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保安之王 16 温柔诱惑  父亲 斗罗大陆 免费阅读
  美人多娇  小强 调教 诛仙
首页 > 资讯

第八章 破晓之时

发布时间:2020-09-16 09:20:46

为了那个人,那个为了自己能付出过生命的人。青年闭了闭上眼,又睁开眼睛,像是作出了什么重大事件的决定通常,把瓷瓶揣进怀中。  青年的双手合什,轻轻地放到唇边,轻微启瓣,嘴里叨叨着什么仿若(远方的话语。随着他的念,青年的周围升起来了缓缓微风,他如墨般的头发这家伙到底那里惹到苏萦纡这女人了。。

>>>《旅途旅人》章节目录<<<

《第八章 破晓之时》精选

  那白衣青年望着躺在床上喃喃自语的男人,皱了皱眉,刚才光顾着和苏萦纡说话了,还没仔细观察过这个男人,只瞧着男人身体瘦削,双眼无神,浑身还阴气缠绕,一看就有什么不对。

  这家伙到底那里惹到苏萦纡这女人了。

  青年禁不住打了个寒颤。千万别惹这女人,青年在心里默默警戒自己。他一边想着,一边走向那个男人。苏萦纡望着青年,等着他的下一步动作。青年看了一眼苏萦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必须这样做,不这样做不行,为了那个人,那个为了自己能付出生命的人。青年闭了闭眼,又睁开,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把瓷瓶揣进怀中。

  青年的双手合十,轻轻放在唇边,轻启唇瓣,嘴里叨叨着什么好似来自远方的话语。随着他的念,青年的周围升起了徐徐微风,他如墨般的头发在空中飞扬着。突然,他合十的双手猛的一开,轻声道:“其有恶感之魂,从阴者发,快快跟来,”只见那男人停止了疯狂的自言自语,望向青年,随着闭上了眼睛。杨珵捂着张大的嘴巴,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溜圆的,好像要把所有细节都印在自己的脑子里一样。青年又轻声诱道:“还宜归之彼之世界去,过奈何桥,饮孟婆汤,重入轮回。”

  男人缓缓合上了眼睛,像是已经忘却了凡尘俗世一般,那合眼前的如同枯木一般的眼神深深的印在了杨珵的脑海里,她想,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了吧。青年伸手,捂住了男人已经合拢的双眼,像是轻声哼唱摇篮曲般,温柔的唱着什么好像来自那远方的歌。苏萦纡静静的立在一旁,缓缓的合上眼睛,出乎暮意料的是,苏萦纡没有微笑。这是暮和苏萦纡待在一起的几年里,苏萦纡唯一一次没有微笑。暮看了一眼那男人,又看了一眼苏萦纡,暮轻轻地喵了一声,不知道它想说什么。

  青年把男人放躺回床上,苏萦纡睁开双眼,径直上前探了探男人的鼻息:“他已经死了。很轻松嘛,阴差大人。”苏萦纡颇带了几分笑意的开口道,瞥了一眼杨珵,只见杨珵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苏萦纡笑了笑,又转头看向青年,那青年一副怪异的表情:“这次是很轻松,但,太轻松了,总觉得怪怪的。”青年皱了皱眉,望向苏萦纡。看苏萦纡的笑意还挂在嘴边,本还想问些什么的青年默默闭了嘴,摸了摸胸口的瓷瓶,恩,瓷瓶还在,没问题。

  “那你的委托已经完成了,没错吧,杨夫人。”苏萦纡眯着眼睛,转头看向了在一旁的杨珵。杨珵只是呆呆的看着那已经躺在床上的,已经被宣判死亡的男人,久久没有说话。窗外的雨逐渐小了,淅淅沥沥的从天空中飘洒下来。这场闹剧,由无根之水开始讲述,又由无根之水所来结尾。杨珵有些决绝的闭上了眼睛,点了点头。

  她发现,自己并不快乐,留给自己的,没有大仇得报之后的快感,剩下的,只是深深的恐惧,和有些可笑的无力感罢了。

  “谢谢你,苏姑娘。”杨珵回眸望了一眼一旁的苏萦纡,笑容爬上她的嘴角,但暮只觉得,全身冰凉。苏萦纡对着杨珵,露出了一个浅笑。“苏姑娘,关于报酬,我现在就可以拿给你。”苏萦纡点点头,摊开一只手,伸向了杨珵,杨珵合上双眼,既然不能反抗,就面对吧,至少那人告诉过自己,人,到最后一刻都要活的优雅,活的像个人,那,就让自己优雅的迈向结局,因为,那又是下一段故事的开始。

  杨珵把手搭在了苏萦纡的手上。

  苏萦纡带着杨珵,走向屋子门口,一步,一升莲,杨珵的裙摆在空中消散,接着是她的身子,苏萦纡还在往前走着,暮只嗅到了阵阵花香。蝴蝶翩飞,苏萦纡的手上原本搭着的另一只手已然不知何处去。暮可以确定的是,她一定是优雅的离去的。

