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向往的生活 精灵次元:从天王开始 弟媳 同桌的诱惑 邪医 重生之最强女主 女老师
皇后 爱的 乡村  漫威之我是破坏神 住我隔壁的美妇 假爱真做
首页 > 资讯

《重生:邪王冷妃》误入王府

发布时间:2020-08-02 01:02:38

萧宿小说名字叫作《复活:邪王冷妃》,提供更多萧宿小说以及最新章节,萧宿小说在线阅读。复活邪王冷妃小说萧宿摘选:萧宿亦被不国内知名的人打晕,此刻正于新房榻上陷入昏迷着。长久一直这样,一场好好的的婚礼,反而要成了大月皇朝的笑柄。帖身侍婢…

>>>《重生:邪王冷妃》章节目录<<<

《《重生:邪王冷妃》误入王府》精选

萧宿小说名字叫做《重生:邪王冷妃》,这里提供萧宿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重生:邪王冷妃小说精选:逍遥王府人声鼎沸,宾客迎门。 世人皆知逍遥王今日奉旨成婚,迎娶戍边大将军云峰之女云罗,是为逍遥王妃。只是皇帝虽然赐婚,却与太后一道缺席,不免惹来众人猜疑。到底是争过皇储的兄弟,即便外表和睦,终归也是暗潮涌动。宁太妃(杜宁)坐在高堂上,虽说笑颜不改,风华不减的女人眼底却凝着些许不安。吉时已过,奈何新娘子迟迟不来,花轿亦是不见踪影。不仅如此,就连逍遥王萧宿亦被不知名的人打晕,此刻正于新房榻上昏迷着。长久下去,一场好好的婚礼…

逍遥王府人声鼎沸,宾客迎门。 世人皆知逍遥王今日奉旨成婚,迎娶戍边大将军云峰之女云罗,是为逍遥王妃。

只是皇帝虽然赐婚,却与太后一道缺席,不免惹来众人猜疑。

到底是争过皇储的兄弟,即便外表和睦,终归也是暗潮涌动。

宁太妃(杜宁)坐在高堂上,虽说笑颜不改,风华不减的女人眼底却凝着些许不安。吉时已过,奈何新娘子迟迟不来,花轿亦是不见踪影。不仅如此,就连逍遥王萧宿亦被不知名的人打晕,此刻正于新房榻上昏迷着。长久下去,一场好好的婚礼,反倒要成为大月皇朝的笑柄。

贴身侍婢——锦园,着急忙慌的从外头走来,凑在宁太妃耳边低语,“太妃不好了,轿子被劫。”

直教宁太妃换了脸色,骤然低喝,“什么?无论如何要保住云罗。快去!”

一时间,逍遥王府乱作一团。

悬崖之巅,风声萧瑟。待逍遥王府的人赶到时,但见满目断肢残臂,满目嫣红刺眼。鲜血之厚重,几乎没过鞋面,浓郁的血腥味,教人腹中作呕,几乎难以忍受。所幸在血泊中,残存着浑身是伤的新娘。一身血色嫁衣死死握于手中,面如死灰,气若游丝。

婚礼险些变成丧礼,连新娘子也是被抬着进逍遥王府的,可想而知,消息第一时间就传回了皇宫内院。所幸,云罗随父亲云峰生长于边境,朝廷内外无人识得云罗真人。

因为二月二将近,皇帝和太后避讳血腥,只是派人探视,并未亲自前来。

时值边境有乱民叛动,皇帝下暗旨,对外封锁消息。短时间内不敢将消息传递给云峰大将军,此事便就此告一段落。

“爷?”

一声声呼唤,笔直灌入耳朵里。模模糊糊里,他看到自己的随从哭得眼泪汪汪的模样。晃了晃沉重的脑袋,脖颈上酸痛不减。

该死!

他记得昏厥之前,那女人危险的眸子。好吧,果然是奇耻大辱,算起来他不但被一个女人强上,在利用完他的身子之后,她竟然还敢暗算他。

女人,你等着,最好别落在我手里。否则,这笔账我一定跟你好好算算。

“爷?”又是一声哽咽。

他终于从自己的记忆里跳出来,骤然发觉身在富丽堂皇的房间内。顿时惊住,“这是哪里?”

“爷,你可算醒了,吓死砚台了。爷,这是逍遥王府,您的家啊!”砚台哭哭啼啼,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

嗖的一声坐起身子,果然是逍遥王府不错。糟糕,他怎么又回来了?不错,他是逍遥王——萧宿。一把掐住砚台的胳膊,萧宿低声怒吼,“我怎么回来了?”

