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芸 王二狗 迷情 小叔 赵慎三 阿正 谜情
合租 兽人 乱情 傻子的春天 子轩  月下
首页 > 资讯

第22章 做了应该做的

发布时间:2020-10-18 21:02:57

而李博的眉头轻轻皱了皱,也闷不做声的跟随梁伟回了杨逸的桌前。梁伟当然是文化人,要论打群架,八个梁伟绑在两块,也还不够杨逸一个人锤的,虽然借题发挥,冲口而出辩论,那是梁梁伟毕竟是文化人,要论打架,八个梁伟绑在一块,也不够杨逸一个人锤的,但是借题发挥,脱口辩论,那是梁伟的强项。。

>>>《女神的终极神卫》章节目录<<<

《第22章 做了应该做的》精选

而李博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也闷不作声的跟着梁伟回到了杨逸的桌前。

梁伟毕竟是文化人,要论打架,八个梁伟绑在一块,也不够杨逸一个人锤的,但是借题发挥,脱口辩论,那是梁伟的强项。

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梁伟站在了杨逸的桌前,他身材不高,站起来比杨逸坐着高不了多少,微微低着头,梁伟居高临下的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哦?还有许老师也在啊。”

看着梁伟假惺惺的样子,许若涵皱了皱秀眉,直接开口道,“梁主任,你的手段也未免太过于卑劣了吧,竟然找一些小混混过来故意挑衅闹事,这已经违法了吧?梁主任!”

梁伟就像是听不明白许若涵所说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一样,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有些疑惑的瞪大了眼睛,满脸无辜道,“许老师说的这是什么话?我找一些小混混故意挑衅闹事?实不相瞒,这些人确实都是我的朋友,其中有一个人还是我的表弟呢,我和他们只是在一起喝酒吃饭,聊天叙旧罢了,反观许老师的男伴……也就是这位姓杨的小流氓,是他动手把我的这些朋友全都打伤的吧?怎一个野蛮粗鄙了得?”

“你!”许若涵大急,“你颠倒黑白!”

耸了耸肩,杨逸在这个时候懒洋洋的说道,“梁主任,别的不说,你似乎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点,是你的这些所谓的朋友率先出手的吧?而我也仅仅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罢了。”

“做了应该做的?”

杨逸的这番话让梁伟一笑,他的双眼滴溜溜一转,“少在这里偷换概念了,如果不是你一开始用筷子重伤了我的其中一个朋友,我剩下的朋友会过来找你讨要说法吗?而你不但没有丝毫的歉意,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胡搅蛮缠,这才有了现在的结果,难道不是吗?”

耸了耸肩,杨逸道,“或许是吧,不过……难道这就是他们可以动手的理由吗?”

“气急之下,也是人之常情……”梁伟还想要再进行辩驳,而就在这时,四名身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过来。

看到警察来了,大堂经理可谓是松了一口气,他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一样,慌忙跑了过去,迎着警察开口道,“同志,同志们你们可来了,请一定要帮我们处理问题啊。”

这四名警察里有两名是辅警,而剩下的两个真正警察,一个年纪大些,头发都有些花白了,另外一个则年轻些,脸上还有着一些稚气,看起来二十来岁,刚刚警校毕业参加工作的那种。

老警察经验丰富,简单的看了一下现场心里就已经有了个大概的猜测了,但他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抬起眼睛看向事件冲突的双方。

“谁报的警?”老警察开口道。

大堂经理连连说道,“我是这家店的经理,是我让服务员报的警,您来得还真快呀。”

老警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随后看了一下正坐在那里的杨逸还有站在杨逸餐桌前的李博和梁伟。

“谁来说一下是怎么回事?”老警察开始了解情况。

梁伟的积极性很快就被吊了起来,他是个文化人,读过两天书,知道什么叫做先入为主的心理概念,所以他赶忙自告奋勇的说道,“同志同志,我先说,我先说,事情啊……是这样的……”

杨逸倒是没有和梁伟去争,他只是静静地等着梁伟把话说完,现在跟以前办案的时候有区别,所以杨逸并没有去争这个优先,毕竟现在有监控摄像头这个东西存在,所以说什么都没有用,最终还是要看监控。

5分钟之后,梁伟添油加醋的把这件事情给描述了一遍,而杨逸全程沉默,只是自顾自的喝自己杯子里的热水,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一样。

他的这样的做法引起了老警察的注意,在听着梁伟说话的同时,老警察也时不时的根据梁伟话语中所反映的情况,去查看现场中对应的东西,比如那些倒在地上的伤员,还有一些桌椅板凳的损坏情况。

无论是经验丰富的老警察,还是那些辅警和年轻警察,他们的神情都随着梁伟的讲述而为之一变,看着脚下横七竖八躺着的壮汉,两名辅警和年轻的警察都是下意识的把手放在了腰间的枪套上。

南云市的暴力事件发生的情况十分多,而且临近边疆,又靠近金三角这个地区,所以龙蛇混杂,到处都是各种过江猛龙,所以即便是一般的民警,都会配备枪支,而且还是9毫米口径的警用92式。

不过辅警就没有了,他们腰间的枪套只是个摆设,那里面装的是辣椒水,又叫做防暴喷雾,虽然喷不死人,但如果喷到脸上,跟用火烧的感觉差不多,很容易就能够制服行凶的暴徒。

老警察站在中间,两名辅警下意识的就一左一右占据了有利地位,而那名年轻的警察则按着枪套,严阵以待。

这种阵型是他们训练了好多次的结果,不管敌人如何的凶恶,只要对方只有一个人的话,那就不怕他如何反抗。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这些警察不知道杨逸曾经徒手干掉了七个持枪歹徒,要不然肯定不会觉得这样的正荣会对杨逸产生威胁。

“他说的是真的吗?”老警察时刻盯着杨逸的两只手,他略微绷紧了身体,神情紧张的这样对杨逸说道。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