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章 事起

发布时间:2021-10-14 16:13:00

不会再有是孝懿仁皇后临死前之后的做为,直接让佟家对皇三子有些敬而远之,孝懿仁皇后对胤禛是一片慈母之心,但是她也明白胤禛不能够与佟家亲密无间,倘若皇三子和佟家亲密无间,再说康熙不不愿意,是皇太子也不不愿意,但是孝懿仁皇后也没想起她死后,康熙会把胤禛记到她名下毕竟德妃是什么德行,她们交手多年自然是最清楚,她不会让她疼了多年的儿子在她死后受到磋磨,所以她想尽办法为胤禛这个儿子铺路,让胤禛和佟家撕开,还得让康熙对胤禛产生怜悯,更得让众皇子和皇太子不会对胤禛产生忌惮,可以说孝懿仁皇后最后的半年时间里,所思所想都是为了这个养了多年不是亲子的儿子。。

>>>《穿越养团子》章节目录<<<

《第三十章 事起》精选

再有就是孝懿仁皇后临死之前的作为,直接让佟家对皇四子有些敬而远之,孝懿仁皇后对胤禛是一片慈母之心,但是她也知道胤禛不能与佟家亲密,若是皇四子和佟家亲密,不说康熙不愿意,就是皇太子也不愿意,虽然孝懿仁皇后没有想到她死后,康熙会把胤禛记到她名下,所以她要为胤禛考虑。

毕竟德妃是什么德行,她们交手多年自然是最清楚,她不会让她疼了多年的儿子在她死后受到磋磨,所以她想尽办法为胤禛这个儿子铺路,让胤禛和佟家撕开,还得让康熙对胤禛产生怜悯,更得让众皇子和皇太子不会对胤禛产生忌惮,可以说孝懿仁皇后最后的半年时间里,所思所想都是为了这个养了多年不是亲子的儿子。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胤禛在她灵柩前的那一通操作,不说是赢得了康熙对他的怜惜,更是让康熙为此直接改了玉牒,若是孝懿仁皇后底下有知,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毕竟她活着的时候不是没想过要给胤禛改玉牒,可是康熙宠爱太子,把其他皇子影响他的爱子,不说该玉牒了,便是皇四子胤禛这个养在皇贵妃膝下的养子,康熙都不算太宠爱。

还有就是温僖贵妃膝下的十皇子胤䄉,清宫里讲究母以子贵,更讲究子以母贵,因为看清楚了康熙对皇太子胤礽的宠爱后,孝懿仁皇后佟佳氏后来才没有执着让胤禛改玉牒,她没想到在她死后,皇四子胤禛在灵柩前昏了两次逼宫守孝三年,还在皇陵前披麻戴孝素衣薄食一日代月守了二十七天。

让皇四子孝顺的名声天下皆知,也让康熙难得的有了一些怜惜,起了改玉牒的念头,后来胤禛的至孝,德妃的假仁假义更是让康熙下了决心给皇四子改玉牒,更是下了封口令,这其中未必没有拿皇四子胤禛给皇太子胤礽做磨刀石的缘故,可惜胤禛惊才绝艳智多近妖,硬是在闭宫守孝的情况下和出孝的这几个月,让康熙改了念头!

随意扫了一眼康熙赏赐的那些东西,胤禛便让苏培盛和自己的奶嬷嬷登记收入库房了,这些东西也算是康熙这个阿玛给他准备的家底吧,等到乌希哈嫁给他后,到时候让乌希哈处置就是,胤禛想到现在的局面,也不敢在弄出什么东西来了,毕竟他年岁还小,便已经被册封为郡王,现在怕是整个宫城里都睡不好了吧!

特别是已经出宫开府的大皇子,因为是长子,康熙为了面子上好看,也不过才封了一个贝勒,而他现在却是因功封郡王,虽然也有皇额娘孝懿仁皇后的缘故,但是还是太打眼了,估计现在前朝后宫都盯着他了,胤禛可不想被当成靶子,这一段时间还是低调一些的好,等大婚出宫开府后再说吧!

