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二章 才刚开始

发布时间:2021-11-02 07:44:13

木榭之中,吴王妃站在敝开的窗前,一双抚媚纤细的眸子,落在低眉不顺眼离开的芈凰背上,想将她看个究竟。她不信她们几番幸苦布置,次次落了空全是凑巧,再加上次芈凰的一番巧舌如簧,盅惑的楚王依言服从。她的话还把她当做当初那个懦弱软弱可欺,不善言词的芈凰。那她不信她们几番辛苦布置,次次落空全是巧合,加上刚才芈凰的一番巧舌如簧,蛊惑的楚王依言听从。。

>>>《凰盟》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才刚开始》精选

木榭之中,吴王妃站在敞开的窗前,一双妩媚修长的眸子,落在低眉顺眼离去的芈凰背上,想要将她看个究竟。

她不信她们几番辛苦布置,次次落空全是巧合,加上刚才芈凰的一番巧舌如簧,蛊惑的楚王依言听从。

她如果还把她当作当年那个懦弱可欺,不善言词的芈凰。

那她就是个真蠢了。

芈凰一脚跨出木榭,走出不远,就多了一道高大的黑影拦住去路,如狼的声音敲在耳边,“公主弟妹,今日这手玩的高明,一下子就折了三公主的后半生,只是本都尉突然多了一个副手,委实觉得碍手碍脚。”

“不知弟妹准备如何补偿我这个大兄呢?”

芈凰抬眸一看,却是越椒。

自那一夜,于宫门前拦住她与若敖子琰,芈凰就对此人尤为不喜。

不仅仅是因为他凶狠的相貌似虎狼。

更是一种她多年在这深宫中养成的对危险的直觉。

按道理,对方是自己未婚夫的兄长,她应该礼遇,可是若敖子琰却私下对她说,“若再见到若敖越椒,你就当他不存在,休与他多作纠缠!”

真不知这兄弟俩有何矛盾?

芈凰峨眉微簇,清声回道,“想必三驸马这副都尉当不了几日,大兄请放心!那凰就先告辞了。”话毕,芈凰就率先拐上长廊。

越椒抱臂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离去的女子,“外冷内傲,挺辣的吗!”

“不过这样的辣子,真不知我那位二弟是否要的起?”

沿着长廊曼步而行,一直步出木榭的视线范围,芈凰才渐渐直起腰肢,回望一眼木榭,轻声叹道,“今日惩治芈昭,只可惜吴王妃来的太早!”不然,她也不用中途变计。

一直跟在身后的司琴闻言,想到下午与那人暗中联络之事,心中不由惴惴。

低头告罪,“都是奴婢中途有事耽误,不然王妃定不会提早赶到,请公主责罚!”

芈凰摇了摇头,并不在意,“没关系,一切才刚开始呢!”

迟早,她们一个都跑不掉!

“公主,只是今日之后三公主定会对我们发难,届时如何应对?”司琴眼见快到水阁,忍不住低声询问。

芈昭为人一向心狠手辣,和那外表的端庄高贵完全不同。

今日受此大辱,必当睚眦必报。

王诗语冷哼一声,“今日,你不过侥幸,芈凰,你以为在楚王心中有几丝分量?恐怕连芈昭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多少分量重要吗?”

芈凰闻言一笑,笑容里一片冰寒,“我若是怕了她们,岂又会去招惹。”

然后一双玉手拽着不情不愿的王诗语冷然催道,“走吧,王小姐,难不成还想等在这里,让三公主来杀你不成!”

“哼,若不是你,我怎还会留在此处?!快放我走!”

被拽着的王诗语揉着被捏疼了的手腕回道。

这宫中,她是一刻都不想多待。

“司琴,司剑,按照原计划,你们先回水阁,到了时间就引父王和众臣过来。”在水阁的入口处站定,芈凰命令道。

“是,公主。”二人领命离去。

“她们去干什么?”

王诗语眼见她们离去,而她和芈凰二人越走越偏,根本不是去藏(春)阁的方向,不安地问道,“你究竟要带我去哪?”

