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三章 探望

发布时间:2021-10-14 16:13:01

胤禩的动作从梦中惊醒了一旁的苏培盛,抬眼看见站在门口的皇帝和太子,立刻跪倒请安,而康熙和胤礽更是疾步见状,父子两个同时伸出手,一人扶着了胤禩的边胳膊,制止了他施礼,康熙更是直接把的把胤禩轻轻地的推到榻上坐着,才说:“都是自家父子兄弟,你又病着,哪儿那辫子很细,也就能穿过铜钱空,说真的若不是胤禛颜值过硬,就这么一小撮头发顶在脑袋上,那还有什么“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的美感,可能刻在灵魂上对清朝的认同感,胤禛对身份对环境是一点也不排斥,特别是在知道自己的小星星就是乌希哈的时候,不过唯一的怨念就是这金钱鼠尾头。。

>>>《穿越养团子》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探望》精选

胤禛的动作惊醒了一旁的苏培盛,抬眼看到站在门口的皇帝和太子,立马跪下请安,而康熙和胤礽更是快步上前,父子两个同时伸手,一人扶着了胤禛的一边胳膊,阻止了他行礼,康熙更是直接的把胤禛轻轻的推到榻上坐着,才说:“都是自家父子兄弟,你又病着,哪儿那么多规矩礼节!”

“汗阿玛,礼不可废,胤禛给皇父请安,给太子二哥请安。”胤禛还是一日既往的面无表情的平视前方,直接在榻上半跪打千请安,一套行礼的动作行云流水赏心悦目,当然重要忽略胤禛低头时脑袋上的金钱鼠尾辫,胤禛这个年纪刚留头没几年,辫子也不长,只是在脑袋顶上留了一个铜钱大小的头发,其余的全部踢掉了。

辫子很细,也就能穿过铜钱空,说真的若不是胤禛颜值过硬,就这么一小撮头发顶在脑袋上,那还有什么“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的美感,可能刻在灵魂上对清朝的认同感,胤禛对身份对环境是一点也不排斥,特别是在知道自己的小星星就是乌希哈的时候,不过唯一的怨念就是这金钱鼠尾头。

胤禛在孝懿仁皇后灵柩前昏倒之后,扶棺守陵守孝,一直没有注意,等他注意到的时候,才怨念不已,什么“阴阳头猪尾巴”,这整个就是一个老鼠尾巴好吧,比之“阴阳头猪尾巴”更是难看,不过现在就是这么一个状况,胤禛清楚自己还没有能改变这种状况的能力,便也只能忽略。

只是现在被康熙这么一模脑袋,胤禛低着头的脸上露出了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来,特别是康熙还伸手轻轻的拽了一下小辫子,胤禛知道这是康熙做为阿玛对他这个儿子亲昵的表现,可是他还是对这个小辫子接受不了,一个个大好男儿脑袋顶上顶着这么一个细细的小辫子,怎么看怎么别扭,当然这要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还能说可爱!

康熙可不知道自己儿子心中大不敬的怨念,拽了拽儿子的小辫子,便伸手扶起胤禛,自己也顺势坐在儿子身边,还颇为懒散的斜靠在榻上,让一旁的太子胤礽看傻了眼,他一直知道自己皇父对这个弟弟不同,但是皇父对自己的宠爱向来是独一份,虽然有时候看着皇父对这个同为嫡子的弟弟有所不同时,难免心里酸涩,但是他从来不知道皇父和这个四弟是这么相处的。

胤禛可不知道自己皇父和太子二哥心里想什么,只是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皇父和对面的太子二哥,有些疑惑的轻轻问:“汗阿玛和二哥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天这么冷,有事让奴才过来一趟就是!”

“没什么事,刚才你二哥惦记你,便央求朕来看看你,这么大冷的天,朕不放心,便一起过来了,你这身子还没有好利索,怎么不好好休息。”康熙看着一旁雍容华贵的太子,又看了看身边芝兰玉树又清贵孤傲的胤禛,深觉自己教子有方骄傲无比的轻笑宴道。

胤禛微微垂下眼睛,又长又翘的睫毛在眼睑处投下美好的弧形,皇父这个不放心,是不放心太子在这大冷的天孤身来承乾宫看望他,还是不放心他还没有痊愈的身体,怕是只有皇父自己心里最清楚吧,只是他在外人面前向来寡言,这个外人,在胤禛看来是除了乌希哈之外的所有人,当然包括康熙和太子胤礽。

只是康熙怎么说也是皇父,他便是在沉默寡言少语,也不能在康熙面前寡言,毕竟不管是做为皇子还是做为儿子,该表现出来的孝心还是要表达出来的,胤禛只是平静的说:“多想汗阿玛和二哥惦记,派个奴才过来就是,汗阿玛和二哥又何必在这大冷天的走这一遭。”

“都是自家父子兄弟,禛儿不必如此客套规矩。”康熙对于胤禛的识大体还是很高兴的,便不在意的说道。

胤禛闻言只是面无表情的说:“汗阿玛,礼不可废,汗阿玛和二哥对我的在意,我知道,只是汗阿玛和二哥身子金贵,哪能如此不在意。”

“四弟就不要这么客气了,都是一家子骨肉,私底下哪有那么多规矩,你身子前个可是遭了大罪,现在感觉怎么样?好些了吗?”胤禛看着康熙看向胤禛的眼神越来越柔和,便忍不住含笑轻声关心道。

胤禛看向胤礽,有些恭敬的说:“谢二哥关心,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身子还有些虚,弟弟怕过了病气给汗阿玛和皇祖母,便没敢给汗阿玛和皇祖母请安,二哥,前些日子,我在宫外淘到钟元常的《宣示表》,是王逸少的临摹本,想着二哥便买了回来,只是出了一些事,还没来得及给二哥。”

“苏培盛,去书房把我给二哥准备的孤本拿来!”

“嗻!”

康熙看着两个儿子感情好自然欣慰不已,便故意戏弄胤禛道:“禛儿只给你二哥准备了礼物,没给皇父准备?”

“汗阿玛,这不是礼物,是二哥喜欢钟元常的书法,儿子正好碰到了,便买回来给二哥的,汗阿玛又不喜欢钟元常,汗阿玛,儿子这儿有皇额娘给儿子留下的嫁妆,其中就有董其昌的《白居易琵琶行》,汗阿玛若是喜欢,儿子找出来给汗阿玛欣赏欣赏!”胤禛看了一眼有些高兴的胤礽,对着康熙淡淡的说道。

康熙让他的话噎了一下,没好气的揪了揪胤禛脑袋顶上的小辫子说:“禛儿不是应该说,若是皇父喜欢就送给皇父吗,就拿出来给皇父欣赏欣赏?”

“汗阿玛,那是儿子皇额娘的嫁妆,汗阿玛好意思要?汗阿玛不要老是揪我的辫子,我都长大了!”颇为怨念的瞪了康熙一眼,胤禛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当了皇帝都这么脸皮厚吗?连自己媳妇的嫁妆也惦记!

拍了胤禛的脑袋一下,当然康熙舍不得下重手,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直接被自己儿子的话气笑了,颇为无奈的说:“臭小子胡说什么呢!皇父什么说要你皇额娘的嫁妆了,你这小子想着你二哥喜欢钟元常的书法,知道给他搜寻孤本,到了皇父这儿,你就拿你皇额娘的嫁妆糊弄皇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