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老刘的小卖部 燃情都市(康捷许剑) 只有  陌上春花 大话西游 
脸红的故事 小狂 漂亮人妇  我的尤物嫂子 猴神大叔 武大郎
首页 > 资讯

第十四章 锦衣怎可夜行

发布时间:2020-09-16 06:05:48

“呵呵,一个半路出家的小毛孩子,也的吧抢我们的灵漩?”“那个废物阿苦也是,不心里想如何修佛,每天只做这些出钱出力不献媚的事情!”“也不明白这方姓小儿什么来头,竟然也可以半途入谷……”“什么来头不明白道,但他而已被阿苦直接领取了乌山谷来的,并且离开了小石

>>>《九天》章节目录<<<

《第十四章 锦衣怎可夜行》精选

“呵呵,一个半路出家的小毛孩子,也想来抢我们的灵漩?”“那个废物阿苦也是,不想着如何修行,每日只做这些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也不知这方姓小儿什么来头,居然可以中途入谷……”“什么来头不知道,但他只是被阿苦直接领到了乌山谷来的,而且留在了小石桥这片灵漩最少的地方,说明也没什么根脚,入门月余,并无门中师兄长辈过来看他,终日只是与阿苦厮混,想必在这门中也没什么关系……”“吓,说到底,真要有门路,怕是直接进了青溪谷,何必来这里苦熬?”眼见得阿苦师兄和那名唤方贵的新人弟子拉拉扯扯向着山北而去,这周围盘坐在灵漩中的弟子之中也响起了几声冷嘲,不过很快便已经掀过,仍是各自修行。对他们来说,这等小事,倒不至于放在心上,在这乌山谷呆够了三年之后,便是命运抉择之时,或是进入红叶谷,更进一步,或是被迫离山,命好些的还可以替仙门打理一下周围的生意,命运不好的便只能自谋出路,凭着些许浅薄的修为根基去为人卖命效力。到了这一步,修行之路多半断了,没有了仙门环境,想提升修为太难了。所以,他们眼里盯着的也只有有助于自己修行的灵漩,对小小年纪,中途入门的方贵,还有已经不知在乌山谷呆了多久,整天无所事事,替诸位执事跑腿的阿苦都不感兴趣。想让自己让出灵漩来,做梦!那两人想必也是认清了这一点,才去别的地方碰运气了…………不过让这些乌山谷弟子们没有想到的是,才过去了不到半个时辰,便见远处山道之上,又有一高一矮两个人形溜哒了回来,背后还背着筐的正是阿苦,前面抓着一把酸枣,一颗一颗往嘴里丢的却正是那个半道入门的小毛猴,两个人居然又转回到了这边区域来了。“难不成是从别的地方又碰了钉子回来?”这些占住了灵漩修行的弟子皆有些警惕又厌恶的看向了他们,用眼神告诉他们,千万不要再过来跟我说话,任是你说破天去,我也不会将这灵漩让出来给不相关的人……尤其是那粗眉毛的梁通师兄,更是冷冷的瞥了那正朝着这个方向走来的人影一眼,旋及双目低垂,从怀里摸出了一颗乳白色的瓷瓶,小心翼翼的倒出了一颗丹药,微微犹豫了一下,才狠心填进了嘴里,然后长吁一口气,准备继续施展炼息诀,引导更多的灵气入体。他如今已经到了练气二层边缘,正是突破之际,这一颗补气丹,乃是极为珍贵之物,他已留了很久,如今狠心吞服下去,便是要借了这丹药之力,一鼓作气,突破练气三层!“哗啦啦……”“哗啦啦……”也就在一众弟子各有心思,都懒得去看那两个转了回来的人时,忽然轻轻的瓷器碰撞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有正在旁边等着自己的同伴离开灵漩位置好让自己进去修行的人皱着眉头看了过去,刚想说些什么,忽然目光便落在了阿苦背后的大筐上,整个人如见了鬼。“我的天……”随着第一个人被引去了目光,如遭雷击,接着是第二个。旋及是第三个、第四个……被周围人的异常反应所惊动,场间众弟子很快都看向了阿苦背后的大筐。然后他们便一个个的,都露出了见鬼一般的表情。声音传来的地方,正是阿苦身后的大筐,就是他平时用来割草然后去喂猪的大筐。只是如今那筐里没有草,只有一瓶一瓶塞得满满当当的补气丹,随着阿苦在山路间走动,大筐微微晃动,里面的一瓶瓶丹药便跟着“哗啦啦”、“哗啦啦”的响,声音,好听极了……“那……那可是补气丹啊!”终于有一个弟子忍不住,失声叫了出来。