“到了你就知道了!”

芈凰头也不回地拉扯着她继续往前走,可是耳鼓微振,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静。

若不是王诗语没有武功,加之此时心神不宁,一定会听到身后有草木催折之声响起,从假山长廊这边一路走去,不用翻过铁栅栏,二人就到了白龙池边。

此时,一轮带着血色的银盘从西边缓缓升起。

天地正是混沌难分之时。

黑色如墨的龙潭边死寂一片,只有虫鸣起伏之声,就像夜里的孤魂飘荡不散,在低声哭泣。

咕咕——

有夜莺在月桂枝头惨叫,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黑色的靴底重重踩了踩脚下雕刻了潜龙在渊图腾的玉石砖身,砖身上印着深深浅浅洗都洗刷不干净的干红血迹。

芈凰一把松开王诗语的手,看着她冷冷说道,“你就在这里好好祭奠因你死去的佻儿吧!”

话毕陡然拔高身形,身似灵狐窜入假山之上,翻墙而过,向着楚王的寝宫奔去。

恶心难闻的血腥之味,随着冷冽的秋风。

灌入人的口鼻之中。

王诗语闻之欲呕,瑟瑟发抖地叫道,“芈凰,你要去哪?不要丢下我!”

“我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快带我走!”跌跌撞撞地想要往回走,可就在这时身后陡然传来一道阴森寒冷的声音,如一阵阴风刮过耳边。

“好啊,原来你在这!”

“啊!佻儿,我错了,我不该让你替我而死的!”王诗语抱着头不断尖叫,跪地磕头,哪还有半分世家小姐的样子,“求求你放过我!你不是我杀的!”

“冤有头,债有主,你去找三公主吧!”

受了五十棍杖刑的刘嬷嬷扶着受伤的腰肢,提着一个红色的宫灯,一身深灰色的长袍立在禁军最前面闻言,眸光中阴气森森一片,沉声说道:“王诗语,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被禁军架着的王诗语连忙摇头,“嬷嬷,我不是有意欺瞒的!求嬷嬷开恩!”

在一个低贱的嬷嬷面前,王诗语哭着上前抱住她的腿,不断求情。

眼前之人是比芈昭还要杀人如麻的存在。

这么多年,死于她手中的宫女,寺人,甚至王孙大臣都不计其数。

事后,只一句,“敬献神龙”就能了事。

就连楚王都不敢说此事有违礼法。

何况她的父亲王尹。

当今天下,神灵为尊,诸侯皆以供奉神灵上神为荣。

刘嬷嬷那阴冷的眸子不屑地看着地上跪着的女子,重重踢了她一脚,冷冷开口,“那今日背弃公主为芈凰作证之事,你这个贱人又如何说?”

“是芈凰,我是被她拿着刀逼着过来作证的,也是她拉着我到了此处!真的,嬷嬷,我对三公主的衷心,日月可鉴!”王诗语举着手发誓道。

不过一个小小的礼尹之女,居然敢玩心计到三公主她们的头上来。

尾随而来的刘嬷嬷阴测测地看了四周一眼,除了王诗语再无一人,“你说你是跟着芈凰来的,那她人呢?”

“她翻过假山跑了。”

王诗语指着高高的假山院墙回道。

“什么?”

刘嬷嬷闻言顿时大怒,厉声道:“你当我痴蠢?你的意思是芈凰为了陷害你,竟然不顾身份翻到隔壁楚王的寝宫里?那边禁军三步一哨,五步一岗,防守的密不透风,别说她一个大活人,就是一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我……”

“一派胡言!”

刘嬷嬷大怒道,“你陪在三公主身边也有七八年了,她一直待你不薄。如今尽然暗害公主,你可知道该当何罪?”

“刘嬷嬷,你要相信我。”王诗语慌了。

如果今日这陷害三公主的罪名扣在她的头上,那她必死无疑。

“来人啊!先给我狠狠的打,等把她打服软承认了,再喂神龙!”

“是,嬷嬷!”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