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芸 王二狗 迷情 小叔 赵慎三 阿正 谜情
合租 兽人 乱情 傻子的春天 子轩  月下
首页 > 资讯

第7章 帆船酒店

发布时间:2020-10-18 20:29:30

两年时间。所以恩师惨亡,海上战事捉襟见肘,李战丧失家中音讯,而已将近两年,没想起家中万万想不到突然发生如此令人意想将近的惊天变化。一声“爸妈”,惊住了屋中二老。母亲陈丽后转身过因为恩师惨亡,海上战事吃紧,李战失去家中音讯,仅仅不到一年,没想到家中竟会发生如此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天变化。。

>>>《战龙兵锋》章节目录<<<

《第7章 帆船酒店》精选

一年时间。

因为恩师惨亡,海上战事吃紧,李战失去家中音讯,仅仅不到一年,没想到家中竟会发生如此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天变化。

一声“爸妈”,惊住了屋中二老。

母亲陈丽转身过来,望见一个英俊挺拔的身影站在门前,彻底呆住。

碰,手中的药汤砸在地上,彻底破碎。

“战儿,是你?”陈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李战震撼来到爸妈面前,先是伸手扶住母亲,随即望向床边神色惊骇的父亲道:“爸,妈,是我,我回来了!”

“儿啊!”

和嘉儿一样,在面对突然归来的儿子时,喜极而泣,抱着儿子,一下子便痛哭起来。

仔细看了看儿子如今这般模样,陈丽脸上异常激动,多年不见,李战容貌变化不大,但当年离开家的少年,已经长成了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汉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对于已经整整失去了十三年消息的儿子,陈丽视为珍宝,不敢将他放开,生怕自己一放手,儿子就会突然像一阵烟一样,消失不见。

李战则是温和地将母亲的手轻轻放开,望向母亲道:“妈,我这次回来,短时间内不会走,您尽管放心好了。”

直到这个时候,李战才将自己的目光望向床上一脸焦灼的父亲。

李战个人实力已达顶峰,望向父亲,不曾把脉,便已感受到父亲身上曾经受过非常严重的伤,而且直到现在内伤未愈,已经伤及内脏!

缓缓在床边坐下,父亲李梁握住了李战双手,望着父亲那形如枯槁的手背,李战又一次皱眉。

“儿子,你回来了。”纵使心中有千言,但面对儿子的时候,父亲还是深沉的沉默。

李战心中又一次动容,他知道,在过去这些年,为了这个家,父亲付出了太多,正是他为这个家撑起了遮风挡雨的屋瓦,才让李战可以安心在前线奋勇杀敌!

父亲的养育之恩,同样是李战难以报答的。

望向父亲,李战抱歉道:“爸,非常抱歉,是我来迟了!”

李战的语气中充满自责,但李梁夫妇内心却是一动,他们在儿子的身上看见了担当。

“没关系,儿子,你长大了……不迟,只要你平安回来,什么时候都不迟!”李梁道。

“妈,刚才的药还有吗?”李战望着床上脸色苍白的父亲,内心感到心疼,没想到,自己在前线作战,保卫国家,到头来却让自己的小家受到了困难。

父亲的伤,李战绝对要彻底医治,而胆敢伤害父亲之人,李战也必叫他们付出代价!

“此仇不报,我李战愧为人子!”

将军一怒,血流成河!

风暴,就在这小小的屋中酝酿着。

母亲为父亲重新端来了药汤,而李战则亲手接了过来药汤,捧在手中,将药舀起,轻轻吹凉道:“爸,我来喂你!”

……

夜已深。

李战的突然回归,给沉寂的李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撼动。

父亲身上不好,在喝过药汤之后,逐渐睡去,而陈丽和嘉儿则围着哥哥看个不停。

客厅中,嘉儿望着哥哥道:“哥,十三年过去了,这些年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直音讯全无。”

李战知道,自己归来,家里人一定会问这个问题。

可是自己过去几年的经历,却又不方便和家里人讲,于是李战只能道:“过去几年间,我在执行一些特殊任务,不方便与家里联系,很抱歉,有些事我现在不能说,以后会告诉你们的。”

听见哥哥在执行特殊任务,嘉儿也不好再多问什么,片刻后,嘉儿再度神色黯然,道:“哥,在过去几年中,我心中一直有两位偶像,其中一位便是哥哥,还有另外一位,则是那位和哥哥同名的战神。”

“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也曾怀疑,哥哥和那位战神,很有可能是同一个人,可是你们俩容貌差距却实在太大!三个月前,战神陨落,实在太让人可惜了!”

