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49嫁妆

发布时间:2021-10-14 07:05:38

债主?陈家的总管第一时间就会觉得是有人在滋事,可出仔细一看见梁瑟瑟就会觉得是这个蠢货都跑了竟然还回去?可再仔细一看边上那个瞧着就又富贵荣华又有钱的人的人又有些不确认了。这是少爷的妾室跑回去接着盅惑世家小姐来也才?真的是他除了这个再想不出别的来了,要不然没道理解这是少爷的妾室跑出去然后蛊惑世家小姐来出头?。

>>>《我捡了男频金手指》章节目录<<<

《49嫁妆》精选

债主?

陈家的管事第一时间就觉得是有人在闹事,可出来一看到梁瑟瑟就觉得是这个蠢货都跑了居然还回来?

可再一看边上那个瞧着就又富贵又有钱的人又有些不确定了。

这是少爷的妾室跑出去然后蛊惑世家小姐来出头?

实在是他除了这个再想不出别的来了,不然没道理解释这人消失了一日之后突然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剧情。

不过不管怎么样,今日府中有贵客,可容不得这些人在这里闹事。当下就冲边上的人挥了挥手:“好啊!偷了东西逃跑就算了,这会儿居然还敢回来!把她给我抓起来,报官。”

说的那叫一个正气凛然、有凭有据!

梁瑟瑟吓得脚软,眼见着那下仆过来,就见夏老板轻轻的笑了下,也就抬了抬手,那两人就僵在了原地,脸上还带着一股莫名的神情。

夏老板果然、果然不是一般人。

那管事的也觉出不对来了,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娇娇俏俏的小娘子,居然有这么一手功夫在,当下便说:“小娘子可莫要受了这贼人的蒙骗,她可是…………”

“可是什么?”姜懿笑着说:“本来还心有疑虑,听你这么说来,我瞧着这陈府从上到下的确是烂透了,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侄孙女儿是来你陈府上做下人的?”

管事的心下惊骇!这是梁姨娘的家人?现实两国交恶,人怎么可能来这边?不对!!侄孙女?

管事紧张的情绪顿时放松了下来:“小娘子莫要说笑,这…………侄孙女~哈哈~”

话音未落,眼前那女子连带着梁瑟瑟的身影陡然消失了去,他发现自个儿突然便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了,只能听到那女子清脆的声音:“我自幼拜入天机城,自是容颜永驻,今日我侄孙女受了委屈,怎的,你陈府贪墨嫁妆,我还讨要不得?”

女儿村、方寸山、天机城!姜懿默默的比了个‘耶’,马甲三重!

其实她也不是先入为主相信梁瑟瑟,本来还是想要再认证一下事情的真相的,但系统突然蹦出来的支线任务倒是给她免去了这个流程。

-支线任务:让梁瑟瑟母子团圆。

-奖励:随机。

其实这个任务可以有多重路线去完成,母子团圆嘛,又没有说要保证他们的生活状态,也没有说要在哪里团聚,其实做起来很容易。

但是这种事情呢,她是不愿意只做一半的,只做一半的话,母子两人之后的生活到底会怎么样,谁也说不定。

说不定又被人直接关起来了呢?所以她决定把这件事情做得美满一点,这才给自己加上了一个姑祖母的身份来,好顺便给人出气。

“走吧。”

“哎。”梁瑟瑟也急忙跟上。

不过此时不能动弹的管事却是心下惊骇!!

他从未曾听说过什么天机城,但往那江湖门派或者隐士仙门上去想总是没有错的吧?

再者,自己现在动弹不得,不就是最好的例证吗?

他想再说些什么,可那人却是径自离开了,他背对着府门,也不知道人是往哪儿去了。

…………

而姜懿这边可是不需要带路的,在问了梁瑟瑟他那骗婚的人叫做陈铭之后就打开地图寻找了起来。

这又是在外院,哪怕有人瞧见了觉得疑惑,但是因为姜懿的打扮,实在是一副特别有钱的样子,所以也没有人拦着,只以为是那些贵人带过来的人呢。

于是两人可以说是畅通无阻的就到达了目的地,顺便也完成了两次的签到。

-签到广元府·陈府大院:恭喜获取【还魂香】x9.点燃还魂香之后,会散发奇异的香气能牵引离体魂魄回归躯体,使死者复活。使用范围有限,在使用的时候请尽量将香点在需要救助的人身旁,周边范围内的死者也有几率复活。

-签到陈府大院·明心堂:恭喜获取【紫金玉容膏】x99.小小的紫金玉容膏不仅包装精美,而且是疗伤圣药,只能外敷哦。

姜懿对于世界上居然真的有类似于让人死而复生的这种东西的存在那是相当的惊讶,不过对这两个奖励还是非常满意的。

袖子挥了挥,明心堂外面的下人们就都被点了穴道,而姜懿也领着人跨过门槛走进了明心堂。

啧啧!武力值真的是太重要了,看!让人各种有自信好吗?

而一开始还偶有惊吓的梁瑟瑟这会儿已经是麻木了,果然夏老板不仅不是一般人,还是仙人呢,跟着她还担心个什么。

不过明心堂里面的人却是吓了一跳。

除了上首略显不解的贵人,下方梁瑟瑟口中的渣男陈铭直接就站了起来:“梁瑟瑟,你…………”

口中的话一转,顾忌着贵人在此,就换了个调调:“你怎的不懂规矩?随随便便就来前院了?”

他不知道这个跑了的人怎么又回来了,是抓到了吗?可如果是抓到了,怎么没有直接把人关起来,而是让她到前院来了?

“来人,将…………”

“哈。”姜懿啧了声,直接就在一旁坐下了:“陈铭你怎么那么绿茶,居然这都能继续演的?不过喊人就不必了,他们可没空理你。”

陈铭刚刚被突然出现的梁瑟瑟给惊到了,这会儿才注意到姜懿,先是被她繁复的衣着给炫了一下,又被她说的话给弄的有点懵。绿茶?什么意思?而且不用喊人?

想到这陈铭的神情阴郁下来:“姑娘是何人,如何如此不知礼数……………”

眼看着就要开始bb,姜懿赶紧打断他:“这种无意识的话就不用说了,我今儿个是来要债的。”

陈铭看了眼上首的人,深吸一口气,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姑娘说的哪里话?我一不知姑娘是谁,二不知姑娘所说的要债时何意,三、不知姑娘如何入得我陈府之中,这…………倒是要说道说道了。”

姜懿笑着说:“陈铭你这话说的有点意思,我们也不说别的,就来说说这个债!你拿了我梁家的制盐之法,却又骗婚瑟瑟,这会儿还在这装些什么呢?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