砚台先是一怔,随即瞪大眸子,“爷,我们在路上遇袭。你突然不见,砚台遍寻不到,只好回王府搬救兵。这才在密林深处找到您,谁知您竟然光溜溜的躺……咱们只好将爷抬回王府。”

萧宿咽了咽口水,脑海里不断浮现夜魅姣好的身段。那灼热的温度,细腻柔滑的肌肤触感,如今还在指尖徘徊。

她的身子很软,萧宿骤然想起书上说的那四个字:柔弱无骨。

想来便是她这样子。

眸色一怔,该死,他在想什么?眼前最要紧的还不是这件事,而是明日的……扫一眼满堂红绸,大红喜字贴满窗户,萧宿眼睛都绿了,“砚台,今儿个是什么日子?”

“爷,今儿个您成亲啊!”砚台知道他的意思。

萧宿慌忙穿了衣服,“走!”

房门陡然打开,一个沉冷的声音由外及近,“你还要走去哪?”

音落,萧宿的眼睛眨了一下,僵在当场。砚台偷偷抬眼看他,却见萧宿迷人的唇角,止不住微微抽搐。

两排宫灯齐刷刷自门外进来,一名贵妇面无表情的踏入房内,眉目间尽是算计与冰冷。锦衣在身,珠翠在鬓,每走一步都发出清脆的碰撞之音。

萧宿眼底的光黯了一下,容色无温,“母妃。”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妃?”她是高高在上的宁太妃,虽是年逾四十,倒是风韵犹存。一举一动间,尽显皇家风范,丝毫不输当朝太后。

萧宿不说话,只是略略别过头,敛尽面上表情。

宁太妃愠怒,“说话!”

“母妃一人说话足矣,儿臣何必多言?”萧宿的眼底如寒潭深渊,冰冷至极点。

“你!”宁太妃冷然,“你这个逆子!今日是你成亲的好日子,你却敢违抗皇命!宿儿,你可知外头发生了何事?”

斜睨宁太妃一眼,萧宿不紧不慢的坐到凳子上,顾自倾茶顾自饮,“奉旨成婚,是母妃的意思,还是皇兄的意思?”

“放肆!”宁太妃冷喝,“你不要命了?!”

语罢急速转身,却在门口站定,也不转身,“你该知道,太后与皇帝早已视你为眼中钉。这次赐婚戍边大将军云峰之女云罗,实则是为了斩断逍遥王府与朝廷大臣的任何勾连。子限,母妃虽不愿意,但皇命如山,由不得你我。若是当初……”

最终,宁太妃没有说完,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轻叹一声,宁太妃幽然,“皇家花轿被劫,云罗命在旦夕。我便明日回念慈庵祈福,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语罢,头也不回的离去。

“爷?”砚台定定的望着萧宿黑沉的面孔,慎慎的唤了句。

“嘭”的一声,手中的杯子被生生捏碎,萧宿的表情冰冷至极,深邃而黝黑的眸子迸射出惊人的寒光,却是不怒而威教人不敢靠近。他岂会不知,当今皇帝笑里藏刀,当今太后是个绵里针,一个个都恨不能将他除之而后快。

当年若不是传位圣旨不翼而飞,凭着先帝对萧宿的宠爱,这个皇位绝然轮不到太子。自然,这也是大月皇朝乃至整个朝廷内外,最大的未解之谜。

门外的大红灯笼被风吹得摇摇晃晃,刺得他眼睛疼。这已是第三次赐婚!果真是没完没了,皇帝已经等不及要在他身边按几个探子,不知道这次会不会有新花样?新王妃,云罗!他忽然想看看,这次该是怎样的角色。

摈退所有人,剑眉微扬,萧宿的双眸直勾勾盯着床榻上面色惨白的夜魅。锐利的眼底除了教人难以置信的诧异,还有对夜魅的无尽疑窦。再相逢,他万没料到,当日与自己林中缠绵的陌生女子,竟是如今的逍遥王妃。

只是,她真的是云罗吗?

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的秘密,如雾似幻,教人无法看清。貌似,她不是皇帝派来的。

伸手捏起冷毛巾,举止生涩的敷在夜魅额头,这是萧宿第一次学会照顾人,还是个女人。仿佛夜魅身上有种不知名的力量,有种让人畏惧又不舍的眷恋。脑海里不断盘旋着林子里的场景,那样的春意盎然,那样的柔若无骨。

上一章:很抱歉没有了 目录 下一章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