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小叔 赵慎三 阿正 谜情 合租 兽人 乱情
傻子的春天 子轩  月下 墨染汐蝶  
首页 > 资讯

第七章 较量

发布时间:2020-10-18 19:22:54

有人拾掇。”  “那个我会去拾掇的,先生。”伊卡尔也没理睬博尔特和其他人的怪笑声,快速的掏出一包烟卷“实际上,我是想跟你打探一件事。”  “你明白图书馆,那个图书馆在哪吗?”伊卡尔如释重负的把那包烟卷交给厨师长巴哈特手里,就大口喘着气。“看,我们的男巫回来了。”博尔特怪笑着“男巫大人,你是去与国王一起吃早饭了吗?”。

>>>《重返荣辉》章节目录<<<

《第七章 较量》精选

  第二天的早晨,伊卡尔如往常一样准时醒来,在他干完那些杂活,并继续完美滋滋的寻宝历程后,他攥着这些天的收获,跑到第3大街上的商店,买了二包烟卷。当他揣着二包烟卷,回到厨房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吃完早饭,并已准备各自回家。

  “看,我们的男巫回来了。”博尔特怪笑着“男巫大人,你是去与国王一起吃早饭了吗?”

  “你来晚了,小子。”厨师长巴哈特皱了皱眉头“已经没有你吃的了,你跑哪去了?吧台下面的空酒瓶都没有人收拾。”

  “那个我会去收拾的,先生。”伊卡尔没有理会博尔特和其他人的怪笑声,迅速的掏出一包烟卷“其实,我是想跟你打听一件事。”

  “你知道图书馆,那个图书馆在哪吗?”伊卡尔如释重负的把那包烟卷交到厨师长巴哈特手里,开始大口喘着气。

  “哼,哼,瞧瞧,男巫大人变的戏法儿。”博尔特继续嘲笑。

  “不得不说,你是个好小伙。”巴哈特笑咪咪的接过那包烟,瞥了一眼周围交头结耳的其他人“你们谁能作的比他好,”

  “第四个橱柜里还有些熏肉和松糕,熏肉你可不能吃多了”巴哈特低声嘱咐“当然,我会告诉你图书馆在哪,你可以带上你的早餐,去二楼的仓库,就是那个我换衣服的地方,来找我。”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目送着巴哈特先生胖胖的身影消失在厨房门口后,伊卡尔挑战似的对着博尔特瞪了瞪。

  “好小子,有你的”博尔特气坏了,他可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失去颜面,他觉得他在挑战他的权威,几天前的那事,已经惹着他了,他似乎找到了充分的理由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今天晚上,干完活后,你敢跟我来吗?”博尔特低声示威。

  伊卡尔点点头,默默数着厨房的橱柜。

  “干完活,我在外面等着你。”出乎意料,伊卡尔不紧不慢的反应,更刺激了博尔特。

  “有其他人吗?”等伊卡尔找到那个橱柜时,伊卡尔问博尔特。

  “当然有。”

  “那我也找几个来。”伊卡尔说。

  在二楼的仓库,吃完早饭并得到准确的图书馆的位置后,伊卡尔趁着午饭的时间,用另一包烟卷,顺利的找到了他的帮手—二个听说了这档子事并愿意为之打抱不平的待应生,一个与博尔特也不对付的帮厨,一个想跟去看热闹的热心人士,酒吧里的调酒员。

  干完活后,这两帮人为了不引人注目,各自沿着这条路的一边走,一前一后。

  “博尔特他们有八个人。”热心人士主动承担了侦察任务“我都没有见过。”

  “有一个象是第二大街的那个蛮牛,”热心人士借着路灯,认出了其中一个“就是那个光头的,听说他以前坐过牢,现在是个荒野猎人。”

  “你怕了?”一个待应低声询问。

  “怎么会,我只是告诉你们,那家伙可不好惹。”热心人士低声辩解“我可不是胆小鬼。”

  “你们怕吗?”另一个待应询问其他人。

  “不怕,这有什么好怕的。”“不,”“我才不怕呢。”“打架而已。”有一个起头的,众人连忙各自表示自己的勇气是多么无畏,谁都不愿意在这时候,被别人小瞧了。

  这两帮人,一前一后的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才会合到一起。

  “去第六大街,教堂后的墓园那儿。”博尔特那边一个矮个子的家伙说到道。“你们可以借着教堂里的灯光打,而且那里很空旷,不管巡夜的士兵从哪里来,我们都可以马上溜走。”看起来经验丰富。

