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乡野怪闻之凶宅 御兽王者 老板娘  偷偷 狐妖之 
我和 光棍 荒岛 偷来的 熟女 藤花 阿正苏瑶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告别前的突发事件

发布时间:2020-11-22 19:20:55

自己很高兴。王音是满面笑容的说:“没问题,迅速就好,稍等一下。”。  过了没两13分钟,王音在光屏上操作方式完最后一个步骤后,笑着说:“好了,银行抵押了完成4了,顺道帮你把更高级班也报了。现在的就也可以给你派老师了。”。“太好了!”这毫无疑问是这晚上以来最让似乎是因为觉得能帮到朱秦,让自己很开心。王音也是满面笑容的说:“没问题,很快就好,稍等一下。”。。

>>>《宇宙间的大冒险》章节目录<<<

《第八章 告别前的突发事件》精选

  原本都打算放弃的朱秦,骤一听事情又有转机。便赶忙询问道:“转机?什么转机?说清楚一点啊。”。只见王音笑着说:“因为你拥有【自由】级的徽章,所以可以进行抵押。”。“抵押?”。“恩,以自由级的徽章做抵押,可以免去学费。之后只要再还就可以了。”。“有这么好的事?那快速速抵押吧。”。反正那块徽章在自己手里也是卵用都没有,与其如此,还不如拿来作抵押,正好给自己搏个好前程。

  似乎是因为觉得能帮到朱秦,让自己很开心。王音也是满面笑容的说:“没问题,很快就好,稍等一下。”。

  过了没两分钟,王音在光屏上操作完最后一个步骤后,笑着说:“好了,抵押已经完成了,顺便帮你把高级班也报了。现在就可以给你派老师了。”。“太好了!”这无疑是这一天以来最让朱秦开心的消息了。

  “关于老师的人选,公会执行的是就近原则,所以,你的老师就是尤伯伯了。”。而这无疑就是一记当头棒喝了。朱秦直接就呆住了。扭动了一下略显僵硬的脖子,他盯着王音说道:“你说谁?”。“尤伯伯啊?怎么,有什么问题吗?”。王音一脸的疑问,还眨了眨他那美丽的大眼睛。

  想想此刻在楼下估计还在笑的那个大胡子,想到自己自己刚才的样子,再想想自己以后都要在那个家伙手下受训。莫名的,朱秦感觉到自己以后可能会在嘲笑中度日。想起这个,他的内心就是拒绝的。不过,“这家伙就是我的新弟子了,嗯,虽然差了点,不过好像还挺有意思的。好吧,这个家伙我就收下了。”。一个粗犷的声音骤然从朱秦的背后响起。吓了他一大跳。回头一看。果然是那个大胡子。‘他什么时候到我背后的?我居然完全不知道?这家伙这么厉害吗?’。对于对方显露出来的能力,朱秦表示很吃鲸。而那个大胡子,此刻正一边摸着胡子一边做着自我介绍:“我叫尤许,是一名自由级的星际游侠。你是我收的第六个学生了。希望你这个有趣的家伙能够活下来,哈哈哈哈哈哈。”。

  ‘自由级,跟绿竹那个老家伙一个等级吗?难怪突然出现在我背后我却什么也没有察觉,这家伙,一定很强。’对于出现在眼前的活生生的自由级强者。朱秦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强大。

  “那这个家伙我就先带走了,小音。”。尤许似乎还是个急脾气。交代完王音之后,转过头来,就对朱秦说:“小子,如果要道别的话就赶快,我们一会儿就出发。”。“现在?”朱秦有些惊讶。“当然。好久没带学生了,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嘿嘿嘿。”。

  这话听着像是好为人师,但看尤许这表情,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得到新玩具的小孩子。

  “好吧,那你等我一会儿。”。朱秦转身走到了房间的角落,从手环上拉出了一道光屏。

  朱秦手上的手环,学名叫做:智能模拟全能通讯器。说白了,就是个手机。通过虚拟光屏,来进行操作。而根据档次不同,功能也是五花八门。像朱秦手腕上带着的,是基础版。只有像视频通话,文件传输,系统定位之类的基础功能。