  黑夜,终将迎来黎明。

  破晓的阳光纷纷扬扬的洒落,明府早已不复繁荣模样,悄悄的,一声不响。原本富丽堂皇的屋子,已然像过了百年,空气中尘埃的味道,令暮感到恍如隔世。晨曦从破旧屋子的空隙钻了出来,在地上跳起舞蹈,留下了点点光斑。少女逆光站着,在耀眼的清晨阳光下,她的笑容竟比那阳光还要夺目几分。“走了。”少女笑着,转过身迈开步伐。一声长长的猫叫回荡在这老宅之中,伴着猫叫的,还有一声,不知道是谁对谁的,长长,而又无奈的叹息之声。

  马蹄声响,年轻的车夫停下了,他抬眼望着微笑着的少女,那少女打扮有些奇怪,看起来像是某个少数民族的人,她的脸庞很精致,柳叶眉,丹凤眼,笑眯眯的,看起来人畜无害,一头又长又直的墨色青丝被微风吹起,在空中留下了弧度,少女的脚上系着一个精致的铃铛,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很温和的样子。哦,对了,她的肩头上还挂着一只懒懒的玄猫。“喂,小姑娘,大早上的你站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干嘛?”车夫好心的喊了一声,那少女对着他笑了笑,道:“师傅,我要走一段路,不介意载我一程吧,我有钱。”车夫本就是去城里揽生意的,这一瞧,这小姑娘人也挺好的样子,不如就载她一程吧。车夫思考了片刻,点点头道:“成,姑娘上车吧!”少女感激的点了点头,上了车。马车继续在不知名的路上驰骋着,带起一阵阵尘土飞扬。

  “姑娘,大清早的你站在这个鬼地方干什么啊,怪吓人的。”车夫有些疑惑的望向少女,少女把爬在肩头的那只懒猫揪了下来,抱着怀中,微笑着道:“小女子是一位旅人,昨夜迷路,看这边镇子里有空着的房子,就借宿了一晚,今早起来,还是不知道该往哪走,我就愣在那,不过,还好碰上大哥你这么个好心人愿意载我一程,真是太感谢了!”少女歪着脑袋看着车夫,车夫想到自己最初是因为钱才拉的这小姑娘,有些脸红的别过脸,扯开话题道:“姑娘你是外地人,不知道吧,你站的那个地方啊,叫梧仁镇,不过现在也的确是名副其实的无人镇了,这梧仁镇啊,早在几百年前就荒废了,不过也没人敢把它夷为平地,因为啊,那个邪气的地方,闹鬼!原来啊,在这梧仁镇上啊,有两个家族,一个肖家,一个明家。肖家的嫡女肖玲成年后就和明家的嫡长子明凌联姻了,他们很幸福。但没两年,那肖玲就因为小产而死了,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一女了,叫明青悦,不过那明青悦在肖玲死后没多久也病死了,只留下了小女儿明青娥。”

  “接着,在服完丧之后,明凌就又娶了一个女人进门,那个女人叫杨氏,明凌愧对肖玲,也不敢直视和肖玲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明青娥,杨氏又在一旁扇风点火,于是可怜的明青娥就跟一个自己根本没见过面的人结了婚。后来啊,明凌对杨氏越发不好,这杨氏据说是个巫女,她诅咒明家人永远不能出人头地,明凌一冲动,就吧杨氏杀了。后来啊,杨氏变为了厉鬼来复仇,她不但诅咒了明家,还诅咒了梧仁镇,凡是踏进梧仁镇超过一周的人都得死!还好姑娘你出来的早啊!”车夫发出了一声感叹,随即看向那少女,少女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微笑一直挂在嘴边,她笑了两声,应到:“是啊,还好我出来的早呢。”

  趴在少女怀里的猫发出了一声懒洋洋的猫叫。车夫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那渐行渐远的梧仁镇,又看了看少女,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总觉的这少女和这他从小就知道的传说有着什么说不清,道不明,但却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很快,车夫就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怎么可能,那个时候,别说这个看起来比他小的少女了,他自己都还连个形都没有。

  就在这时,那车夫突然看见了前方,好像有一个女人静静的站在那,撞到人可不是什么好事,车夫连忙拉紧了缰绳,马发出了一声长嘶,少女转头:“怎么了?”车夫使劲的眨眨眼,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啊,姑娘,你也看到了吧,刚刚那里,有一个人啊!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的样子!”少女勾了勾嘴角,双眼弯弯:“没有啊,我什么也么看见,大哥你看错了吧。”

  没有人会知道,杨珵对肖玲的一往情深,没有人会知道,明青娥根本没出嫁,而是死在了高高的宅院之中,没有人知道,肖玲是被害的,没有人会知道,杨珵优雅的走过了她的一生,也没有人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位少女一手造成的。世人不知道的东西有很多。

  在马车旁边飞过了一只蝴蝶,带着阵阵幽香。

  有时候,事情的真相其实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在人们眼中,是什么样子的罢了。

  “诶对了,姑娘你要去哪?”

  “往远方走吧,会到的。”

  “那,姑娘,你贵姓?”

  “免贵姓苏。”

  少女眉眼弯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