套的请保安通报一声。可无论她怎么说,几个保安都不为所动,死死地的将她拦在了外面。这即使被拦住在她意料之中,毕竟是大公司。。

>>>《天降萌宝神助攻》章节目录<<<

《第21章 希望与绝望并存》精选

陆含霜到了辉煌国际大门口。

被拦住在她意料之中,毕竟是大公司。

她说明了来意,客气的请保安通报一声。

可不管她怎么说,几个保安都不为所动,死死的将她拦在了外面。

这就算了,他们竟然羞辱起来她。

“你这样的我见多了,别以为有张漂亮的小脸蛋就可以找我们少爷,我们每天都在这里拦着你这样的人不下几十个,你是比其它的漂亮了一点,但是吧,识趣儿点才不会让我们少爷厌烦。”

“就是啊,我们少爷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见的吗?我劝你别在这里闹了,要不然被少爷知道了,没你的好果子吃的。”

“我们少爷身边从来不缺你这样的人,你别以为自己漂亮了点,就可以得到我们少爷的亲睐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找个别的出路,我们少爷厌烦了是不会回头的,你这样的方式是留不住我们少爷的。”

“就是啊,我给你一句忠告吧,我们少爷喜欢听话的女生,我觉得你回家洗干净等着比在公司门口闹有用,因为没准少爷一高兴就去找你了。”

几个保安说完,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眼神满是嘲讽和不屑。

她权当没听见,她心想,这就是辉煌国际和仲氏的区别吧。

从门口的保安就可以明白,为什么仲氏一直遥遥领先的站在第一位。

她进不去就只能守株待兔的等了。

因为蒋静柔肯定不会告诉自己了,她也没有能找到李修然的别的办法了。

保安看她竟然不为所动,大有一直等的架势,又开始羞辱起来。

她自动屏蔽,坐在一边的花池子边上等着。

这一等。

一直等到天黑。

...

另一边。

仲炎恺从李家出来,手下就赶紧上前汇报了一下陆含霜的情况。

他听完,眼里有一闪而过的笑意。

细想一下,越发觉得她的行为有些好笑。

看着挺聪明的,怎么会做出守株待兔这么蠢的方式?

但转念一想就明白了。

关心则乱。

就像他一样,明知道找到李家不是现在应该做的,还是来了。

他解开西装外套的纽扣坐进了车里,吩咐司机去辉煌国际。

他要去接自己可怜的小白兔回家了。

...

陆子希忙活了很久。

因为怕妈咪牺牲了自己,他找骨髓都找疯了。

他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给这个医院递了消息。

等听到医院给妈咪打电话的时候,体力不支的睡过去了。

后面的事情,他都不知道。

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看这件事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对于找到匹配骨髓的这件事情,他心里是高兴的。

因为至少有了机会活下去。

可以陪妈咪久一点了,或许成功的话,可以陪妈咪一辈子了。

可当他没高兴多久。

听完那些录音,他怒气横生,小拳头握的紧紧的。

他是真的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情。

关于妈咪的过去,他查了查,大概知道一些人物关系。

李修然!

他默念了一下这个名字,眉眼间聚着怒气。

他定位了一下妈咪的位置,发现妈咪似乎是去海边,而且方向越来越偏...

...

陆含霜是因为没等到李修然又担心陆子希,所以暂时放弃了等。

想明天再来问一问或者去其他的地方找一找。

可刚上了出租车就接到了李修然的信息。

她也顾不上想太多了,赶紧让司机去李修然给她发的地点。

看着车子越走越偏,她心生害怕。

但是为了小希,她握紧双拳为自己加油鼓气。

因为在往里面车子进不去,所以司机停了车,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原则,司机关心了一下陆含霜:“小姐,这里看起来很不安全,你一个女孩子来这里做什么?要不我带你回去吧,还是我等你一会?”

陆含霜按下车窗,看着周围漆黑一片,确实有点害怕。

但是为了小希,拼了。

她礼貌的把钱给司机,说:“没事,我朋友在里面等我,我是和我朋友来玩的,冒险。”

“哦。”司机没多想,“你们年轻人真会玩。”

她礼貌道谢,下了车。

出租车绝尘而去,消失在夜幕中。

她看了看周围,感觉就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恐惧更盛。

她咬紧了牙关,心里想着小希快步走进去。

...

这是一片未开发的海域,是李家中标准备开始计划开发的。

但因为家里唯一的独子李修然喜欢这个地方,李家就放弃了这片海域的开发。

后来就成为了李修然私人玩乐的地方。

凡是Z市的人都知道,李修然会定期在这里举办各种主题的party。

但所有人也都知道,没有李修然的邀请是进不来的。

李修然还弄了个破船改造了一下立在海边上,玩到尽兴,喝多了的时候就会在这艘破穿上休息一下。

就在他叫陆含霜来之前,才刚结束了一场聚会,破船周围还有之前玩剩下的桌椅和酒瓶。

他已经在这里等了很久了,等看到一抹俏丽的身影入眼的时候,嘴边浮起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他就坐在船头居高临下的看着走近的陆含霜,眼里的火熊熊的燃着,毫不避讳。

陆含霜在离李修然五米远的地方站定。

过了那么多年,她对李修然的印象还是停留自己十八岁的成人礼上。

但李修然不负她的所望,依旧那么的恶心和烦人。

陆含霜不得已与他对视,将他眼里的一切都看了去。

心里纵然想骂他,也只能忍着。

李修然这种人肆意妄为久了,根本不知道一个平凡的母亲一次次看着孩子趋近死亡而又被从死亡边上拉回来是什么感受。

那是希望与绝望并存。

就像是被人按在水里快窒息的时候给一口气,然后再按在水里,如此反复。

李修然看了一会,从船头跳下来。

眼里的东西更盛了。

他真的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发生。

他也很高兴那天回了一趟所谓的家。

他的妻子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好歹是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

陆含霜一直盯着李修然,所以他所有的表情,情绪变化,她都感受的到。

她努力的压着恶心,眼看着看着他一步步走向自己。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