一众乌山谷弟子的眼神,在这时候变得简直古怪至极。尤其是那刚刚才将珍宝一般的补气丹吞了下去的梁师兄,更是险些道心不稳。身为乌山谷弟子,没有不知道补气丹重要性的。这等丹药,本来就是为了方便养息境修士将养灵息之用的,炼制之时需得准备数种珍贵灵草,择一灵气充沛之地,再由丹师一步一步,小心炼制,炼成之后,内蕴充沛灵气,每服一颗,都要比在最好的灵漩之内盘坐十天半个月吞吐的灵气还要多,还要精纯……补气丹用处极大,谁人都知道。可是这丹药也贵啊!一颗补气丹,便需要三两金子,便是算作灵币,那也得一枚灵币才换得一颗。所以普通仙门弟子,虽然也都会买一些补气丹,但往往是在修行到了关键时候,需要冲刺之时才会服用,又或是留在身上,当自己遇到了危险需要快速恢复法力时服用……谁见过一筐一筐的买补气丹的?你既然可以一口气买一筐补气丹,那还来抢什么灵漩啊?慢着……有人反应了过来,看着一脸苦相背着满满一筐补气丹跟在后面的阿苦,再看看走在了前面趾高气扬吃着酸枣的方贵,他们两人从山坡上下来,便从众人之间穿过,好像也没有什么停留的意思,就直接跨过了小溪,朝着山谷里面走去了,忽然有人明白了什么…………难道这厮就是为了告诉自己这些人他不需要灵漩才专门走这里走的吗?……你图啥呀?…………“那个……方贵师弟……”却说阿苦师兄愁眉苦脸的跟着得意洋洋的方贵从那一群乌山谷弟子之间穿了过来,只感觉无数道利剑一般的目光将自己扎的像个刺猬一般,好容易走远了,渐渐感觉不到背后芒刺一样的眼神,他也感觉快虚脱了一般,苦笑道:“你……为什么要一次买这么多丹药啊?”刚才他帮方贵借灵漩碰了钉子,便听见方贵问他哪里可以买到补气丹,只说借不着灵漩,那先买些丹药顶着也行,对于乌山院弟子来说,买几颗补气丹倒是小事,阿苦便将方贵带去了银瀑崖那边的丹坊里面去,但谁能想到,方贵居然气吞山河,一口气买了这么多?“因为我有钱……”方贵笑嘻嘻的,仿佛自己刚做了什么扬眉吐气的事一般。阿苦脑袋晕淘淘的,过了一会才苦笑道:“那为何偏要让他们看到啊……”方贵嘻嘻一笑,道:“因为我得让他们知道我有钱!”这话说起来,当真是理直气壮。他也是直到这一次去了仙门的丹坊,才意料到自己居然这么有钱。当初那甲公子将身边某个侍卫身上的囊袋直接扔给了自己,里面都是一些紫晶一样的东西,一共三十二块,方贵本来还以为那就是朱瞎子提起过的灵币,可到了丹坊让人一瞧才知道,那居然不是灵币,而是比灵币还要贵重的灵石,而且是品质上等的紫灵石…………换成灵币,一颗紫灵石便抵得一百枚灵币!这简直就是暴富了好么?整个牛头村的穷酸加起来有没有自己有钱?呵,那帮穷鬼!一了解到自己所拥有的这份钱财,方贵简直感觉补气丹跟路边石子一样了好么?尤其是刚才那群占了灵漩的人那提防的眼神,更是让方贵想起了之前在牛头村遭白眼的日子,便将他们当作了牛头村的那帮子穷酸,干脆就一口气买了一百颗补气丹,往阿苦师兄的背篓里一放,故意从这些人眼前晃了过来,也算是补偿在牛头村里错过的威风了吧!“阿苦师兄,你是好人,来,拿着,别跟我客气!”像个得胜将军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小楼,方贵大咧咧的往竹椅上一坐,随手从筐里抓了一把补气丹往阿苦手里塞,倒是阿苦愁眉苦脸的,望着自己手里的丹药,不知该不该收。不过到底阿苦也不是那等虚头巴脑的人,还是将补气丹揣进了怀里,然后看着抱了整整一筐补气丹得意的方贵,道:“方贵师弟啊,虽然前期养息,灵气越精纯越浓厚越好,且这补气丹里面蕴含的灵气确实远远强于天地之间的灵气,不过丹药毕竟是丹药,还是有几分药性在里面,你借丹药之力修炼没什么,但若是全凭了丹药来修行,还是有些不妥……”“是药三分毒,我们村的野郎中拐子吴早就跟我说过啦!”方贵满不在乎的回答,然后笑嘻嘻的看着阿苦师兄,道:“回头师兄你再帮我往外递个话儿呗,我方贵大爷丹药多的吃不完,有心想和同门师兄弟分享一下,又没啥朋友,不知道外面那些个灵漩里面,有哪个是灵气最充沛最好的,我一颗丹药换上三天时间,成不?”阿苦听了微微一怔,苦着脸道:“那这小石桥周围的灵漩随你挑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