  拉出光屏,拨通号码。“嘟……嘟……嘟……”。没人接。朱秦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心中暗忖:‘赵远这个家伙忙啥呢,咋还连通讯都不接。不会有事吧?呸呸呸,想啥呢,说不定只是没听见而已。算了,既然打不通,那就给叔叔阿姨打吧,反正都是一样的。’摇了摇头,好像要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全都晃出去似的。挂了打给赵远的通讯后,朱秦又拨通了赵远父母的通讯,想跟他们到个别。“嘟——嘟——嘟——”。还是没人接。朱秦的眉头不由得皱成了一个‘川’字。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两个的全都联系不上了,难道出什么事了?不会吧,自己的死党赵远的父母虽说来历神秘,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但平素待人温和。长这么大,都还从来没见过他们和谁斗过嘴,生过气。平日里街坊邻居们谈论起他们来也是称赞有加。这么好的人,会出什么事呢?难道,和那些电影里演的一样,是什么过去的仇家来寻仇了不成?!我的天,这可怎么办。

  一想到电影里那些来寻仇的坏人的手段之凶残,朱秦一时间不由得慌乱了起来。

  “怎么了?看你急得跟猴一样。”尤许摸着大胡子好奇的走了过来。虽说只要他想,这房子里任何动静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但是,一个小孩子的事情,他还没有偷听的兴趣。要不是看到朱秦那慌乱的样子,他连问得兴趣都没有。

  “我朋友和他父母的联络都不通。你说会不会出事了。”“你有他们的位置吗?”。“能搞到。……对了,我怎么忘了这一茬儿。”朱秦赶忙打开手环的好友定位功能。这个功能够准确定位到手腕佩戴者的位置,只是需要他人的同意。而他和赵远的定位功能则是互相开启的。这还的得益于他俩都喜欢爬山的缘故,开启定位方便分散后快速集合。

  打开手环的定位功能后,光屏上出现了一个微缩的萨米尔星球。星球在不停的转啊转,过了没一会,微缩的萨米尔星就停止转动了,而一个红点,出现在了星球的某处。放大一看,位置是在天海市东郊的某处废弃仓库内。

  看到定位成功,朱秦就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手环没被人卸了。可一看这位置。废弃仓库。果然是出事了!可恶,是谁!居然敢做这种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可恶!

  愤怒的小火苗已经开始在朱秦的心里熊熊燃烧了。

  “我要回天海市一趟。我的朋友有危险。”。“你打算去救他们?”。“当然。”朱秦说这话的时候握紧了拳头。抬头看向尤许:“我必须去,所以学习的事只能押后了,希望你能理解。”。尤许看到了朱秦眼中的坚定与愤怒,开口说道:“像这种情况,多是绑架之类的。绑匪通常都持有武器,你觉得就凭你能行?”。“凭我当然不一定能行,但我会先报警。就算打不过他们,总能拖到警察来。到时候就有救了。”。好在朱秦还没有被愤怒烧昏了头。

  “告辞。”。朱秦向王音和尤许一挥手,迈步就往门口走,一边走还一边打开手环准备报警。这时,一只大手,蒲扇般的大手。盖在了光屏的界面上,制止了朱秦的报警举动。看到被人阻止,朱秦不由的对大手的主人怒目而视。迎来的却是一道赞许的目光。“哈哈哈,好小子。有勇气,老子最喜欢像你这样有勇气的后生了。好好好,看在你敢孤身前往的这种勇气,实在是令老子很高兴。老子决定了,帮你这忙。”尤许的话让朱秦有些错愕,不敢置信的说道:“前辈你愿意帮我?那实在是太感谢了!”。“臭小子,这会儿知道叫前辈了。早咋看不见你这么尊敬呢。真是个小滑头。”。说着,一巴掌拍在朱秦的后脑勺上。而朱秦只是嘿嘿的笑着。心想:太好了,这家伙要是出手的话,估计,不,一定能解决。嘿嘿,这回走运了。

  朱秦虽然不知道尤许这家伙有多强,但就凭自由级这三个字,再加上刚才显露出来的厉害,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个弱鸡。有他出手,相信赵远和叔叔阿姨肯定会没事的。

