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芸 王二狗 迷情 小叔 赵慎三 阿正 谜情
合租 兽人 乱情 傻子的春天 子轩  月下
首页 > 资讯

第16章 半身不遂

发布时间:2020-10-18 20:29:31

一夜之间,丁家的帆船酒店被推了。整个东海为之震动,所有人都在去探寻一个答案。如此不夸张的手笔,究竟是谁做的!与此同时,东海市医院,一张病床上,丁家豪刚醒过来,面对自己身整个东海为之震动,所有人都在探寻一个答案。。

>>>《战龙兵锋》章节目录<<<

《第16章 半身不遂》精选

一夜之间,丁家的帆船酒店被推了。

整个东海为之震动,所有人都在探寻一个答案。

如此夸张的手笔,到底是谁做的!

与此同时,东海市医院,一张病床上,丁家豪刚刚醒来,面对身边人送来的医疗报告,丁家豪歇斯底里地大骂起来。

“李战,我不将你碎尸万段,誓不为人!”

报告上提到两点,一时丁家豪全身数十处骨折,想要痊愈,至少需要卧病一年,而是根据诊断,丁家豪的那话儿,不行了!

丁家豪色心极强,当知道自己变成废人的时候,手臂一扫直接将床边一大堆医疗器械砸烂在地!

就在丁家豪破口大骂的时候,门一开,一名面色阴冷,脸黑得快要滴墨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仔细打量了一番床上的丁家豪后,一声冷哼,叫人将丁家豪上半身架了起来。

丁家豪望向来者,惊呼道:“爸,那个叫做李战的欺人太甚,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

今日帆船酒店被推,丁家豪深受重伤,对于丁家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可是,就在丁家豪大叫着要父亲给自己报仇的时候,却听“啪”的一声,丁盛一把掌重重地打在了丁家豪的右脸上。

丁家豪浑身上下,就这脸还有些知觉,被父亲这么一打,丁家豪又怒又惊,捂住脸,忍不住气愤道:“爸,你凭什么打我,儿子我现在还不够委屈吗?”

“凭什么打你?”丁盛冷笑道,“我是你爸,我还不能打你?今天我打的是你有眼无珠,替我丁家树立了强敌!!”

强敌?

丁家豪惊了,脑海中回想起了李战的身影,不可思议道:“爸,你说的强敌,难道是李战?”

“除了他,还有谁?”丁盛不耐烦道,“一夜之间,摆平东海乃至临东官方势力,强势平息风声,推平我帆船酒店,还不许我丁家报复发声,这李战,是个人物!”

在来医院之前,丁盛从各方感到的压力,一下子施加在了刚才怒扇丁家豪的那一巴掌上!

丁家豪疑惑皱眉道:“爸,这李战不就是李梁的儿子,一个破败的小家族,家中上下连一百万都凑不到,他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您不是在跟儿子开玩笑吧?”

丁家豪尽管受了重伤,脑子还是有的。

“开玩笑,我跟你开什么玩笑?!”丁盛不屑地望着自己的儿子,“几天前,李战闯入江家,大闹婚礼,杀死江涛,当时贵为四大家族的江家都没能将他拦住,你说那这小子没有能量?”

面对这样的对手,丁盛还没展开动作,就已经感到想到棘手了!

这!

丁家豪彻底呆了。

没想到,刚刚和自己交手的李战,竟然就是不久前扬言要灭掉东海四大家族的家伙。

李战这个名字,丁家豪原来是听过的,只是当时的他并不上心,此时,丁家豪想起来了。一个敢在丁家杀死江涛的人,对于金厦集团来说,的确是个强敌。

难怪父亲在知道了真相后,会扇自己巴掌。

这李战,有点猛了!

沉默,因为惊恐和愤怒,丁家豪陷入了沉默,尽管知道了李战可能有些能耐,但丁家豪灭杀李战的心却更加坚定了起来。

为人狂妄,四处受敌,李战这家伙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活太久!

好一会,丁家豪才开口道:“父亲,李战那边,我暂时不搞了,但你一定要救我啊,儿子我还年轻,还没有给你生孙子,我丁家不能绝后!”

