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怪物乐园 千娇百媚 终结者 李强 老刘的小卖部 燃情都市(康捷许剑) 只有
 陌上春花 大话西游  脸红的故事 小狂 漂亮人妇
首页 > 资讯

第七回 风雨之夜

发布时间:2020-09-16 09:20:46

问题的。”毕竟,会突然发生什么其他的事可就不明白了。暮在心里补了一句。房间里一片静寂,不明白房间里的人各自都心里想什么,但是有一点儿,她们的目光统统完全凝固在了那枚红色的珠子上。  杨珵松了口气,或许是太过很紧张的原因吧,她忽视了苏萦纡的话中有话。苏杨珵松了一口气,也许是太过紧张的原因吧,她忽略了苏萦纡的话中有话。苏萦纡暼了一眼杨珵,看着杨珵稍微放松的表情,她不禁冷笑了一声,便不再看杨珵,转而去望向了那冷面少女。随着珠子进入了瓷瓶,那少女长吁一声,看向了苏萦纡,苏萦纡也毫不吝啬的对着少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看见她的笑容,少女的脸颊爬上了红云,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少女纤纤十指在空中一划,随着一阵青烟飘过,少女便不见了踪影。苏萦纡抚摸着怀着的暮,拾起那水中的镜子,笑了笑随即向杨珵看去:“好了,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有了,我们走吧。”。

>>>《旅途旅人》章节目录<<<

《第七回 风雨之夜》精选

  明青娥的脸色越发苍白了起来,汗水使她的头发贴在了脸上。杨珵望了一眼明青娥,看着这张和那人如此相似的脸,她不禁担心起来:“苏姑娘,把那个东西取出来,会发生什么吗?”话音落下,杨珵咽了咽口水,似乎是想把那颗悬着的心给咽下去。而苏萦纡正神情专注地看着镜子上少女的动作。听杨珵此番言论,她回过头去看着杨珵,那脸上的笑容令杨珵觉得背脊一凉。苏萦纡凝视了杨珵一会儿,才幽幽的开口道:“你放心吧,她的性命不会有问题的。”当然,会发生什么其他的事可就不知道了。暮在心里补了一句。房间里一片寂静,不知道房间里的人各自都想着什么,不过有一点,她们的目光全都凝固在了那枚红色的珠子上。

  杨珵松了一口气,也许是太过紧张的原因吧,她忽略了苏萦纡的话中有话。苏萦纡暼了一眼杨珵,看着杨珵稍微放松的表情,她不禁冷笑了一声,便不再看杨珵,转而去望向了那冷面少女。随着珠子进入了瓷瓶,那少女长吁一声,看向了苏萦纡,苏萦纡也毫不吝啬的对着少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看见她的笑容,少女的脸颊爬上了红云,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少女纤纤十指在空中一划,随着一阵青烟飘过,少女便不见了踪影。苏萦纡抚摸着怀着的暮,拾起那水中的镜子,笑了笑随即向杨珵看去:“好了,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有了,我们走吧。”

  苏萦纡和杨珵回到了最开始的房间,而明青娥则被杨珵安置在了她的床上,看着明青娥的面庞,逐渐和记忆中的那张笑颜重合,杨珵使劲摇了摇头,把那人的脸从脑海中甩出,眼神坚定了几分:“小姐,我会帮你报仇的,一定,你等着我。”随即对着苏萦纡点了点头。苏萦纡看着杨珵,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回了一个微笑。

  窗外滴滴答答下起了绵绵细雨,这是风雨欲来的前兆?还是即将黎明的尾声?谁又知道呢。

  两人的脚步落在了一个又一个坑坑洼洼的水塘里,溅起了一道道漂亮的水花。走入那如迷宫般的长廊,苏萦纡紧紧地跟在杨珵身后,手中握着那只精致的青花瓷瓶。这一前一后,不久便停下了她们急促的步伐,停在了一扇木门之前。“苏姑娘,这就到了。这是明凌的房间。姑娘,算我求求你了,一定要为我家小姐报仇啊!”杨珵望着苏萦纡,一双眼眸,美丽而又饱含迫切。暮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多,它望了苏萦纡一眼,见苏萦纡未理杨珵,径直推开木门,便低下头,静静地趴在苏萦纡怀着,它知道,该自己开口的时间,还远远没到。

  苏萦纡推开木门的那一刹那,一股扑面而来的阴风,令杨珵不禁打了个哆嗦,虽然如今正值风雨多骤的季节,但那会这么冷?苏萦纡则毫不在意地走进了那间诡异的屋子。杨珵看苏萦纡走进去都没事,自己便也跟了进去。走到了里屋,这里屋的阴气可谓是最重的,一片大雾如轻纱般笼罩着这间屋子。苏萦纡拨开了重重迷雾,杨珵静静地看着苏萦纡,也无动作,就是立在一旁。那迷雾背后有床,其上有一人,那人不是别人,其正是这大大宅院的主人,那个被恨透了的人——明凌!看到那人的一瞬,杨珵露出了惊愕,这,这是她所认识的那人吗?床上那人,骨瘦嶙峋,双颊深深凹了进去,嘴唇毫无血色,但和平常一样依旧抿成一条直线,眼睛凸出,没有一点精气神,像一只可笑的青蛙。那人看见苏萦纡的到来,眼神渐渐变得惊恐起来,嘴里念念叨叨着什么,不一会儿又歇斯底里起来:“啊啊啊,你们要联合起来害我对不对,只有玲儿才是爱着我的啊!!你们都是敌人,敌人!”杨珵看见此番此景,皱了皱眉,望向苏萦纡:“苏姑娘,他这是怎么了。”苏萦纡笑了笑,可惜杨珵并看不见。苏萦纡没有回答她的疑惑,而是从怀中把那面镜子拿了出来,放在看明凌的跟前,食指中指并拢,放到唇边,樱唇轻启,口中开始念念有词。随着苏萦纡的念决,那镜子的表面开始波涛汹涌起来,水花渐渐升高,慢慢有了人形后便“哗”的一声退下,又是那名冷面少女。少女手指抬高,指向了明凌,少女这一指不要紧,可从那明凌的怀中却飞出了另一面镜子!

