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寡妇 超神学院 假面骑士 老卫的幸福生活 奥特 极品姐夫俏小姨 向往的生活
精灵次元:从天王开始 弟媳 同桌的诱惑 邪医 重生之最强女主 女老师 皇后
首页 > 资讯

第八话、虐杀与调戏

发布时间:2020-08-01 19:21:04

!上次在厕所里让你们吓的够戗,裤子差点儿儿都湿了!这回老子可逮着机会了!”楚寒再一次检查并着自己手中的兵器,用随身的胶带在把手处缠了几圈,防止出现轮胎打滑。  实际上他简言之的兵器也不是别的,是园丁修剪树枝的长杆。只但是这长杆做的很结实抗造,全部金属打造出可现如今机会来了,眼前的不再是人,而是丧尸。再加上偶然之间获得的趁手兵器,这让楚寒顿时信心倍增,心底里深藏的英雄情结一下窜将出来。他也不顾沈月绫的劝阻,便兴冲冲的跑过去,要找那两个穿“迷彩服”的丧尸单练。。

>>>《丧尸末日之屌丝逆袭》章节目录<<<

《第八话、虐杀与调戏》精选

  第八话、虐杀与调戏

  小时候楚寒没少听评书单口,尤其喜欢那种单人独骑纵马横枪的豪迈感觉。只不过他也就只有干听YY的份儿,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有哪个好好的大活人能让他捅着玩儿的。

  可现如今机会来了,眼前的不再是人,而是丧尸。再加上偶然之间获得的趁手兵器,这让楚寒顿时信心倍增,心底里深藏的英雄情结一下窜将出来。他也不顾沈月绫的劝阻,便兴冲冲的跑过去,要找那两个穿“迷彩服”的丧尸单练。

  “娘的!刚才在厕所里让你们吓的够呛,裤子差点儿都湿了!这回老子可逮着机会了!”楚寒再一次检查着自己手中的兵器,并用随身的胶带在把手处缠了几圈,防止打滑。

  其实他所谓的兵器不是别的,就是园丁修剪树枝的长杆。只不过这长杆做的结实耐用,全部金属打造、内部中空,可伸可缩。并且最绝的是前段焊接的那一把修剪枝杈的大剪子,锋利无比。楚寒再看到它的第一眼就开始放光了,正好此时时间允许、计划需要,便再也按耐不住冲了过去。

  “喂!你~~~你还真去啊!可要小心呐!”沈月绫见说不动楚寒,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

  “妹子!你瞧哥哥怎么独战丧尸的吧!”楚寒话说到这儿便把长杆抄在手中,拧着眉瞪着眼,迎着那两个丧尸直冲了过去。

  两个丧尸见到食物就在眼前,哪有不扑过来的道理?此时纷纷张口流涎的走上前来,喉咙里发出低低的怪吼。

  兵器谱中有云:一寸长一寸强,一寸小一寸巧。楚寒又没练过,当时是玩儿楞的。他仗着自己武器长,根本就不把这两个慢吞吞的家伙放在眼里。见丧尸冲着自己走了,索性紧跑几步,加起速来。

  “王八羔子~~~~~吃爷爷一枪!”楚寒大骂一声,照着一个旁丧尸的脑袋就刺了过去。那丧尸离他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还没来得及接近楚寒,就被锋利的刀头刺爆了脑袋,污血噗的一下就冒了出了。那胖子丧尸立时就没了动静,跟一滩烂泥一样倒在地上。

  “哈哈!一个!”楚寒得意的叫了起来,两膀一较劲,噗的一下把长枪又拔了出来。此时他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之前那种害怕焦虑的感觉全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一种难以名状的爽快,也许那就是人类杀戮的本能吧!

  胖子丧尸应声倒地,在它旁边的那个身材高大的丧尸就扑了上来。此时楚寒看的很清楚,那高个丧尸好像穿着工装制服,带着灰色的帽子,生前可能就是这花园的园丁。

  “哥们儿!谢谢你的家伙事儿啊!为了表达我对你谢意和哀悼,就让兄弟我送你上路吧!”楚寒想到这儿便掉转枪头,斜着奔园丁丧尸的太阳穴扎了过去。可那丧尸当然不会就那么呆站着不动,它怒吼着向楚寒走了过来。楚寒一枪扎空,擦着它的后脖子扎了出去,丧尸脑后立刻开了一道血糊糊的大口子。

  “我靠!老子为了你好,就不能配合一下!”楚寒骂道,急忙抽身撤步把长枪收了回来,准备二次出手。

  “扎歪了!小心啊!”沈月绫在后面看的心惊肉跳,见楚寒失手忙大声提醒。其实她有心闭眼不去看这么血腥残暴的一幕,可担心楚寒的安危,索性躲在一颗树后面探出脑袋来观瞧。

  “我看见了!”楚寒含糊的回答一声,看准了丧尸的脑袋,卯足了气力又一次捅了过去。这一枪势大力猛,尖锐的刀锋连头后面小半截的枪杆一下刺透了丧尸的下颚,直接贯穿了丧尸的脑袋。那丧尸连反抗都没有,一下停止了动作,仰面朝天的倒了下去。

  “这…这下老实了吧!死人就该有个死人的样子!”楚寒喘着粗气笑道,此时看着地下躺着的这一胖一高的丧尸,心里感觉无比的畅快。他缓了好一会儿,这才踩着丧尸的脑袋把长枪拔了出来,刚才的一番打斗着实的消耗了他不少的气力。

  然而就在楚寒看着武器上血淋淋的痕迹,考虑是不是该清理一下时,沈月绫却一下叫了起来:“喂!你听啊!这是什么声音?”