  “就听你们的,我没意见。”伊卡尔回头用目光和他们这边的帮手示意了一下,然后盯着面无表情的博尔特说。

  第六大街上,教堂后的墓园外面的空地,很是空旷僻静,尖顶教堂里彻夜不熄的灯光,恰好透过墓园的栅栏,四散在这片空地上,巡夜的士兵只会自教堂前走过,即使看到他们打架,他们也早溜走了。这是很安全的,可以解决一些纷争问题的地方。

  现在,这两帮人,出现在这个地方。各自站在自己的一边,一字儿恶狠狠的排开,各自给自己这一边的战士助威、鼓劲。离他们不远的栅栏上面,各自还有一人望风,博尔特这边是个红头发的瘦子负责,他骑在栅栏上,他的长腿夹着栅栏晃晃悠,伊卡尔这边是那个询问害怕不害怕的待应,他俯着身,双脚各自踩住栅栏的横挡,双手把住栅栏,绿色的待应制服在灯光的映射下,使得他活象个大青蛙。

  热心人士帮伊卡尔拿着上衣,万一巡夜的士兵来了,他就能拿着它们溜走。两个战士,各自向前走了几步,“新帐老帐一块算,既然打了,就打到底,总有一个人趴下才对。”伊卡尔注视着博尔特先声夺人开口,这番话马上触怒了博尔特,他觉得他没能占得上风,让他在那么多人眼前又丢面子了。“说那么多有什么用,来吧,”他说“别只说不练,我奉陪到底。”他觉得找回来点面子了。

  顷刻间,两人打了起来,赤手空拳,你来我往,带着末名的愤怒火焰,一心想要燃烧掉、焚毁对方。两个人都有股子蛮劲,狠劲,用拳头,用脚,用头,用身体的各个坚硬部位,招呼对方身体上的柔软部分,好似两头野兽,撕咬在一起,品尝到对方的血肉后,又再分开,又开始撕咬,循环不休。

  伊卡尔苦苦的忍受着身体上各个部位的痛苦,鼻子里鲜血直流,拼命的打着,每次拳头或脚,击打中对方的要害部位,他就感到非常的得意。

  他们在这痛苦的沼泽里纠缠在一起,越陷越深,象是愤怒与仇恨的神诋所结合而诞生的一对孪生子,全身心的绕着对方打。时间在流逝,不同立场的两帮人不约而同的变得鸦雀无声,就连那俩个肩负着重大使命的人,也巴巴的望着这边,他们都没有见过如此的场景,这俩个人所表现出的残暴,和对生命的漠视,使得他们都吓住了。就连在荒野上讨生活的蛮牛也不例外。

  场面一时静寂无声,只有两个当事人混而不觉,这两个正在撕打的着的人,骨子里都是比他们更可怕,更凶残的恶兽,随着时间的延续,自他们开始时,年轻的躯体里释放出的锐气慢慢消磨,他们现在更机敏,更谨慎的寻找着对方的破绽,双方谁也不服谁,谁也说不上占据什么优势。

  “他们这样,恐怕谁也赢不了。”伊卡尔听到有人这么说,跟着他晃了晃了身体,作了一个将要攻击左面的假动作,左一拳头前伸,右一拳头蓄势待发,博尔特以为识破对方的伎俩,一个进步,拳头朝着对方的空挡猛击过去。没想到他的对手前面的都是虚招,伊卡尔猛然的下蹲,伸出一脚,将博尔特绊了一下。博尔特勉力维持住平衡,朝对手身上倒过去,两人又扭打在一起,过了会,又跳开对峙。

  他们接着又打了下去,精疲力竭却还在打,不知道是什么力量在支撑着他们。伊卡尔想躲过对方的这次攻击,他判断对了方向,但疲惫的身体却跟不上想法,他觉的下巴给什么东西划破了,鲜血淋漓,骨头都露出来了,赤手空拳可伤不成这样。但是他不动声色,更加小心应对,因为他知道对方是个狡猾奸诈的卑鄙小人。他注视着对方的眼睛,密切观察着对方的各种小动作、等待着,突然作了一个向前冲拳的动作,可拳头在半途猛然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对方举起胳膊要格挡,灯光映在对方的拳头上发出的闪光。

  “把你的右手举起来!”他大声喊到,“都看看,那是什么,黄铜护指套,你竟然敢戴着它打我。”两帮人都冲上前去,大声叫嚷着,咒骂着,相互推攘着,不知是谁先动的手,混战爆发了,由于伊卡尔这边的帮手们异常愤慨,就连那个原本打算着看好戏的热心人士都抑制不住愤怒,嗷嗷叫着冲过去抱住二个人,而博尔特这边,却因为理亏心虚,人虽比对方多反而被动挨打,蛮牛小心后退着,不想再参与这不体面的争斗,博尔特直楞楞的不动,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趁扭打的时候戴上的凶器。一时间,愤怒的勇士们占据了场面上的优势。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