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寡妇 超神学院 假面骑士 老卫的幸福生活 奥特 极品姐夫俏小姨 向往的生活
精灵次元:从天王开始 弟媳 同桌的诱惑 邪医 重生之最强女主 女老师 皇后
首页 > 资讯

《重生:邪王冷妃》深宅大院的蠢女人

发布时间:2020-08-02 01:02:39

刘芙蓉小说名字叫作《复活:邪王冷妃》,提供更多刘芙蓉小说大结局,刘芙蓉小说结局是什么。复活邪王冷妃小说刘芙蓉摘选:刘芙蓉,乃皇帝第二次赐婚的女子,父亲是在朝四品刘渊德,也算官宦子女。 “夫人,倘若王爷明白怕好交代…

>>>《重生:邪王冷妃》章节目录<<<

《《重生:邪王冷妃》深宅大院的蠢女人》精选

刘芙蓉小说名字叫做《重生:邪王冷妃》,这里提供刘芙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邪王冷妃小说精选:芙蓉夫人闺名——刘芙蓉,乃皇帝第二次赐婚的女子,父亲是在朝四品刘渊德,也算是官宦子女。 “夫人,若是王爷知道怕不好交代。”小玉压低声音。刘芙蓉径直来到床前,冷眸冰冷注视夜魅昏迷时十分清秀的面庞。鼻间冷哼,“也不过是这样的货色,竟然坐上了正室王妃的位置。我真是不甘心,熬了这么久,反倒让别人占了便宜。”小玉眼睛一转,“夫人,不知那英夫人不是会气得跳脚?”斜睨小玉一眼,刘芙蓉嘴角牵起轻蔑的冷笑,“林素英以为自己是兵部侍郎的女儿便一…

芙蓉夫人闺名——刘芙蓉,乃皇帝第二次赐婚的女子,父亲是在朝四品刘渊德,也算是官宦子女。

“夫人,若是王爷知道怕不好交代。”小玉压低声音。

刘芙蓉径直来到床前,冷眸冰冷注视夜魅昏迷时十分清秀的面庞。鼻间冷哼,“也不过是这样的货色,竟然坐上了正室王妃的位置。我真是不甘心,熬了这么久,反倒让别人占了便宜。”

小玉眼睛一转,“夫人,不知那英夫人不是会气得跳脚?”

斜睨小玉一眼,刘芙蓉嘴角牵起轻蔑的冷笑,“林素英以为自己是兵部侍郎的女儿便一直骑在我头上,还以为王妃之位就是她的囊中之物。可笑她现在打落牙齿还得往肚里咽,真当活该。”

“夫人,咱看过了,还是走吧。若教人看见,传出去不定会是什么样子。”小玉不断的往门外张望。

“我看到这张脸就来气,真恨不能撕碎了喂狗!”刘芙蓉狠狠盯着夜魅的脸。仿佛尘世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一张毫不沾尘的脸颊上,精致五官如玉雕琢,十分惹人嫉妒。何况她这张脸,像极了某个人。某个被禁忌很久很久,整个逍遥王府都不敢轻易提起的女人!

小玉骤然回神,却见刘芙蓉突然高举手掌,狠狠朝夜魅的脸颊挥去。她还来不及尖叫,刘芙蓉的巴掌已经无情的落下。

眸子陡然睁开,冰冷的手精准狠的扣住挥来的手腕,“找死!”