想起战神,嘉儿脸上露出叹息之意。

望着妹妹,李战心头一动,开口道:“嘉儿,你说的那位战神,并未真正陨落,你要相信,总于一天,他会再度归来。”

真的吗?!!

听见这话,嘉儿眼前一亮,激动道:“哥哥,你……你是说,那位战神,还活着吗?”

“嗯……他,没有那么容易被击垮!”李战收敛神情道,“嘉儿,国家秘密,暂时不谈,下次再说!”

“啊!”一听这话,嘉儿神色一惊,倒也懂事,惊讶地看了看大家,不再多说什么。

哥哥能回来,嘉儿已经非常高兴了,至于其他的事情,嘉儿完全可以以后再关心。

也是此时,李战话锋一转道:“嘉儿,我问你,父亲为什么会伤得这么严重?”

嘉儿目光一动,正要说话。

陈丽却道:“战儿,算了,对方有权有势,不是我们惹得起的,你父亲身上不好,咱们别再惹事了……”

有权有势,李战冷笑起来,在上将面前谈论权势,这不是笑话吗?

李战明白母亲的意思,望向妹妹又道:“嘉儿,你说吧。”

望向哥哥,嘉儿眉头紧皱。

她知道,有些事情哥哥总会知情,与其让哥哥到处探听,得罪了人,倒不如自己告诉他算了。

于是嘉儿无奈道:“哥,一年前,父亲公司经营艰难,一家叫做金厦的公司找上门来,想要用极低的价格收购我们的厂区,父亲不肯同意,他们便派人把父亲打了一顿。”

“在父亲受伤住院的时候,金厦集团又派人威胁其他和咱们有过接触的生意伙伴,不让他们购买咱们家的厂区,没办法……母亲只能将公司贱卖给那些人,凑了点钱,赶紧为父亲医治……金厦集团允诺的六百多万收购价,到现在只到了不到百万……”

“父亲的医药费不够了,我们只能被迫回家!哥,都怪我不好,没能赚钱贴补家用!”

李战听到这边,一抬眼,劝阻妹妹道:“嘉儿,这不是你的责任,你不必为此自责!”

强买强卖,殴打父亲?

客厅中,当听见嘉儿这一番描述的时候,李战怒极一笑,内心怒火延烧!

“金厦集团是吗,以如此卑劣的手段,对付手无寸铁之人,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我的忍耐极限!”

“再来,就是你们为此付出代价的时刻!”

这一夜。

家中为李战、双儿、若雪安排了房间。

颜若雪虽有失忆之症,但面对李战,她还是感到了安心,暂时住下。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一早。

就在李家众人尚未醒来的时候,李战却已晨跑完毕,沿着海边,五公里折返,八趟,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难以克服的马拉松,而对于李战来说,这只是日常锻炼。在马拉松长度的奔跑中,这位战神级别的高手,从头到尾全力奔走,风驰电掣般的恐怖速度!

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完全跟的上他的速度的没有几个!

刚刚回到家中,双儿便已来到李战身旁,道:“将军,查清楚了,金厦集团是一名叫做丁盛之人的产业,这人是东海市有名的酒店大亨,实力虽然不如四大家族,但他的酒店,每年却也有不少现金入账!”

“东海便最有名的帆船酒店,就是丁胜名下资产,因为咱们家的工厂影响了帆船酒店向西面眺望的景观,所以丁胜一直想将咱们家除掉。”

双儿是将军救下的人,这些年来,李战把她当做家人,而双儿也对李战忠心耿耿,双儿说的“咱们”家,指的就是李家。

“好,我知道了。”李战点了点头,“只是因为碍眼,就用如此卑劣的手段整人,既是如此,三天之内,我要帆船酒店在地平线上消失。在这座酒店的原址上,我要建造一座比它更豪华,更现代的酒店!”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