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迷情 小叔 赵慎三 阿正 谜情 合租 兽人
乱情 傻子的春天 子轩  月下 墨染汐蝶 
首页 > 资讯

第10章 黄老驾临

发布时间:2020-10-18 20:29:30

夜。一如往常。先前因为驱赶李梁,而被折断手腕的马有光在经过一段时间休养之后,手上的疼痛已经好一些,但是李战那梦魇般的恐怖眼神,却仍在他脑海中挥之不散。以至于大半夜马有光

>>>《战龙兵锋》章节目录<<<

《第10章 黄老驾临》精选

夜。

一如往常。

先前因为驱赶李梁,而被折断手腕的马有光在经过一段时间休养之后,手上的疼痛已经好一些,但是李战那梦魇般的恐怖眼神,却仍在他脑海中挥之不散。

以至于大半夜马有光做梦的时候,还会突然惊醒。

这几天他就住在医院里,此时时间是凌晨2点多钟,医院中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熟睡,但是距离住院部顶楼很近的马有光却突然听见风声大作,就在几乎与住院部大楼持平的高度上,数百米外,一支武装直升机队伍轰然而来。

此等架势,顿时惊到了马有光,心头忍不住高呼道:“哪个军区大佬从东海过境!”

正满心疑惑,却见那武装直升机来到住院部顶楼,停顿,盘旋!

马有光脸色瞬间僵直,此时的他才猛然反应过来,这武装直升机就是冲着自家医院来的。

院长侯正不在,自己虽停职查看,但从脸面上,马有光还是整家医院的领导者,为了能够“官复原职”,马有光匆忙套上裤子、鞋子,也来不及打理,匆匆便往顶楼而去。

军方大佬不曾通报,直接降临东海医院,做法虽有些霸道,但马有光却不得不亲自迎接!

来到住院部顶楼,走上天台的门禁,早已经被人打开。

五六家武装直升机,列队在空中盘旋等候,数道探照灯向天台打来,灯光下,一名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凛然而立。

是他,李战!

马有光见到李战,内心又是咯噔一响,暗道一声,难道这些军区大佬,是冲着李战来的?

疑惑之际,所有武装直升机突然发出一阵齐鸣,盘桓在医院上空,如同深海中的鲸鸣,声音不大,不至于打扰病人的休息,但低沉雄厚,却在人的脑海中萦绕不散。

致敬意味十足。

此时,却见李战缓缓举起右手,回敬一个军礼,刹那间,所有武装直升机如见首长,顿时收声,除了机桨,其余噤若寒蝉!

马有光瞳孔猛然收缩,在此等场景下,马有光内心竟也生出了肃然起敬之感,倒吸一口冷气,暗道:“一人之气场,胜过一整队的武装直升机团,这李战,绝不简单!”

震撼的还在后头。

医院住院部,并不具备武装直升机降落的条件。

数架武装直升机来到医院上空盘旋之后,其中一架,悬浮在天台上空,不多时,舱门打开,一名英姿飒爽,穿着军服的绝色女子出现在门口。

垂降绳下落的过程,绝色女子伸手去扶机舱内一名老者,却听老者道:“这点高度,老夫用不着人帮忙!”

说话同时,却听老者先行一步,从那机舱中往下一跃,20多米的距离,狂风不止,稍有不慎,便可能跳出天台范围,坠下百米高空。

但老者下落时,神色不改,甚至畅快笑了起来。

坠下,落地!

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天台出现砖石断裂之声,数十层楼高的住院部隐隐为之震荡。

一道可怕的气息扩散开来,站在远处观望地马有光猝不及防,受到外力冲击,双手还没来得及抓住门把,轰的一下,整个人从楼梯口滚落下去。

天台上,尘埃散尽,震撼核心,唯有一人岿然不动。

此人正是李战,而他的对面,则是一位身穿棕黄布衣,头发发白的神秘老人,此人正是黄老。

十几年不曾离开京中老宅的黄老,皮肤发白,面色红润,完全一副鹤发童颜的样子!

