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第一百五十五章 满眼欢喜(加更)

发布时间:2021-10-14 19:40:58

布氏偏偏会觉得她是听得懂了季守成的话,而已基本认知上面会出现障碍。她眉头轻拧沉下心来细细地想了想后,抬首问:“大爷,你的意思三弟但是因那事受连累,他要不然在熟州城做一直这样,怕是原有的官职会不保?”季守成轻轻地的点了点点头,他摇了摇头着说:“我原我以为我们家太爷而已季守业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苦笑着说:“我原以为我们家太爷只是在家里面胡言乱语,谁知他在外面一样的交流广阔,他认识的人,把老三风流事往上面反应了。这几天,我得到消息后,上面的人,年后三四月份要整顿风化问题,我赶紧想法子,只能让老三先离开熟州城。”。

>>>《安缘》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满眼欢喜(加更)》精选

布氏明明觉得她是听懂了季守业的话,只是认知上面出现障碍。她眉头轻拧沉下心来细细想了想后,抬首问:“大爷,你的意思三弟还是因那事受到牵累,他要是在熟州城做下去,只怕现有的官职会不保?”

季守业轻轻的点了点头,他苦笑着说:“我原以为我们家太爷只是在家里面胡言乱语,谁知他在外面一样的交流广阔,他认识的人,把老三风流事往上面反应了。这几天,我得到消息后,上面的人,年后三四月份要整顿风化问题,我赶紧想法子,只能让老三先离开熟州城。”

布氏目瞪口呆的瞧着季守业,好半会后说:“他坑了一个儿子的前程不行,他现在还要再坑一个儿子的生路?”季守业苦笑起来,说:“他大约也是无心之说吧,只是有心算计无心,老三做事还成,就是那方面太有些不检点了。”

布氏叹息不已,官场有关官员风流事情,在不清算时,都只能算是小事情。可是一旦当事处置时,总会剥一层皮才能证明清白。季守业瞧着布氏的神情,他想了想还是开口说:“老二跟我说,他不想继续担任一份虚职,他想懈下官职,做他想做的事情。”

“他想做什么?他是有家有子女的人,做任何的事情,总不能不管一家人的生计?”布氏气极发问道。季守业瞧着她,轻摇头说:“他年纪也不小了,自然明白这些事情。他这些年一直不能得到上面提拔,一直在原地踏步,我看他是有些心灰意冷。

有老太爷现在城里活得生龙活虎,他趁着现在年纪还不大,还来得及转换别的方式生存下去。他说退下来后,想给有心人做一做幕僚方面的事情。”布氏缓缓舒一口气,说:“他可跟二弟妹商量妥当?”

季守业轻摇头说:“他们两人都来不及跟弟妹们商量,我原本是想跟三弟说话,却没有想过二弟寻上门来跟我说他的决定。二弟早些日子,已经听到外面传来消息,只是那时候想封口都已经晚了,只能由着老太爷继续说下去,只盼着他说多了,大家烦了,这事影响就能少一些。”

布氏闭了闭眼,她有心想开口安慰季守业,又觉得无话可说。季守业瞧着布氏说:“老三原本的意思,是想把立儿宁儿兄妹留下来,可我舍不得梢儿这个好苗子。老二的人脉,将来是会留给他的长子远儿,而我这边的人脉,我想得明白,有一些还是要留给立儿用。”

布氏缓缓点了点头,季守业一脸知己的笑脸瞧着她,说:“我就懂你明白我的心意。我们的四个儿子,他们都是好儿子,只是资质有限,能往上走的的路并不远。眼下瞧着是二小子还行,可是他一向偏重夏氏那边的关系,我这边的人脉,只怕他也用不上。”

布氏自然明白季守业为何要跟她解释这么多的话,他是担心她心里不舒服。布氏轻轻的笑了起来,说:“老三一向聪明,三弟妹也是难得知事的女子,立儿和梢儿两人的资质的确不错,他们只要大了之后不会有大的变化,将来是会比上面的兄长有出息。

你打下来的人脉,自然是由你安排妥当。我也信立儿梢儿都是知恩义的人,他们有出息,也不会忘记我们这一房的人。”季守业笑了起来,说:“我们家的适儿也相当不错,只是有立儿这个叔叔在前面,就没有那么显眼。”

季守业和布氏两人相视而笑,长孙的资质的确比长子的天资来得好,可惜是家里还有一个比他天资更佳的人。季树立和季和适一直交好,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都是由着季树正启蒙管教着长大,与其说是叔侄两人,有时不如说两人的亲情,更加是像胜似亲兄弟的情义。

季守业和布氏夫妻倾心相谈之后,只觉得两人越更无话不说,脉脉之情不用言语已经深长漫了出去。季守成行进二园内里时,他的脚步稍缓停在院子门口转弯处,往偏处内里走去,是他那个知心人儿正候着她,她待他轻言漫语如同解语花一般,缓解他在外面的风雨痕迹。

而宁氏房里摇曳的烛火,在这样的夜晚里,却分明吸引他前去。这样的夜色下,他想起那个年轻的女子,在拉扯过后喜帕下,那即羞又怯又喜的小笑容。那时他还是心喜妻子品貌端正,瞧着行事也大方,待他分明的倾情相向,满足了他男儿的雄心壮志。

季守成这一时候在院子门口处,而宁氏房里听到外面动静的管事妇人,透过窗子的小缝隙处,瞧见那道身影,她欢喜的跟宁氏通报说:“奶奶,我瞧见二爷停在那里,他是有心想要过来跟奶奶说说话。”

“哧”宁氏冷冷的哼一声出来,低声说:“或许他心里正想着如何去哄着后院那个小妖精高兴,你还是别多想,快把帐本收拾了,明天叫柜上的人,以后仔细着做事,可不能再犯同样的糊涂事情。”

管事妇人终究不放心,又往外头打量过去,见到季守成还是候在远处,她在心里暗叹一声,对主子们之间的事情,她还是少言语为妙。管事妇人收拾过帐本,想了想低声说:“奶奶,我瞧着东头掌柜这一次续娶的次子媳妇是一个心大之人,我们还是要防一防。”

宁氏轻轻笑了起来,她笑着点头说:“东头掌柜那样精明的人,他人已经老了,心可没有老,他老早已经瞧明白过来。今儿已经让人递信过来,以后有关柜上的事情,绝对不让次子一家插手进来。

再说我已经想好了,掌柜的年纪大了,他过几年也应该给荣养起来,他家老大当得起事情,老大娘子也是一个心实之人。唉,我现在就稳着一些管事,就等着远儿再过几年迎娶一房贤妻入门来,她能帮我分担一些事情过去。”

“奶奶,你现在还年轻着,可不能那样的着想。两位少爷和小姐们还要靠着你,你可要打起精神来。”宁氏轻轻点头,她和管事妇人此时都听见外面的脚步声音,宁氏是满眼的惊讶神情,季守成已经多时不会在这样的时辰来她这一处。

管事妇人是满眼的欢喜神色,她急急告退的离开去。在房门口,她拉开房门行礼说:“二爷好。”季守成瞧着她轻点头,低声说:“退下吧。”房门轻轻的合上,管事妇人急急往院子门口行去。

为二月的五十张月票加更一章,多谢书友们支持打赏。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