  就在朱秦和尤许在这磨烦的时候。

  天海市东郊的废弃仓库内。赵远,和他的父母此时都被绑在一根钢柱上。他们的嘴都已经被人缝上了。赵远的父母虽然脸上还留有一些惊恐的痕迹,但此刻已显得有些平静了。而赵远,则一直不停的挣扎着,睁大布满血丝的双眼,正瞪着坐在他眼前的一个人影。凶狠的眼神,好像要把那个人影给吞了似的。在赵远三人的周围,除了那个人影之外,还或坐或站着数个人影。都看着绑在柱子上的三人,那眼神,跟看猴子一样。

  而看着赵远不断挣扎,却只能瞪着自己的样子。坐在赵远面前的人影发出了“嘿嘿”的笑声。笑声中充满了报复的快感。

  “你好啊,小朋友。或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没关系,反正我也快记不住你了。如果不是今天无意中看到。我说不定就真的把你给忘了呢。不过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啊。老天都不想让我忘了你,让我来报复你啊。哈哈哈。”。说着说着,人影就开始大笑起来。而赵远挣扎的也越发激烈,虽然嘴被缝上了,但还是不断的发出“呜呜”声。“看来我们的小朋友有什么话要说呀,既然如此,我就满足你。”说完,人影手一挥,一道亮光飞出,就划断了赵远嘴巴上的线。

  线刚一断,只听赵远破口大骂道:“你这个王八蛋,烂杂碎。你是谁?你踏马的想干啥。有本事就冲着小爷来,你踏马要是敢动我爸妈一下,看老子不******弄死你,你个王八蛋。”听到赵远的骂声,人影不以为意的笑道:“嘿嘿嘿,看来我们的小朋友还是很中气十足呀,连骂人都骂的这么有劲。很好很好,看来我可以好好的玩一下了,千万可别在我还没爽够的时候就死了呀,小朋友!哈哈哈!”人影边笑边走向赵远。只见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带着墨镜。墨镜下露出来的脸显得有种病态的苍白。在他走过来的时候,还撩起了大衣的下摆,露出大衣里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具。刀具都不大,但是都有些奇形怪状。在把刀具露出来的同时,人影那墨镜下的嘴角,勾起了一个邪恶的笑容。

  赵远的父母看到那个人拿着刀走向自己的儿子,原来还有些平静的脸,此时又再次布满了惊恐。开始不断的挣扎,嘴里也不断的发出“呜呜”声。而看赵远,反倒是一脸的平静。看着走过来的人,还有那些明晃晃的刀具。他笑了。笑的还很大声。“臭****,拿些破刀吓唬谁呢。小爷可不是吓大的。你之前说认识我,可我实在想不起来你是谁。可现在看来,不用想了,像你这么个藏头露尾,只会吓唬人的蠢货。小爷连记都懒得记。因为你不配!”听到这话,原本打算慢慢走,还想享受一下赵远惊恐的表情。但是一听他这么说,脸上随即涌现出了恼羞成怒的表情,似乎被人说到了什么痛处一样。大吼一声,也不慢慢走了,拿起两把刀,直接扑向了赵远。

  眼看着就要扑到了。谁知,突然,一块木板直接打破大门飞了进来,一下就把正扑向赵远的人影给怼飞了。“咚”的一声,直接怼到了墙上。在墙上留下一个巨大的凹坑后,刚才还飞扑的那道人影吐着血,直接就掉在了地上,动都不动一下,好像是给怼的昏死过去了。

  满堂的人,包括赵远和他父母都被惊呆了。每个人都是一脸的问号。

  对于之前那些或坐或站在周围的人影来说,他们知道自己的同伴有几斤几两。即便不算他们之中最强的,但好歹也能够的上中等战力了吧。结果呢?现在呢?被一块飞来的木板给怼到快挂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飞这块木板的人又该多强。一时间,在人影中产生了一点骚动。

