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首页 > 资讯

第二十七章 母女

发布时间:2021-10-14 16:13:00

觉罗氏听见女儿的话,登时心里一紧,她出身贫寒宗室,是努尔哈赤玄孙辈,要真的算下去,乌希哈但是胤禩的表姨,而已满洲的联婚盘根错节,没人会追究责任这些,觉罗氏的政治很敏感度但是一点儿也不低,更更何况她祖上是努尔哈赤长子褚英,褚英道统自皇太极后,便始终倍受被打压费扬古年轻的时候征战沙场,身上暗伤无数,年轻的时候感觉不出来,可是上了年纪就不太好了,为此乌希哈再请教过无数太医后,一起给费扬古确定了诊疗方案,硬是压着费扬古遵医嘱,这两年也颇有成效,更是在乌希哈被赐婚给皇四子后,无比乖巧的听话,他是担心女儿再嫁入皇家后,没有他这个阿玛撑腰会被人欺负!。

>>>《穿越养团子》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母女》精选

觉罗氏听到女儿的话,顿时心里一紧,她出身宗室,是努尔哈赤玄孙辈,要真的算下来,乌希哈还是胤禛的表姨,只是满洲的联姻盘根错节,没人会追究这些,觉罗氏的政治敏感度可是一点也不低,更何况她祖上是努尔哈赤长子褚英,褚英一脉自皇太极后,便一直备受打压,最为这一脉的觉罗氏怎么可能政治敏感度不高!

只是爱女心切,难免会有些怨怼,乌希哈的话让她突然惊醒过来,女儿这特殊的指婚,做为皇帝的康熙怕是也不会轻易放心,毕竟自己女儿还没有到参加选秀的年纪,没有参加选秀便被配为皇子妃,觉罗氏可不会觉得坐在帝位上的那位会什么也不做,眼睛闪了一下说:“额娘只是舍不得我儿早早出嫁!”

顿了一下,轻拭了一下眼睛轻轻的说:“额娘知道这是皇家的恩典,只是我儿年纪小,嫁为人妇还是皇子妃,额娘只是担心我儿会很辛苦,乌希哈,嫁给四皇子便是皇家的人了,要孝顺皇太后,要尊敬各宫妃母,做为儿媳你和皇上见面的机会很少,但是也要孝顺公爹,还要和兄弟妯娌好好相处,乌希哈会很辛苦的!”

“额娘!不说这些了,您和三位嫂嫂也不要太累了,嫁妆就按大皇子妃的嫁妆准备就可以了,长幼有序!总不能我的嫁妆越过大皇子妃吧!”乌希哈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家额娘明白了,便也没有多说,只是说起嫁妆的事,她看过嫁妆单子了,自家额娘和嫂嫂准备的这些,可不止128抬了,大皇子妃嫁给大皇子时就是128抬嫁妆,她作为四皇子妃总不能越过大嫂吧!

觉罗氏抿了抿嘴说:“这事我和你嫂嫂们也商量过了,你大嫂说,到时把卤妆的箱子都打的大一些就好了,已经让人开始弄了,这些你就不要管了,乌希哈,四皇子和母家佟家并不亲近这是人尽皆知的事,他一个光头皇子在宫里没有母家的帮衬,这处境好不了哪儿去,若是他母后在还好,可惜……”

“额娘!”

“乌希哈,你也知道额娘是宗室出身,祖上这一脉和皇上这一脉是一个祖宗的,皇家事可听不可说,额娘只是不希望你婚后手里紧张,你放心,这还是你几位嫂嫂的主意,她们不会有什么意见的,她们这是把你当半个闺女养呢!”觉罗氏也是点到为止的说了几句,真有什么私房话也不会在这儿说了,只是若什么也不说,呵呵!就爱新觉罗家一脉相承的小心眼,觉罗氏可是清楚的很!

母女两个又聊了一会儿,觉罗氏便回去了,乌希哈看着自己额娘的背影,微不可查的叹了一口气,自己一直都是最幸运的那个,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人把她放在心上疼着宠着,之前胤禛曾提醒过她,让她注意自己阿玛的身体,让乌希哈大惊,在太医和府医的诊断下,乌希哈知道费扬古的身体真的外强中干。

费扬古年轻的时候征战沙场,身上暗伤无数,年轻的时候感觉不出来,可是上了年纪就不太好了,为此乌希哈再请教过无数太医后,一起给费扬古确定了诊疗方案,硬是压着费扬古遵医嘱,这两年也颇有成效,更是在乌希哈被赐婚给皇四子后,无比乖巧的听话,他是担心女儿再嫁入皇家后,没有他这个阿玛撑腰会被人欺负!

那拉府这段时间每一个主子都是忙得不可开交,便是乌希哈的几个小侄儿都没有闲着,到处搜寻一些自家姑姑喜欢可以做嫁妆的东西,而费扬古和富禅几个,在和乌希哈长谈了一次后,做事更是务实低调,这也让康熙龙心大悦,而在承乾宫的胤禛再知道这一消息后,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毕竟岳家的靠谱会让他无所顾忌的往前走,而不会担心被拖后腿被连累!

胤禛在这一段时间里也证实了那些农具的可用,上报康熙后,更是让康熙龙心大悦,流水的赏赐也源源不断的送往承乾宫,让各宫宫主和皇子公主们羡慕嫉妒恨,但是帝王的宠爱让他们都是敢怒不敢言,胤禛感觉出了承乾宫后,那投视在身上的目光像是刀子一般,不过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后多着呢!

京城的冬天,寒风刺骨干冷无比,腊月二十六这天,皇帝封笔封玺,衙门封印,费扬古和富禅父子几个也算正式放假了,那拉府更是比往日热闹了许多,富贲兄弟几个一大早不顾寒冷在小叔叔五格的带领下,跑到园子里折了不少盛开的梅枝回来,分别送到主院和各个院子里,家里的女眷每人一大捧,够插两三瓶了。

乌希哈看着梅枝上还带着的白雪,突然来了兴致,领着一群丫头,去园子里收雪水,觉罗氏正和儿媳马佳氏舒穆禄氏索绰洛氏几人召来了庄子上的管事对账和打赏下人奴才,听到乌希哈颇有闲情雅致的去收集雪水,都愣了一下,毕竟乌希哈很少去做这些小姑娘喜欢的附庸风雅。

正好婆媳几个忙活了半天也都累了,便在觉罗氏的带领下,来到园子里看看乌希哈,前院的几个爷们也听说了,也都纷纷过来了,乌希哈看着还没有说几句话的额娘嫂嫂们,又看着匆匆赶来的阿玛兄长还有弟弟侄儿们,一时之间有些莫名,她可是很清楚她这些家人可没有那么风雅的念头。

包括几个嫂嫂,更不用说阿玛和几位兄长,他们可都是正宗的满洲儿郎,可没有汉家文人的那些文雅风气,一个个的说好听点的是粗犷勇猛,说的难听一点那就都是糙汉子,满洲入关也不过短短几十年,远没有后来被儒家文化熏陶出来的儒雅,乌希哈这么多年可没有见过自家阿玛兄长有那闲情逸致逛园子。

“乌希哈,你收雪水做什么?再说了有丫头婆子那还用得着你亲自来,这天寒地冻的再冻坏了!”费扬古一贯的大嗓门,再看到乌希哈时便急忙问道,他是担心自己温柔秀雅的乖女儿冻着了。

乌希哈无奈的看着所有家人都是一副赞同的样子,只好笑着说:“阿玛,我就是看着书中所言,用雪水泡茶味道不错,便想着收集一些,等来年给阿玛额娘泡茶尝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