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目光牢牢锁定住李战。

开口便道:“李战,这天下还没有人敢破坏老夫立下的规矩,你,是第一人!”

此话中,带着严厉的问责,若是马有光等人在此,对于黄老这般高人的责问,必是心惊胆战,不敢多说什么。

但李战却是缓缓一笑:“你,可以选择不来!”

双方一时僵持,突然,黄老厉声道:“年轻人,架势不差,怎么样,试我一套银针,看看你能否挡下。”

“你,不是我的对手。”李战言简意赅。

这边,黄老身上却是卷起一股可怕风团,风中,如同雷电刮擦一般,倏然,十几根银针破空而出,带着隐隐电光之意,向着李战之袭而来。

李战双手放在背后,并无出手之意,只是目光一凛。

银针来至面前,眼看着要向李战眼睛扎进,这时,却见李战浑身微微聚力,一道无形真气,顿时护在李战面前,那银针前进之路,顿时凝视。

银针面对无形真气,不停钻透,奈何却仍破不了真气分毫。

银针是在黄老的掌控下突进的。

远处,黄老逐渐捉襟见肘,一身气息为之一滞,整个人猛然向后退下数十米。

黄老知道,在这场对峙中,自己算是败了!

夜色下,十几根银针落在李战手中,一回手,银针飞动,飞向黄老。

黄老退无可退,但那针到了黄老面前,却被一道力度精准控制,悬浮在黄老身前。

突然,黄老哈哈大笑,收起银针。

目光一凛,客气道:“李战李大将军的相邀,我这老匹夫怎敢不来?李将军,黄某在此谢过你送来的珍酿美酒了。”

说完,黄老身上一身强大之气散尽,整个天台归于平常。

一位美女从武装直升机上降落天天,向直升机队伍敬礼、挥手。

直升机军团离开!

黄老看了看美女,又看看李战,随即道:“李将军,你这侍女确实不差,很懂规矩。”

“多谢前辈夸奖,正是因为对双儿放心,我才让她亲自去请你。”李战道。

一声前辈,让黄老非常受用。

黄老听后,嘿然一笑道:“李将军,你军中四大名帖,青龙、朱雀、白虎、玄武,今日为请老夫出山,直接动用了玄武贴,这么大的人情,你到底是想让老夫出手救治何人?”

“我的父亲。”李战道,“黄老,感谢你千里奔波而来,另外,我的身份,目前尚不公开我,外人面前,不必再称将军,你以李战称呼我便是。”

黄老心头一动,随即有是朗声一笑道:“李将军,若从权势上看,我黄某绝不如你,但若从辈分上看,我黄老大你三倍,既然情况特殊,这一声‘李战’我也就不客气了。”

“该然。”李战道,“黄老,父亲的伤势不容拖延,您小休一晚,明日有劳照看。”

“不必。”黄老道,“一路奔波,黄某人早就睡够,将军父亲的身体要紧,咱们直接去见病人。”

黄老作为京中第一名医,要么不出家门,要么便是雷厉风行。

李战心有所动,并未多少说。

黄老往前走时,李战也动身往前走。

此时便见规矩。

别看黄老辈分比李战大了三辈,但李战却是军中排名前五的上将军,战将之首,望向将军,黄老非常识趣地停步。

将军先行,黄老才跟上。

这不但是黄老对李战一身恐怖功勋的敬重,也是黄老对李战背后所代表的国家力量的敬重。如果说,这里不是医院,而是国宾馆,军区,规矩更是如此。

若是在前线,黄老为军医,那在将军面前,像刚才银针似的笑话,根本连开都不能开,稍微有所动作,立刻就会被李战身边将领拿下!

众人往下走,楼梯口出,却见一狼狈之人,因为手腕受伤,难以支撑身体,从地上爬起来,不停挣扎。

双儿一见,连忙上前扶起道:“马院长,你怎么在这里!”

马有光抬头一看,却见一名军装女子,肩上那是上校军衔……

年轻女上校,好美,好帅,她是,双儿,李战的侍从?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