  你们,还记得汶水之镜吗?那镜子停在了少女的面前,从镜面中吹出一阵黑风,那风渐渐席卷了原本该清澈的汶水之镜,破风而出的,是一位少年!那少年的面容竟和那冷面少女如出一辙,仿佛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不过这两者有所不同的是,少女的脸色寒若冰霜,而那少年却笑得灿烂阳光,不知这表情到底和谁比较像。少年停在了少女面前,对着少女微微一笑,而那少女却冷哼了一声,不予理会。少年没有说话,露出了一个委屈的神情,随即又向着少女身后不远处的苏萦纡笑了笑,苏萦纡对着少年点点头。杨珵则全程一脸惊讶,我的妈呀,从镜子里出来个人!少年冷冷地瞄杨珵一眼,杨珵又打了个寒颤。少女拉了拉少年,少年笑笑,反手握住了少女的手,少女的耳尖微红,暮看不下去了,恶狠狠地喵了一声,仿佛在说秀分快。

  少年看了一眼气鼓鼓的暮,又用余光扫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杨珵,杨珵不经打了个寒颤,今天真冷啊,哈哈。他的眼神暗了暗,退回少女的身边,少女有些担心的望了少年一眼,少年摇了摇头,表示没关系。“开!苏萦纡看所有然都停止了动作,高声喝道。少年牵起少女的手,随着两人的动作,那两面汶水之镜逐渐重合,“其面曰汶水镜兮,请开通泉之路,令彼世之物来,使斯世之物昔,破!”少年少女的声音重合,异口同声的喊出那句话,随之其话音落下,那汶水之境中刮出一阵狂风,前面的那面逐渐浑浊,其后的那面逐渐清晰。

  那狂风刮起的,是杨珵一颗久久悬着的心。

  “咔哒”一声清脆的破裂之声,浑浊的那面镜子碎裂而开,掉落在地,应声而倒的,还有那冷面少女。少年却连看都不看一眼少女,双手撑着前方,那越发清晰的镜面中突然浮现出一张微笑的脸,那是一张青年的脸,惨白惨白的面庞令杨珵忍不住又背脊一凉,今天天气真冷啊,哈哈。杨珵默默往后退了一步。“哎呀呀,是什么事令苏大小姐那么闹心啊,说来让小神高兴高兴。”那青年调侃道,仿佛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苏萦纡眼睛眯成了月牙状:“只是好久不见大神,小女子甚是想念罢了。还请大神出来一叙,您不介意在镜子里呆着,可我家汶水可受不了大神您的威压啊。”青年挑挑眉,狭长的丹凤眼露出了一丝狐狸的妩媚与狡猾。“好了好了,我出来便是,我知道你心疼你家汶水。”青年轻笑着,从镜子中探出一个头来,他一头墨黑的青丝倾泻而下,青年的面容也很精致,高挺的鼻梁,薄如蝉翼的唇瓣上挂着微笑。不久,青年整个身子都从那镜子中出来了,那青年一袭白衣翩翩,衣服玉树临风的俊俏模样。青年摇着手中的扇子,望着苏萦纡。

  少年一看这位大爷总算愿意出来了,连忙对着苏萦纡点了点头,去把少女扶起,镜子碎片拾起,退到一旁。“好吧,苏大小姐找我来,到底怎么回事?”青年的脸色凝重了几分。苏萦纡没有回话,只是默默从怀中掏出了一只青花瓷瓶。青年看到瓶子后瞳孔猛地一缩:“这,这是,”“这是魂魄之灵,你是阴差吧,帮我做个事,你应该知道,这样纯粹的魂魄之灵对你来说有多重要,对你家那位来说,”苏萦纡顿了顿,笑容无比灿烂的继续道:“更重要吧。”“我帮你!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青年猛地抢过那瓷瓶,苏萦纡看着青年不同于往常的激动只觉得有些好笑。“什么都愿意这种话,还是不要乱说的好。”苏萦纡玩着自己乌黑的长发,漫不经心的喃喃道,不知是说给青年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说吧,要我帮什么?”那青年并没有听见苏萦纡的轻声的低语,直接开口问道。苏萦纡摇了摇头,长叹一声:“我,要你把这个男人的魂魄勾走。”青年的眼神在听见苏萦纡的话后瞬间暗淡下来:“这,这可不好办,你要知道,这男人的阳寿还剩30多年。。”苏萦纡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了一条缝,暮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往后闪开了一点。“哦,可是这魂魄之灵,”话语尾音上挑,青年听见这话忙答应道:“帮,我一定帮!”说完,青年转过头看来一眼躺在木床上喃喃自语的老男人。

  我的压力好大嘤嘤嘤。

  那时候,青年如此想着。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