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奥特 极品姐夫俏小姨 向往的生活 精灵次元:从天王开始 弟媳 同桌的诱惑 邪医
重生之最强女主 女老师 皇后 爱的 乡村  漫威之我是破坏神
首页 > 资讯

第十一章;书院七老之农夫。

发布时间:2020-08-02 12:41:04

短袖,胳膊粗大强有力,手上的青筋非常清晰由此可见。  手里拿着一个锄头,在他的地里,他锄了很多草,头上已是满头大汗。  不一会,锄完了杂草,又就质地疏松土地,终于等到完成4了耕作,又就了播种。他采用传统的是宽行条播方式。将种子遂愿地播入土层中,但见一行行种子村民会馆下方就是农田,李无涯来到这里。烈日当空,热浪滚滚,路旁的大树在烈日照耀下也低下了头,草丛里,石缝间,蚱蜢发出微弱而又清晰的呜鸣,仿佛在诅咒这火辣辣的太阳,委屈的发出着抗议声。。

>>>《刺汗》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书院七老之农夫。》精选

  第十一章;书院七老之农夫。

  村民会馆下方就是农田,李无涯来到这里。烈日当空,热浪滚滚,路旁的大树在烈日照耀下也低下了头,草丛里,石缝间,蚱蜢发出微弱而又清晰的呜鸣,仿佛在诅咒这火辣辣的太阳,委屈的发出着抗议声。

  不远处的地里,有一个农夫正在干活,他的头上戴着一个头巾,眉毛又长又黑,眼睛有点小,在太阳的照射下眯成了一条缝,鼻子大大的,胡子稀稀落落,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热了用它擦擦汗,身上穿着短袖,胳膊粗壮有力,手上的青筋清晰可见。

  手里拿着一个锄头,在他的地里,他锄了很多草,头上已是满头大汗。

  不一会,锄完了杂草,又开始疏松土地,终于完成了耕作,又开始了播种。他采用的是宽行条播方式。将种子成行地播入土层中,但见一行行种子均匀的插入土壤,无论是间距,深度,宽度,长度,整齐如一,整洁如画。

  一个简单的播种工作竟然被他当做是完成一幅精美的画卷,李无涯从来没有看到如此精美漂亮的农耕画面,一时竟痴了。

  “小子,别在那晒太阳了,那边有块空地,你去帮我锄草。锄完了再说。”农夫边安然自若的播种着种子边朝李无涯说道。

  “哦,好的。”李无涯回过神来,忙拿起锄头来到旁边的空地上,开始了锄草,不一会儿已是满头大汗。好不容易锄完了杂草,又听到农夫说道;“锄完草就开始松土,保持距离,注意深浅。”

  于是李无涯又颠颠的开始松土,忙乎了半天,终于松完了这块地。这时似乎农夫那边没有了动静,李无涯慢慢的走过去。只见农夫蹲在田地里,口里念念有词,又似乎是对着地里的种子在说话;“快长大吧,快长大吧!”农夫竟然是在和刚播到地里的种子说话。看那慈祥的面容,一脸憧憬和满含希望的表情。

  “它们听得到吗?”李无涯不由出口问道。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农夫答道。

  “不懂。”李无涯说道。

  “民以食为天,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播下一颗种子,就是播下一份希望,终会迎来收获的时候。”

  “恩,懂了一点。”李无涯回道。

  “真是笨蛋,真不知道宇文神医看上了你哪点,竟然将她宝贵的“太元丹”给你喝了三碗之多。一碗“太元丹”药水抵你数年功力,三碗可以增加你十年修行。还有那钓鱼的老夫子也不知为了什么,轻易不用的柳门绝学“天机一线牵”都使了出来,一但使用,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我说刚才怎么好好的大太阳天突然天色变暗了一瞬,就是为了帮你造势,帮你钓出鲟鱼。你以为传说中的中华神鱼时那么容易被钓起来的,就你那破道行。现在竟然连最基本的种田播种的道理都理解不了,是在是愚笨啊。”农夫有点气愤又似乎替宇文神医和柳公抱不平的说道。

  李无涯大骇,原来两位高人为了帮自己不遗余力,自己却还以为是自己的努力而行。真是闭步自封,人外人有,天外有天,书院路人皆为大道啊。

  想到这里,李无涯收起自己的急功之心,皆以平常心来对待。恭敬的请教道;“但请先生赐教。”

  农夫见李无涯心性宽广,态度谦恭,不由自己也苦笑道;“一念之间,一意而已。好吧,治大国若烹小鲜,至修行如行耕作。三国年间,诸葛孔明著有天下闻名的《出师表》;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耕作,播种,就是播下希望。诸葛孔明一直坚守着这个希望,终于被刘备“三顾茅庐”的诚心所打动,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帮助刘备兴复了汉室。正是因为诸葛亮守住了心中的希望,才能名垂青史。”

  农夫老者的一字一句似千钧之力,重重的敲打着李无涯的心房,苟活于乱世,躬耕于南阳!再看老者对待耕作的一丝不苟,那一片片农田,如诗如画。对待田地的种子,那份呵护的专著和敬仰的

  精神。细节决定成败,态度决定一切,这何尝不是一种修行!

