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首页 > 资讯

第十二章 宫中拜见

发布时间:2021-10-14 16:12:57

听着上座的皇帝太后夸奖四皇子,下面坐着的所有生儿育女过的妃嫔都酸的不行啊,尤其是永和宫德妃,当然四皇子是她的亲生儿子,而已现在的却被记到大行孝懿仁皇后名下,是孝懿仁皇后的亲子,想起这些,德妃就会觉得自己的心中烧起一把火,那把火始终在烫灼着她的五脏现在又听到皇帝这么心疼皇四子,德妃整个心就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着了一般喘不过气来,想着之前皇帝对宫里还有朝堂上下禁口令,都是为了四皇子,德妃就憋屈的很,虽然对四皇子她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总归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现在却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以后四皇子再是得帝王恩宠,也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穿越养团子》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宫中拜见》精选

听着上座的皇帝太后夸赞四皇子,下面坐着的所有生儿育女过的妃嫔都酸的不行,特别是永和宫德妃,毕竟四皇子是她的亲生儿子,只是现在却被记到大行孝懿仁皇后名下,是孝懿仁皇后的亲子,想到这些,德妃就觉得自己的心中烧着一把火,那把火一直在烫灼着她的五脏六腑。

现在又听到皇帝这么心疼皇四子,德妃整个心就像是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着了一般喘不过气来,想着之前皇帝对宫里还有朝堂上下禁口令,都是为了四皇子,德妃就憋屈的很,虽然对四皇子她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是总归是从她肚子里爬出来,现在却和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以后四皇子再是得帝王恩宠,也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了。

能在宫里生存的哪个不是人精,德妃便是再怎么装的若无其事,但是从青筋毕露的双手和那抿紧的唇角也能看出她的不平静,只是每个人都心里嗤笑不已,不说德妃这些年做的事,就是在大行皇后刚薨逝四皇子灵前昏迷时,德妃的操作就让人不齿,只是因为牵扯到大行皇后,没人戳破她自以为是的装模作样罢了,现在后悔晚了。

和皇太后聊了一会儿,康熙点了宜妃伴驾,向皇太后告退后便领着宜妃走了,皇太后看着下面坐着的宫妃,揉了揉脑袋想让她们都散了的时候,皇四子身边的苏培盛求见,皇太后知道这是她那个孙儿给她送方子来了,看着一个个好奇的宫妃,皇太后便都留下了让她们满足好奇心。

苏培盛恭恭敬敬的递上方子,轻声说:“太后娘娘,我们阿哥说,这方子先让太医看看,与太后娘娘对症再用,免得有伤娘娘凤体。”

“好,本宫知道了,你们主子有心了,有赏。”

“谢娘娘赏赐!”苏培盛跪地行礼接过赏赐便退了出去。

皇太后身边的嬷嬷打开小盒子递到皇太后面前,盒子里装了一些枇杷干,只是宁寿宫里的人几乎都不认识,最后还是一位汉家贵人悄声的说:“太后娘娘,这好像是妾身老家的枇杷干。”

“陈贵人,你知道?”惠妃看了一眼小盒子里大约有一斤左右的东西,好奇看向陈贵人问道。

陈贵人是新进颇为受宠的汉家女,是康熙之前南巡的时候带回宫的江南小官之女,为人向来低调,便是最受宠的时候也不会惹人注目,此次倒是难得的出了一次头,现在听惠妃的问话,便小心翼翼的说:“回娘娘的话,妾身幼时家中常备这种枇杷干,因为新鲜的枇杷放不住,这枇杷可以润肺止咳,消食止渴。”

“小孩子和稍微上了年纪的人用多了汤药不太好,用这个枇杷干煮水效果很好,妾身幼时体弱,春秋季节时最容易咳嗽,大夫因为妾身年纪小不让经常用药,便让母亲用枇杷煮水给妾身喝,春末的时候还好,有新鲜的枇杷,可是到了秋末冬初的时候,没有新鲜的枇杷,母亲便会在枇杷成熟的时候弄成枇杷干放着,所以妾身认识四皇子让人送来的是枇杷干。”

荣妃伸了伸脖子看了一眼打开的小盒子,对着皇太后轻笑着说:“太后娘娘好福气,四皇子孝顺,这枇杷干臣妾可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可不是,胤禛这孩子最是孝顺不过,对他母后孝顺,对本宫也是,对他皇父更是如此。”皇太后虽然不太管宫中之事,但是四妃之间的争斗她自是清楚的很,只是装聋作哑不愿意管罢了,只是今天这德妃确实有些不太想话,借着荣妃的话敲打一下。

……

不提宁寿宫里因为四皇子的一小盒子枇杷干弄得惠妃和荣妃难得一唱一搭的狠狠挤兑了德妃一顿,也让皇太后对四皇子更是多了一份满意,不过也让亲生母亲德妃更是恨上了四皇子,以至于在回到永和宫后,永和宫里报废了一大批瓷器和家具。

毓庆宫里,皇太子胤礽看着规规矩矩坐在自己对面的胤禛,叹了一口气说:“四弟,这都出了孝期了,怎么还是如此清瘦,让御医好好给你调养一下。”

“臣弟无事,谢过太子二哥关心。”胤禛对着胤礽恭敬的说道,太子胤礽自小便被册立为皇太子,身份地位高于众兄弟,只是因为孝懿仁皇后对皇子皇女向来慈和,对出生便没了母亲的太子多有照顾,胤礽和承乾宫关系颇为亲近,自然胤禛幼时和身为太子的胤礽接触较多,兄弟两人的关系比之其他兄弟也亲近许多。

只是这两年因为胤禛守孝和改玉碟的事情,让胤礽心里多少有些隔阂,而胤禛更是因为那多出来二十多年的记忆,对这位太子二哥也没有像幼时那般亲近,如此一来,两兄弟之前倒是疏远了一些,只是现在兄弟两个之间倒是没什么矛盾,看到胤禛如此清瘦,胤礽总归对这个弟弟还是有些感情的。

胤礽看着胤禛,想着皇父之前对自己说的那些话,现在看着对自己恭恭敬敬的胤禛,心里的隔阂不由得少了一点,自己这个四弟向来重感情,对自己向来敬重,更何况现在年纪还小,自己又何必这么防备于他,若是日后他真的生了异心再说吧,想到这儿,胤礽便轻轻的说:“四弟,皇父圣旨一下,这文定礼的吉日已选定,孤到时候让凌普亲自护送四弟。”

“多谢太子二哥!”

“四弟,你什么时候和二哥生分了,现在连声二哥也不愿意喊了吗?”

“不是的,臣弟,臣弟,二哥!”胤禛看着还不到二十岁,此时正是风华正茂的太子胤礽,最后还是轻轻的喊了一句二哥,毕竟之前他们两人之间的兄弟感情确实比较亲厚,而太子胤礽对这个弟弟也一直挺护着的,胤禛对这个太子二哥也是亲近多于敬重,只是胤禛知道他们两兄弟之间还是有了隔阂。

胤礽看着胤禛有些结巴的样子,笑了笑说:“好了,我们兄弟之间好久没有聚聚了,正好今晚在毓庆宫一起聚聚,孤吩咐人去请其他兄弟都来,四弟这一守孝便是两年多,也该和兄弟们聚聚了。”

“是,胤禛听二哥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