  而对于赵远来说,这就跟做梦一样。之前还看到那人恶形恶状的扑过来,他都已经做好了受苦的准备了。结果那家伙突然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怼飞了似的。这转折来的太快了点吧。而对于赵远的父母来说,看到儿子没事,他们也就放心了。但也在想,会是谁呢?来的真是太及时了。

  就在屋子里的一群人或紧张或猜疑或庆幸或蒙圈的时候。屋外传来了这样两句对话。“前辈,怎么样?我朋友没事吧?”。“放心吧,有老子出手,就凭这群小毛贼,翻不出花来。”“那真是太谢谢前辈了,日后,一定报答前辈的恩情。”。“你够了,太恶心了。老子都要吐了,你小子装什么装。”。

  人在门外头!屋内那些站着坐着的人影刚准备冲向屋外。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都给老子安静的呆着!瞎蹦哒什么。”话音刚落,只听“嗖嗖嗖”的几声。几道光影从门外射来,那些刚准备行动的人影直接一人一道。“噗通,噗通,噗通……”全部倒在了地上,一个个的也是昏死不知。

  “好了,解决。小子,你可以进去救你的朋友了。”。“多谢前辈。”话音刚落。朱秦就急忙忙的冲进了屋内,一眼就看到了被绑在一起的赵远一家,还有一地躺尸的人影。

  跑过去,松了绑。仔细一看,朱秦才发现,赵远一家的嘴都被人拿针线缝起来了。赵远虽说缝嘴的线被划开了,可现在,嘴唇上还挂着线头和留下的小眼。看到好友一家竟成了这班模样,朱秦的火一下就窜上来了。拆开了赵远父母嘴上的线后。朱秦回头看着赵远,冷声问道:“是哪个?”。赵远指了指之前被怼飞的那个。

  看到凶手被指出,朱秦拔出那把得自绿竹的宝刀,〈竹杀〉。提着修长的宝刀,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那个趴在墙角的身影。

  待朱秦走到进前,拿起刀准备直接刺死那个家伙的时候。谁曾想原本趴在那里动都不动的家伙。突然暴起,手持利刃,直接刺向了举刀的朱秦。而此时,朱秦已经与他离得非常近了。眼见利刃刺来,朱秦却不躲也不闪。而是举着刀,刀尖冲下。眼里,满是冰冷与愤怒。

  此时,朱秦和那个偷袭的家伙相距不足5米。这个距离,一瞬间就到了。‘先拿下这个小家伙做人质,离开了这里再说,’。偷袭的家伙如是想到。

  他想的,也没错,以他星轮级的修为,对付一个一看就是菜鸟的小家伙,而且还是如此近的偷袭,几乎没有可能会失败。甚至连符文之技都不必要动用,即便只靠自身的身体强度,就能捏死他。

  想的是没错,但是,有一句话叫世事难料啊。别忘了,朱秦后边还站着一位〈自由〉级的游侠强者呢。

  随着两者间距离的拉进,预感到自己的偷袭很快就要成功了。偷袭者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个暴虐的笑。至于那个小家伙一直握在手里,刀尖冲下,好似毒蛇一样随时都要发出致命一击的样子。在偷袭者眼里很可笑。‘不伦不类,装模作样’这是偷袭者下的定语。

  忽然,骤变突生,一道细小到微不可差的亮光从朱秦的身后射来,命中了偷袭者的身体,使得他的身形骤然一僵。朱秦抓住机会,举刀直刺而下,“噗”一声,长刀刺穿了偷袭者的胸膛,把他直接就钉在了地上。一刀毙命。

  毫无疑问,刚才出手帮忙的肯定还是尤许。也只有他,才有那个能力,而也只有他,才能够及时的小帮一下。至于其他人,这会儿要不是趴着动不了,就是呆呆的看着朱秦与偷袭者之间短暂的交锋。毕竟,说来长,实际上还是很快的。

  赵远看着从尸体上拔出刀来的朱秦,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尸体。一时间,竟有些百感交集。而赵父赵母,亲眼目睹了整个过程,可是却并有任何的反应,只是偷偷瞥了一眼大门之后,就把视线转回,落在了自己儿子与朱秦的身上。多余的,什么也没说。招呼两人过来,并且顺便报了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