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三章 怎么是你?

发布时间:2021-11-02 07:44:14

尖厉的惨叫声渐渐地隐去。芈凰攀着假山石壁迅速钻到了一个被石块档住的地穴。这个地穴时日已久,就在白龙池边的假山中,差不多可容两人,芈凰前生今世两世都如杂役宫女一般生活……在这深宫后院里,自然而然明白一些宫中贵人或是总管都不明白的无人地带,而这一处恰恰界芈凰攀着假山石壁快速钻进了一个被石块挡住的地穴。。

>>>《凰盟》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怎么是你?》精选

刺耳的惨叫声渐渐隐去。

芈凰攀着假山石壁快速钻进了一个被石块挡住的地穴。

这个地穴时日已久,就在白龙池边的假山中,差不多可容两人,芈凰前世今生两世都如杂役宫女一般生活在这深宫后院里,自然知道一些宫中贵人或者管事都不知道的无人地带,而这一处正是界于紫烟宫与渚宫之间的隐秘地带。

掩盖住石块,小心的滑入地穴之中,芈凰准备等待最佳时机再出去。

就在这时,一个温热的呼吸突然喷在耳畔,带着几丝好笑的轻柔男声响起。

“没想到人前磊落的长公主,也有如此机关算尽的时候,真是令我吃惊。”

芈凰一惊,猛的抬头看去。

迅雷不及掩耳之间。

拔出袖中的短匕对着对方的脖颈狠狠地插过去。

“真难想象,如此狠毒的一面居然会是我所认识的长公主?”对方身手敏捷,再加上身高力量上的差距,还有狭窄空间上的优势限制了芈凰的大幅度动作,一把紧紧抓住芈凰的手腕,不可思议的道。

芈凰被他单手压在石壁上,倔强的抬起头来,顿时一惊。

眉心皱起,沉声说道,“怎么又是你?!”

下午,才在白龙池边碰到。

如今傍晚,又在白龙池边的假山中碰到。

真不知是巧合?

还是一直被他跟踪?

那张闭月羞花似的精致容颜近在眼前。

只见他一手松开假山上的另一个小石块,恰好掩住一个可以看清外界全貌的洞眼。

特意压低声音轻语道,“嘉若不是碰巧知道这个可以躲懒的地方,怎么会看到这样一出好戏?”

只见来人一双淡眼修眉,在阴暗的地穴中,那双淡泊的眸子显得漆黑如墨,透露出几分难以看清的神色。

赫然正是成嘉。

芈凰倔强的仰头,冷声说道,“你想怎样?”

成嘉轻笑道,“这话应该是嘉问公主才对吧?”

芈凰心念斗转,反复思量着在这里将这男人解决有几层的把握,可是握在手中的匕首,紧了又紧,最后还是没有动手。

成嘉看出她手上的动作,一手轻巧,恰到力度地握住她暗地里动手脚的右手,轻声说道,“公主若是不想被人发现,就安静一些,嘉只是碰巧在此,想要安静一回,无意揭发你的事。”

芈凰眉梢一挑,压低声音道,“你这样说,我又如何信的过。这深宫之中,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

成嘉轻笑一声,“我与长公主在一处,而我却是三公主的谋士。”

“如果长公主现在叫一声,我岂不是难脱嫌疑?”

“你明白就好!”

芈凰曼眸深沉地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确认从他的眼中没有看到一丝敌意,才将手中的匕首松了松。

她还不想与此人刀剑相向。

“不过今日,公主这一招借刀杀人,使得到是漂亮,还顺手除了王诗语这个帮凶,不知后面公主还要杀谁?”

好闻的男声在头顶轻柔响起,不急不缓,韵味独特。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人不对。

芈凰想必也会回一句。

只是此时脸色不好地瞪着他。

只见成嘉月牙白衫飘飘,嘴角却一直轻笑着,低头俯视于她。

“有什么好笑的?”

既然暴露了,芈凰当下也不再伪装,曼眸微凝,深深看了头上的男子一眼,说道,“于你们这些权贵公子而言,这样几个人的性命又何足惜?而本公主做的这些,不过都是些难登大雅之堂的阴私。”

哼,连她自己都不屑为之。

可是身在其中。

又身不由己。

“公主真是好大的敌意。”

话说的严厉,口气却轻柔无比。

正和他这个人给人的感觉一样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不看在眼里,什么也不以为意。

成嘉看着身下女子一双玫红色的唇瓣微撇着,此时娇艳浴滴。

可是吐出来的话却尖酸无比。

“嘉特意为公主遮掩,公主不但不感激,为何恶语相向?”

“就是不知公主口中的权贵公子,可还包含了这楚国第一权贵公子,若敖子琰?”

“哼。”芈凰小脸轻撇。

才不屑于回答这种挑拨离间的问题。

“公主,想必奇怪,嘉怎会知道这个山洞。”成嘉改口又道。

芈凰闻言不禁敛眉不语。

有些事情没有说,但不代表她不记得。

“这个山洞的秘密,还是当年公主告诉嘉的。”

成嘉纤薄的唇角微勾起一抹淡笑,缓缓说道。

“噢?那你说说我到底是怎么告诉你的,我怎么不记得?”

沉吟半晌,芈凰掀起羽睫看着近在眼前的容颜,峨眉微挑,曼声问道。

“并不是所有的贵公子都如表面那样活的潇洒落拓。”

成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却淡淡一笑,永远云淡风轻的脸上有一丝难掩的落寞,不禁想起了许多年都不愿想起的往事。

“这些年,公主难道不是也活的身不由己,岂知嘉不是如此?”

“哼!”

被人说中心事的芈凰轻哼一声,扭开脸庞。

“况且与这紫烟深宫中的主人起了联系的人,又有几个能活得真正自在。”

带着一丝怅惘,成嘉淡淡说道,“公主大概是忘记了七岁那年白龙池边的事了,我与公主可是一同被昭公主罚过呢。”

“成公子居然还记得这些鸡毛蒜皮的陈年旧事?……”

芈凰曼眸轻移,目光轻若羽毛一般,无声落在头顶的年轻男子身上,轻声问道。

独有韵味的声音,扣人心弦,勾人回忆,不急不缓。

轻柔说道,“当时三公主着人把公主掉在白龙池边,公主当时哭的撕心裂肺,一声一声的呼喊求救,‘救我,求求你,我怕……我不要死,我不要死于白蛇……’两只小手不断在空中挥舞,想要攀上绑在腰间的绳索,而白龙就在公主脚下的池水中游来游去,可是四周的主子也好,宫人也好却没有一个人施于援手。嘉第一次踏进这紫烟宫中见此情景,焦急地想要让随从将公主放下,可是却被三公主勒令宫人将嘉也一起绑着吊在池上,我的随从也被看押了起来……”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