  楚寒当时就是一惊,难不成自己估计错了?这一闹把丧尸吸引过来了?没看见附近有啊?他顾不得疲倦,三两步跑到沈月绫身边,紧握住长枪警惕的问:“你又听见了?哪还有?离我们多远?”

  沈月绫问:“什么多远啊?我问你听见这声音了没有!你仔细听听这像什么?”

  楚寒长叹一声满脸无奈的说:“妹子,咱能不显摆你这特异功能吗?是你的耳朵灵又不是我的,你都听不出来我上哪听去啊?我就问你是不是丧尸!”

  “不是丧尸!听起来嗡嗡的一直在响,而且越来越近!你别着急让我仔细听听是哪!”沈月绫秀眉紧蹙用心的听着。

  楚寒听说不是丧尸这才放下心来,他也仔细听了一会儿,竟然真的听到了沈月绫说的那种嗡嗡的动静。

  “噢~!我也听见了”楚寒一下子叫了起来,“可我怎么听着怎么这么熟啊?好像从哪听过似的,可怎么想不起来呢?”楚寒一时思维堵塞,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什么东西在震颤发出的轰鸣,十分熟悉。不但如此,而且听上去似乎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在移动着。

  “直升机?!”楚寒和沈月绫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反应过来,两个人齐刷刷的仰头向天望去。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这一抬眼正好看到那架直升机飞临上空。楚寒看的清清楚楚,上面蓝绿斑驳的画着迷彩,正是一架标准的军用直升机。

  “我说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游戏电影里经常有啊!不就是这动静吗?”楚寒一见直升机高了兴了,“这起码说明军队的开始武装干预了,相信很快就可以把丧尸控制住。没错!一定是这样!”楚寒一边眉飞色舞的胡侃一边注视着直升机飞行的轨迹,希望能从中获取到一些有用的方位信息。

  沈月绫此时更有些激动了,她索性仰着头,冲着直升机跳着脚的连连挥手大喊:“喂~!我们在这儿啊!喂~~~!”

  楚寒赶紧把她拦住:“姐姐!你乐傻了吧?咱现在躲在树林里,就你这么个喊法,嗓子喊秃噜了它也听不见啊!”

  沈月绫依旧兴奋,以为这就要脱离危险了,于是急切的说:“那咱们还等什么啊?赶紧跑出去啊!找个高一点儿的地方!”

  “哎!不行!回来!”楚寒见沈月绫说着说着就想往外跑,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手脖子,硬把她扯了回来。

  沈月绫刚迈腿没跑出两步,被楚寒猛地这么一拽,歪着身子就要摔倒。

  楚寒见状想都没想,上去就一个熊抱,直接把沈月绫搂在了怀里。

  楚寒急切的说:“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比我还冲动啊!这一看就是过路的飞机,要是搜救不早就用大喇叭开始喊话了吗?万一周围还有丧尸一定会被这直升机的噪音惊动的,你这么出去乱喊乱叫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

  沈月绫就这么倒在楚寒怀里,两只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楚寒,此时她能清楚的感觉到楚寒的鼻息。

  可楚寒确并没觉出有什么不妥,依旧说到:“现在杀掉了两个丧尸,可不代表再远一些的地方不会有啊?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找车离开。否则要是丧尸都过…..哎?”

  楚寒说着说着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了,自己的好像摸到一个圆乎乎软绵绵的东西,很有手感,这让他他不禁又轻轻的捏了一下。

  “呀~~!臭…臭流氓!”沈月绫一下从楚寒怀里挣脱出来,瞪着大眼睛愤愤的说道。

  楚寒直到这时才明白过来,他自己光顾着跟沈月绫说话了,竟然忘记了还抱着她呢。刚才只觉得触手柔软,没先到无意间竟然在沈月绫的屁股上结结实实的捏了一把。

  “完了!完了!好不容易树立的光辉形象全没了,这下想不承认自己是流氓都不行了!”楚寒心里不住的后悔。虽然他一直在嘴上占沈月绫的便宜,可始终也就是那么一说,典型的色大胆小。现在倒是实实在在占到便宜了,可沈月绫却都快被他气哭了。楚寒一时间尴尬到无以复加,干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解释的话。

  沈月绫此时脸红的都能当信号灯看了,豆大的眼泪刷拉刷拉的往下流,眼看就要放声大哭了。那心中有愤怒也有委屈还有这么点儿粉红色的说不上来的东西,女孩的感情就是这样,有时候复杂到就连她们自己都想不明白。

  楚寒急中生智,指着林子边说:“坏了!丧尸追来了!哎呦喂!四五个呢!咱们快点儿跑吧!”

  “什..什么?这么多?”沈月绫一听这话,硬生生的把眼泪又给憋了回去,下意识的往楚寒身边靠了靠,瘦弱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哎呀?这招儿灵啊!楚寒心头就是一阵窃喜,没想到自己三两句话就给糊弄过去了。

  楚寒依旧摆出一副高度警惕的样子,把手中的长枪横端过来,摆着架势护住沈月绫说:“行了,我刚才真不是故意的。现在你跟着我,咱们一路向西,快点儿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咱们下回再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