  于是李无涯开始了农夫的过程。先学习耕作,锄草松土,压土,夯实,开边,下沟。烈日长空,农田野草,李无涯看似瘦小的身形在旷野里显得那么孤独却又那么坚实。

  整整一天过去了,李无涯就一直做着这简单枯燥的工作,汗流浃背,衣衫沁湿。李无涯耕作,农夫老者播种,两人一直干到接近黄昏时,老者才说;“好了,今天就到这,明天继续。”说完背起锄头在斜阳下归去。

  第二天李无涯一大早就来到农田,老者已在那忙乎。见到李无涯,老者说;“今天还是耕作,你行吗?|李无涯坚定的说道;“行”,好,那继续。老者二话不说将锄头递给他干起活来。

  第三天同样如此。到了第四天,老者看李无涯耕作已经有模有样了,李无涯全身肌肤也被晒得变成古铜色,小手上隐约结了茧,看起来这小伙子还是能吃得苦地,于是就教李无涯播种。

  先从小麦种子开始,然后是西罗米种子,最后是人参种子,播完种子后,老者说道;“这些种子就是希望,你要像对待自己一样善待它们,精心呵护,它们才能茁壮成长。”

  播种后第三天,田里的种子发芽了,看见农田里成片的小芽破苗而出,李无涯心里有一种满足的成就感。从开始学习耕作道播种已经整整七天了,李无涯终于学成了农夫技能。

  短短七天,李无涯人变黑了,身体却变壮实了,古铜色的肌肤看上去那么健壮,坚实。这时农夫老者说道;“小子,你已经学到了我的手艺,更重要的是这份心性,我送你份礼物,走我带你去挖野人参。”

  老者说道;“作为一名修行者,不光要学习各种本领和技能,还需要灵丹妙药来培元固体。宇文医师给你喝的”太元丹“是养精蓄气,我送给你老参是大补元气,主补五脏,对修行者来说是上佳的物品。人参品质有三种,如果生长在肥沃的土地上,长出来的人参体大、腿多、须厚,就只能叫做“苯体”了,是最次的品种。

  这农田种的人参只是一般“苯体”。在土层厚的地方,人参生长顺利,主根笔直,生长速度快,有效成分也相对比较少,被称为“顺体”。

  最好的野人参是生长在深山峡谷,贫瘠极其的土地上。由于生长环境非常恶劣,在这种条件下,人参的抗争性就表现得尤为突出;而且,生存的土质越差,抗争性就越明显。

  在比较贫瘠的土地上,地表下层是石块和硬黄土,主根难以下扎,只好左右横向分腿,成“人”字形。这种人参生长特别缓慢,体内水分含量少,但各类成分积累多,药用价值极高,称其为“灵体”,是人参中的上品。

  至于生长在深山野林人极罕见处,靠吸收日月之精华的百年,千年人参,那种极品是可遇不可求的。”

  老者边走边说,不一会来到一处山谷。这里林木稀疏,土地坚硬,旁边有溪谷,山上有云雾。不远处有稀稀落落的草本植物生长者。

  老者指着不远处的一处绿叶红果的小植物说道;“这是一株一年期的野人参,植株茎顶只有一叶,叶具三小叶,俗名“三花”。

  再往上是株二年生的人参,茎仍只一叶,但具5小叶,叫“巴掌”。三年生者具有二个对生的5小叶的复叶,叫“二甲子”。

  四年生者增至3个轮生复叶,叫“灯台子”,五年生者增至4个轮生复叶,叫“四匹叶”,六年生者茎顶有5个轮生复叶,叫“五匹叶”。”

  此时已来到山谷半山腰的一处偏僻地段,只见一段断崖横在面前。断崖有近十米高,断面光滑,几无可以攀上去下脚的地方。

  老者说道;“就在这断崖之上,有株几十年老参,我已做了记号,今天就把它挖出来送给你作礼物。”说完老者脚尖一点平底拔起转瞬之间人竟是平步青云一般已上到断崖之上。“能上来吗?”老者在断崖上朝李无涯问道。

  看着这十米高光滑如一的断崖,李无涯无力的摇摇头。“呵呵,老者笑道,刚才我用的这式叫”平步青云“,是从耕作当中演化而来的技艺,从大地中获得力量,从天空中获得自由。听好了;大道朝天,各走一边,心无旁忌,见异过迁。气沉丹田,双脚沉降,气行上脉,想象脱离大地飞天的自由,起!

  李无涯按照老者的指引,身体果然平底升起,但也只升了四五米左右。老者虚空一抓,已将李无涯提上断崖后说道;“你已经学习了技能,以后会慢慢提高。”

  上到断崖之上,李无涯只见一根细小的红绳拴在一个六片复叶的野人参上。老者说道;“三年前我发现这株野参,用红线拴上,一只保留到现在,今天挖出来送给你,也不枉我们师徒一场。”说完开始小心翼翼的挖起了野参。

  将近一个多时辰,老者终于挖出了一个纺锤形根须齐全手掌大小的老参。老者笑呵呵的说道;“不错,这株老参可以炮制制成三棵“极乐”药丸。这种药丸不光有起死回生之效,还能在一定时间内不受魔法邪功的伤害,是修行者极其珍贵的物品,你以后要好好珍惜使用。”

  李无涯郑重的回答道;“多谢先生教诲和赐教,在下一定铭记在心。”

  “好吧,去吧,三天后我给你制成“极乐”,现在去找你下一个师傅吧,屠夫那家伙脾气古怪,你要好自为之。”

  李无涯深深鞠躬拜谢后离开,下一个是屠夫,听说他很不好打交道,但是既然来了,就要继续完成所有的考验,李无涯暗暗发誓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