一个春节因为胤禛被册封郡王,直到康熙开笔后,他这承乾宫才消停下来,而胤禛也还像之前那般,除了去畅春园的无逸斋读书,就是去皇庄,整个人低调的直接淹没在一众皇子里,毕竟现在的胤禛就是整个宫妃和皇子的眼中钉,他也不是怕了,而是不想惹麻烦,也免得乌希哈嫁给他后,交际的时候被挤兑,虽然现在这样,怕是也会被挤兑,但是胤禛还是不想拉太多的仇恨值。

本以为这平淡消停的日子会一直持续到大婚,谁知道有人偏偏不安生,总会弄出点什么幺蛾子来,这日,胤禛还是像往常那般,用过晚膳去书房里看了一会儿,便回房准备休息,只是在沐浴的时候,听到脚步声,胤禛还以为是苏培盛,便轻声的说:“不用伺候了,下去吧!”

谁知道声音越来越近,胤禛感觉不对,便直接拿起架子上的衣服随便一裹,从浴桶里起身,转身便看见扔在后殿的康熙赐下的那个女人,皱了皱眉严厉的说:“出去!谁让你进来的,没规矩!”

“王爷,奴婢来伺候王爷!”

胤禛看着她不害怕不说,还直接奔着他来了,一时之间恼怒不已,高声喊道:“苏培盛!”

一直守在门口的苏培盛此刻却是被人给叫走了,一个小太监守在门口,听着胤禛发怒的声音,有些胆怯的走进来声音颤抖说:“王爷,苏总管有事不在,让奴才在门口守着。”

“把人给本王拖下去,立刻让苏培盛来见我!”小太监的话,让胤禛不由自主的想到,苏培盛应该是被算计了,不然不会没和他打招呼便让一个小太监守在门口,毕竟他沐浴的时候不喜欢有人在身边伺候,这在承乾宫不是秘密!

看着楞在一边的女人,胤禛严厉的问:“谁准你在本王沐浴的时候不经传唤进来的?”

“王爷,奴婢想要伺候王爷!”看着怒火高涨的胤禛,愣在一边的宫女不由得跪下直接说道,对于胤禛,她来到承乾宫已经好几个月了,除了在梁九功送她来的时候,见过胤禛一面后,便一直居住在后殿,只是后殿胤禛从不踏足,也不准康熙赐下的两个宫女到正殿来,没多久胤禛就要大婚了,这宫女也是有些着急了,才串联承乾宫的那些眼线一起行事,这才有了这一出。

胤禛眯了眯眼,厉声喝道:“没有主子的吩咐,竟然敢自作主张,来人呢!压下去,把事情弄清楚!”

瞬间从门外进来两个小太监,对着胤禛使了一礼,便直接把那个宫女拖下去了,看着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守门小太监,胤禛的脸色难看至极,这个时候,苏培盛急匆匆的赶来,看着眼前的状况直接跪下请罪道:“王爷,奴才被算计支开了,这事交给奴才处理,王爷先去休息吧!”

对于苏培盛,胤禛自然是信任的,便点了点头,苏培盛见此直接挥手让人上前伺候,他则是把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带走了,心里也是暗恨不已,敢算计他算计主子,苏培盛看着和气,实际上能贴身伺候皇子的太监,有几个是和善的,更何况今晚这事是他的失误,王爷不怪他,并不代表苏培盛就这么过去了。

被伺候着重新沐浴更衣后,胤禛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越想越觉得不舒服,这事还得从根源上解决,不然他还真担心哪天被算计了,虽然乌希哈相信他,而他也相信自己,但若是有人用了龌龊手段呢,若他行事不慎,做了对不起乌希哈的事,不用乌希哈,胤禛自己就能膈应死!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