丁盛在走进病房前,已经知道了丁家豪下半身残废的事实,冷冷望了儿子一眼,丁盛道:“转院,今天就转院,你的下半身,老爹一定找人给你修好!”

至于复仇,看来自己有必要和江家联系一下了。

至于李战,丁盛冷冷笑着!

“敢伤我儿子,李战,我要废了你命根!”

……

同一天。

东海市,一座豪华的庄园。

成片的高尔夫球草地,这里是东海江家。

此时,江家灵堂未除,一间会议室中,聚集了江家内外有头有脸的人物。

长桌主位,坐着一名头发银白,面色阴冷的老者,他是江家家主,江武。

此番江家大婚,江武的儿子被人杀死,尽管江武还在冲击武学境界的关键阶段,却也选择了暴怒出关!

下首,坐着一名年轻美女,她是江思雅,如今江家内外打理之人,此番江武虽然出关,但江家上下,仍旧是江思雅管事。

虽是管事,可是今天江思雅的处境,似乎不大好。

江思雅主持家事,却被人杀了弟弟,这样的女人,还有资格带领江家前进吗?

在会议开始前,江家几位叔伯,已经动了换人心思。

会议厅中,播放着一段视频,不久前,丁家帆船酒店被人一夜推倒的恐怖场景!

视频放完,江思雅开口道——

“父亲,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帆船酒店被推,很有可能与李战有关!”

“我们的人在现场拍到了李战的身影。”

此言一出,全场缄默。

李战,他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唯一知道的只有结果!

此时江思雅又道。

“李战此举,是在敲打我们,灭掉酒店,下次他还会对我江家动手!”

江思雅汇报到这里,江家家主勃然一怒,狠狠地一拍桌道:“他敢!”

威严气息,惊到了全屋!

除了江武的几个兄弟外,现场雅雀无声!

片刻之后,江武开口道:“我江家贵为东海四大家族,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李战就能拿捏的!”

江武一双虎眼冷冷地望着江家的年轻人道:“这么多天过去了,你们年轻一辈,还没有把李战捉来,我江家的脸都让你们给丢尽了!”

同时,江武把话锋转向自己的女儿。

冷冰冰道:“江思雅,不是为父说你,最近一段时间家中是你掌权。但在你掌舵之下,江家却像块豆腐,各道防线形同虚设,不但让人上门灭了你弟弟,还让那家伙当场给逃了,你说你有何颜面面对你死去的弟弟,还有我江家列祖列宗!”

“是,父亲,我知道错了!”

江思雅是个内心城府极深的女人,当听得父亲暴怒责骂的时候,江思雅知道父亲另有深意,江大小姐能屈能伸,稍一皱眉,离开座位,直接跪在了父亲面前。

此举,便是自诩手段高超的江武,也是吃了一惊,内心暗自赞许道,“好,好,江思雅,你不愧是我看中的继承人,受了如此责骂,竟然没有半句怨言,而是直接认错,气魄不差。此番我江武虽然丢了个废物儿子,但只要你能够成长起来,也算是不错的收获。”

江武无意让江家子弟觉得自己偏袒女儿,当江思雅跪下的时候,江武只是冷峻地动了动双眼,并没有叫她起身。在江家,江武同辈兄弟六七个,而这些兄弟每一个背后都是一股势力,他们的感受,江武不得不考虑其中。

作为家主,江武为了冲击武学,常年退居幕后,但他并没有让权的意思,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他还会继续依靠江思雅,牢牢将江家管事一职控制在自己手中。

望向女儿,江武面带威严道:“江思雅,这次你防备不足,犯下大错,本来罪无可赦,但念在你一心为江家操劳的份上,为父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限期三天,将李战抓回来受审,若再有失误,自己准备好接受责罚!”

“我知道了,父亲,三天内,我一定将李战擒回江家!”江思雅目光冰冷地底下了头,在地上重重地磕了几下头。

态度异常坚决!

满屋叔伯见此场景,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暗道,“这江思雅,好狠的女人!”

原本准备向江武和他女儿发难的诸位叔伯,见到这出双簧,也不得不暂时收声,并未抛出责难议题。

三天的时间观察,如果江思雅还不能处理好李战的事,那么到时候,这满屋的叔伯可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