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我的尤物嫂子 猴神大叔 武大郎 乡村美妇 美妇 全集 保安之王
16 温柔诱惑  父亲 斗罗大陆 免费阅读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古镇狗血剧

发布时间:2020-09-17 09:20:46

“你先接电话吧,我没事儿了。”朱晓清很不喜欢这种被人在意的感觉。  梅仁接起电话,是江山,他和唐依了到这个小镇里面。说江山自己所在的旅馆位置后梅仁挠了地挠眯着眼睛“唐依和江山来了,待会就到,你要已不再躺会儿?”  “睡不着,那个,我想洗个朱晓清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梅仁,因为此时梅仁还握着朱晓清的手,所以她不敢有什么大的动静,怕吵醒看上去很疲惫的梅仁。。

>>>《大凶有兆》章节目录<<<

《第八章 古镇狗血剧》精选

  第二天清早朱晓清醒来的时候先是一惊,当看到坐在自己身边支着手打瞌睡的梅仁,她的眼圈又红了起来。虽然有时候梅仁会吊儿郎当,可是每次最关键的时候都是梅仁给了自己安全感。

  朱晓清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梅仁,因为此时梅仁还握着朱晓清的手,所以她不敢有什么大的动静,怕吵醒看上去很疲惫的梅仁。

  一阵手机铃声却惊醒了睡梦中的梅仁。睁开眼睛跟朱晓清大眼对小眼的看了会儿咧嘴笑道“你醒啦,肚子饿不饿····”

  “你先接电话吧,我没事了。”朱晓清很喜欢这种被人在乎的感觉。

  梅仁接起电话,是江山,他和唐依已经到这个小镇里面。告诉江山自己所在的旅馆位置后梅仁挠了挠头眯着眼睛“唐依和江山来了,待会儿就到,你要不再躺会儿?”

  “睡不着,那个,我想洗个澡,要不你去我的房间帮我拿下衣服好么?”朱晓清用询问的语气让梅仁顿时感到受宠若惊,这姑奶奶转性了这是。

  等朱晓清洗完澡这边唐依和江山也赶到梅仁所以的小旅馆中,唐依见到朱晓清的时候就拉住她来个全身大检查。这让梅仁心理非常不平衡,扯着江山直呼不公平,最起码也要关心下他这颗幼小脆弱的心灵。

  江山翻了个白眼“行了,唐依,你就别折腾了,先让小清说下情况吧。”唐依听话的拉着朱晓清坐回床上。然后朱晓清开始讲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你看没看清楚昨天晚上那‘东西’是男的还是女的?”听完朱晓清的叙述江山问道。

  “应该是女的吧,昨天晚上我光看它那双快渗出血的眼睛了没怎么注意其他的,不过是长头发的。”朱晓清回想了下回答道。

  江山站了起来“唐依你就留着这里陪小清吧,现在是白天基本上不会有什么事情,梅仁你跟我去找这里的老板了解一下。不然不知道它的来路还真不知道怎么对付它。”

  梅仁应声便和江山走出房间,旅馆的老板就住在大门口进来的那个房间。梅仁敲了敲门,没等多久老板就打开房门看到梅仁还以为他是来赔那扇撞坏的门,就请他们进了房间。

  江山进了房间打量了下旅店老板,听他自己介绍姓黄,叫黄北海,大约五十多岁的年纪,脸上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的随和。

  “是这样的黄师傅,我想问下昨天晚上被我朋友撞坏的房间以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听到江山开口询问黄北海怔住了。原本笑呵呵的脸上也变得严肃起来。

  看到黄老板这个样子江山跟梅仁交换了下眼神,都清楚他一定是知道什么。

  过了一会儿黄老板终于开口“这样吧,房门呢我也不要你们赔了,另外给你们换个房间,实在不行你们就去别家吧,这件事情你们就不要再过问了。”

  “那个房间怎么办,难道你还想把那个房间给别的游客住。这么跟你说吧,昨天正好撞到是我女朋友住在那,我女朋友出了名的傻大胆都被吓成那样要是来一个胆子小点的被吓死了怎么办,你这旅店还打不打算开了。当然,这你自己拿主意,这旅馆是你的我也用不着为你操这份心。”梅仁一脸严肃道。

  黄老板想了下梅仁的话不由的叹了口气“没想到这么久了她还是不愿离开,这都是我造下的孽啊。”接着黄老板便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娓娓道来。

  十年前黄北海在外打拼并攒下一份不小积蓄,人到中年的他少了年轻时候那种拼搏的冲劲,于是他就带着老婆孩子回到自己的老家也就是这个小镇开了家旅馆。

  原本他这个打算还是蛮好的,老婆孩子然后安享晚年的天伦之乐。怪就怪人太安逸了,有钱了,心也就开始朝三暮四了。

  因为十年前这里还没有旅店,当黄北海的旅店开起来后生意是出奇的好,这让夫妻二人有些忙不过来,所以又招了个年轻的女孩儿。

  女孩儿长的很漂亮,二十岁左右,粉扑扑的小脸让黄北海心动不已。有事没事就跑女孩儿身边溜达,渐渐的情窦初开的女孩儿也对黄北海有了好感,然后俩人就蛮着黄北海的老婆狼狈为奸···额,那个也不对,不知道咋形容,好吧,就是勾搭成对了···

  本来嘛老婆孩子再加个小三这日子过的有够舒坦的,可是突然有一天女孩儿跑过来跟黄北海说自己有了他的孩子,这让黄北海当场一个晴空霹雳。

  女孩儿让黄北海跟他老婆离婚娶自己,这让黄北海十分的为难。毕竟他的老婆是跟他从无到有一路幸苦一路打拼过来的患难夫妻,怎么可能割舍的掉这份感情。

  后来打定主意的黄北海跟女孩儿商量给她一笔钱,让女孩儿把孩子打掉然后离开这里。女孩儿听完以后倒是没有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之类的,反而同意了。

  那天晚上黄北海又跑到女孩儿的房间跟她睡在一起,可当他半夜醒来的时候差点没被吓死,女孩儿在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的在他正面的那根房梁上上吊了。一双充血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下面的黄北海,里面又说不出的委屈和哀怨。

  等黄北海屁滚尿流的跑回自己的房间才发现自己的老婆胸口插着把水果刀,躺在地上,睁大的眼睛中充满着不解,自己才十岁的儿子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早已没了呼吸。

  后来警方查出是那个女孩儿杀了他的老婆孩子,不过女孩儿已经上吊自杀了,警方只能让他节哀顺变,这个案子就这样结了。原本他还真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结了,日子总是要过的,黄北海忍着悲痛继续开着他的旅店。没想到没过多久旅店里就闹起怪事来,不是半夜唱歌就是凌晨啜泣声。

  直到黄北海请了个道士封了那个房间后才没有怪事发生。前段日子不是旅游高峰期嘛,实在没有剩余空房的黄北海又重新启用了那个房间,结果就让朱晓清中了头彩。

  江山和梅仁听完黄老板这么狗血的往事一阵无语。

  “黄师傅,这件事看来还是得你解决。不然这事儿还真没完没了的。”黄北海抬头看着江山和梅仁点了点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