刘芙蓉脸上的表情立时变得惊悚,极度恐惧的神色宛若见鬼。下一刻,只得一记厉声尖叫,刘芙蓉整个人仿若破布般被无情的丢出去,重重撞在桌沿。瞬那间,桌椅板凳悉数倾倒,小玉吓得双腿直哆嗦,视线直勾勾的望着床上缓缓坐起的女子。

慵懒的眸子缓缓睁开,却在恢复眼底光泽的瞬间,寒光毕现。夜魅深呼吸,却发现无法提起真气。扫一眼周围,竟身处在豪华至极的房间之中。尤其是自己倒卧的软榻,金丝卷绣,上等的蜀锦段子做被里衬子,在暑热将至的时候温温凉凉得极好。

只是视线在触及枕面上鸳鸯和合的大红图案时,脑子嗡的一声,仿佛有刺扎入,疼得她倒吸一口冷气。

晃了晃脑袋,伤口的疼痛让夜魅瞬间清醒。

耳边,传来刘芙蓉杀猪般的鬼哭狼嚎,“你竟然打我!竟敢打我!出手这样狠毒,我必得告诉王爷!”

小玉立时回过神,忙不迭搀住险些折断腰肢的刘芙蓉,“夫人夫人?你没事吧?”

“死丫头,没看到她要杀我吗?没事?你说我有没有事?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出事?”刘芙蓉又哭又喊,整个背部都火辣辣的疼,连五脏六腑都险些移位。

夜魅冷笑,“这是轻的。”没错,若非她有伤在身,恐怕刘芙蓉就不能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估计该是别人哭她,红颜薄命!

低眉看着全身被处理得十分妥当的伤口,白色的绷带隐隐透着血渍,即便外面穿着寝衣也能看得轻易看见。

忍着疼,夜魅下了床,“这是哪里?”

骤然看到夜魅下床,刘芙蓉吓得面色发青,抽抽了两下,也不敢再嚎。下手推了小玉一把,小玉战战兢兢的开口,“是、是逍遥王府,王妃不、不记得吗?”

“王妃?”夜魅凝眉,陡然想起云罗坠崖前说的那些话……是她取代了云罗的身份,成了逍遥王府的新王妃?心,憋得难受,有种莫名的疼。跌跌撞撞的走到门口,外头的阳光很好,随处可见富丽堂皇的回廊檐角,随时能感受到属于这里的繁华气息。

逍遥王府…。。夜魅忽然觉得可笑。不久之前,她还在绞尽心机要进入这里,要杀死这里的主人,可是现在她竟阴差阳错的成了这里的女主人。当然,前提是她的任务失败,此刻正被碧夜楼追杀。

也好,世上再没有比这里更安全的寄身场所。唯有这里,才能躲开碧夜楼的杀手,待养好伤再行离开。蓦地,她忽然凝起眸子。心底冷冷的浮起三个字:逍遥王!

不错,若借着逍遥王妃的身份留下,杀死皇帝会更容易。

身后的女人,哭哭啼啼闹得她心烦。夜魅冷然回眸,“闭嘴!”

刘芙蓉吓得一口气没过来,险些晕过去。尤其夜魅的眼神,冰冷无情,恍若利刃。身子一抖,刘芙蓉登时忘了哭。

夜魅眯起危险的眸子,骤然压低声音,“滚!”

小玉不由分说的搀起刘芙蓉,像逃命般掠过夜魅的身前,“小玉这就带夫人回房休息!”话刚说完,两人已经消失在回廊尽处。

夜魅笑得无温,高墙大院里的女人都这样蠢吗?一个个都欺软怕硬。甚至还想趁她昏迷时打几个耳光,若非她受伤,岂容她们全身而退。她不杀无辜,但人若犯我,剑必见血。她早不是昔日的苏离月,她有的是血海深仇。自身尚且无法顾全,何必在乎别人的死活?

外头的阳光暖暖的,夜魅径自坐在房外的台阶上,靠在廊柱晒太阳。也不知多久没有这样惬意的放下戒备,像个人一样活着。外头的风夹杂花香,也夹着某些细碎的脚步。

蓦地,夜魅的耳朵动了一下。一行四人,有男有女。其中一个会些功夫,只是底子太烂上不得台面。

她依旧闭着眼,嘴角噙着轻蔑的笑意。该死的女人,还敢回来。许是搬了救兵?不知死活!她可时刻记着,自己如今的身份是逍遥王府的女主人——云罗王妃。

这,如今是最好的保命符。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