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蜜桃青春 麻麻 我的妹妹来自日本 萝莉 岳母 孙子 老中医
初雪与你 乡野怪闻之凶宅 御兽王者 老板娘  偷偷 狐妖之
首页 > 资讯

第8章 那晚清场了

发布时间:2020-11-22 20:27:04

陆含霜有些晕乎,她缄默了一会说:“我明白了。”两人对着电话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后挂了电话。陆含霜盯着电话好一会,轻轻地的长叹了一声。陆子希听见,抬起头看了过去的,一脸淡漠两人对着电话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后挂了电话。。

>>>《天降萌宝神助攻》章节目录<<<

《第8章 那晚清场了》精选

陆含霜有些晕乎,她沉默了一会说:“我知道了。”

两人对着电话说了一些有的没的后挂了电话。

陆含霜盯着电话好一会,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陆子希听到,抬头看了过去,一脸冷漠,目光柔和。

但没说话。

陆含霜察觉到目光,垂眸看了过去。

四目相对,陆含霜意识到自己刚才不该在陆子希面前叹气的。

她伸手将陆子希抱在怀里,温柔的说:“妈咪有时候觉得你小柔阿姨有点吵。”

玩笑话,解释自己刚才为什么叹气。

陆子希是不信这个理由的,但他不戳破妈咪,在妈咪怀里点了点头。

一会结果就会发过来,如果是自己所想,那自己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获救了。

到时候自己恢复了健康,妈咪就不会成天叹气了。

自己也会有更多的精力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他要陪着妈咪一辈子,要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给妈咪。

...

午饭吃完休息了一会,陆子希就去睡觉了。

陆含霜收拾完出来,已经不见陆子希的身影,她轻轻的打开卧室的门,看床上有个起伏的小身影放下心来,关上了卧室门。

她坐在客厅,重新看起了蒋静柔拿来的资料,一个一个的看的特别仔细。

可最后到看完,她都没有想起任何线索,也没觉得这些人是那晚的人。

心情烦躁,她捏了捏眉心,站到了窗台前吹风。

五分钟后,她的烦躁一点没消除,便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吃。

草莓味在舌尖化开,蔓延口腔。

突然,她想起来了。

连忙拿出手机给蒋静柔打电话。

蒋静柔正在miss酒吧,她把‘牛郎’召集在一个包间,不屈不饶的问着反复问了好几遍的问题,可得到的答案都是否认的。

看到来电是陆含霜,她赶紧接了起来:“是不是小希出事了?你别慌,别着急,我马上到。”

“不是,小希没事。”

“吓死我了。”蒋静柔重新坐回沙发里,“什么事情?”

“我那天早上走的时候,留下了一颗“甜心”草莓糖,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给我吃的那种,你帮我问问看看是谁吃了那颗糖,或者问问保洁打扫包间的时候,见没见到床头小柜子上的草莓糖。”

正好人都在这里,蒋静柔顺口就问了,面前站着的几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统一摇头。

蒋静柔希望破灭,对陆含霜说:“miss酒吧挑选比较严格,就这么几个人,没有新来的,也没有离开的,霜霜,我现在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睡的另有他人。”

“......”陆含霜沉默了很久,她也算是医学世家出来,在第一次之前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对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也算是有了解,加上蒋静柔这人经常在自己耳边说,她也算是见过猪跑了。

那晚发生的事情,虽记不清楚,但感觉不会。

若是训练得体的‘牛郎’,自己应该不会那么难受和疼的。

可她除了衬衣和草莓糖,没有那人任何的线索了。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小柔,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衬衣和草莓糖。”

蒋静柔听出陆含霜语气里的泄气,她掷地有声的说,“不准泄气!不就是那些人吗?我一个一个的去问,我还就不信了,问不出来。”

“别了,太丢人了,而且你会被当成神经病的,任何人听说自己突然有了儿子,第一反应都会是抗拒的。”

“这事你别管了,我自己来。”

“我觉得吧...”

蒋静柔阻止了陆含霜的话:“你不用觉得了,照顾好小希就行了,还有别忘了明天去医院看结果,顺便给小希打针。”

陆含霜只能应下,反正蒋静柔这人是不听话的,说再多都没用。

挂了电话,糖也吃完了,口腔里还有余留的草莓味。

她双手合十,乞求老天爷可以可怜一下自己和孩子。

...

房间里。

陆子希已经收到了结果,他看完没有什么反应。

他本来就已经预料到了结果,无非是两种---是与不是。

他给那人留言:把亲子鉴定报告放到原来的位置,照两张照片发过来,尾款就会到达账户。

那人回了个OK的手势。

他看了看时间,想了想,给那人发消息说:明天放,今天我不方便去拿。

那人:知道了。

他合上电脑放到一边,拉上被子躺下,脑海里都是旧照片和亲子鉴定的结果。

想着想着,因为乏力睡着了。

...

隔天,蒋静柔一早就杀了过来,陆含霜又是睡到自然醒的。

她给蒋静柔开门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和疑惑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回国倒时差吗?

怎么就睡的这么熟呢?

“你怎么了?”蒋静柔一巴掌拍在陆含霜的背上,“跟只斗败的公鸡似的。”

陆含霜白了蒋静柔一眼,钻进了卫生间洗漱。

蒋静柔无所谓的跟了过去:“我昨天都打电话过去问过了,没有知道草莓糖的,但有一个人我没问,就是五层V888房间的仲炎恺。”

陆含霜惊了一下,差点把牙膏咽下去,她漱干净口之后说:“幸亏没问,绝对不可能是他。”

“那你记得你去的是几层吗?”

陆含霜看着蒋静柔一脸认真的模样,笑了:“你白痴啊,就算我去的五楼,也不是只有仲炎恺一个人啊,别的房间还有人啊。”

“不是,那晚五层就仲炎恺一个人,清场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