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第27章 夜探

发布时间:2021-09-23 12:44:41

沈栖住的房间在廊道的最里间,当路过此地隔壁房间的时候,他顿住了脚步。二楼总共四个房间,其他三个房间都有人,不需要打探,都也可以确认凉水湾的夏云桐就居住他的隔壁。这个姑娘……她怎么会来京城?可她好像并不想与自己说话的,沈栖已不再去想,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二楼一共四个房间,其他三个房间都有人,不用打听,都可以确定凉水湾的夏云桐就住在他的隔壁。。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章节目录<<<

《第27章 夜探》精选

沈栖住的房间在廊道的最里间,当路过隔壁房间的时候,他顿住了脚步。

二楼一共四个房间,其他三个房间都有人,不用打听,都可以确定凉水湾的夏云桐就住在他的隔壁。

这个姑娘……她怎么会来京城?

可她似乎并不想与自己说话,沈栖不再去想,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不过,只有沈栖和小侯爷知道,这房间是特殊建造的,隔音效果自然是极好的。

那日冯老爷的赏金除了一匹马还有五十两银子,他将四十两都交给了陈氏,此去京城吉凶难料,万一有事,也是偿还这具身体的恩情。

中年人其实是一个太监,叫李旺福,他是伺候过皇祖父的,父皇继位之后,对把持朝政的太监大开杀戒,他假死脱身却没离开京城,在这幽静的胡同里落了脚,专门贩卖南梁国各地的消息为生。

他也是几个月前得到消息,可还没来得及处理他,那个满怀抱负的皇太子自己倒是没了命。

何其讽刺何其悲哀!

至于孤本,那是昨夜他潜入东宫书房寻到的,可惜那里戒备森严,不过是几息的时间,也只来得及在书房将孤本拿到手。

可是,真正想要取的东西在他的寝殿……

沈栖坐下,拿出怀里的棉布包,那一摞宣纸上记载着他需要的消息,一一看过之后,眼底里的杀机浮现,四周的空气好像也被冰冻住一般。

萱儿才十五岁,几天后就要被送去北鞑国和亲,由首辅蓝玄凌带队,还有几位大臣同去,呵呵,真是一个豪华的阵容啊。

蓝玄凌这个老匹夫!!!

沈栖起身,缓步走到窗前凝望着远处隐隐的宫殿。

那是南梁国的皇宫,那里住着他的亲人。

母后病重,承恩侯府被围,妹妹要去和亲,幼弟阿哲更是凶多吉少,他那好父皇是要斩尽杀绝吗?

父皇想让蓝贵妃当皇后,想立三皇子为太子,三年前这个想法就被他察觉到,他天真的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做一个优秀的储君,为了国家社稷着想,父皇应该会打消这个念头。

虽然暗地里也在筹谋,可敌不过父皇一杯毒酒。

詹士院的官员全都被杀,他们的家人也被流放去了西北,为了不引起父皇的猜忌,他一向是不与大臣结交,可最后还是被安上了结党营私的罪名。

沈栖眼眸猩红,眼角干涩无比。

几息之后,沈栖已经恢复了平静,如今形势紧急,容不得一点闪失,今晚,他还要去东宫。

……

夜色降临,万籁俱静。

白日的时候,夏云桐买了两套布衣几尺布料和一些药材,简单的合成了几样药粉,而其中一套衣服是黑色的,布料裁剪成了围巾。

国舅府戒备森严,那蓝钰诚小心的很,出门都是前呼后拥带足了护卫。

想要接近他,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夏云桐才想着晚上去探一探。

此时恰值夜半时分,天色漆黑,月亮隐进了云层,连客栈外院养的大黄狗都乖乖的回了窝里。

夏云桐准备完毕,吹熄了灯,随后打开窗户,沿着二楼的天台小心翼翼的朝下面爬,大堂里有值夜的伙计,自然不能从大门走。

白日里早就侦查好了,也计划好了路线,所以很顺利的爬过天台下了廊柱,眼看着就要踩到地面上。

夏云桐忽然停顿了下来。

悄悄的翕动了几下鼻子,不由得眉头紧皱,不远处好像有一股淡淡的药味,一只手把住柱子,另一只手已经探进了怀里将药粉捏在了手心。

这药味不是她怀里的。

此时,沈栖就站在几步开外的廊柱后,一身黑色夜行衣让他与夜色融为一体,就连呼吸都轻不可闻。

本想迅速离去,可是偏偏就看到了一个人影从夏云桐住的房间爬下来。

看身形,正是夏云桐!

她来京城就很奇怪,如今更是深夜出行,沈栖不想节外生枝,他做事也从来不是犹犹豫豫的性子。

可他的脚步还是迟疑了一下。

却没想到对方似乎发现了他的存在,这姑娘这么警醒的吗,沈栖蹙眉,手指动了动,还是敛去了呼吸,几个闪身已经离开了廊柱。

夏云桐蓦然察觉到药味没了,她站在廊柱另一侧,随后又抬头朝着隔壁沈栖住的房间望去。

那里和其他房间一样黑漆漆的。

就是不知道沈栖那人是睡着了还是没在房间?

夏云桐的双眼已经逐渐的适应了黑暗,她朝刚才散发药味的地方看了一眼,随后就朝着国舅府的方向疾步走去。

值夜的更夫敲着梆子,嘴里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夏云桐避过更夫,沿着白天观测好的线路,贴着墙根疾步而行。

很快的,到了国舅府的后门,那里也和正大门一样挂着灯笼,不过却只有一个护卫站在门口。

夏云桐悄悄的上前,一扬手,药粉就准确的飞向了护卫。

护卫本来就在打盹,忽然只觉得一阵困倦,眼睛似乎被粘住了一样,他觉得不对劲,挣扎着要站起来,可一道疾风袭来,眼前一黑他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夏云桐愣怔了一瞬,倒下去的速度太快,好像不单纯是被药粉迷倒了,来不及去想为什么,她一闪身就进了国舅府的角门,随后轻轻的将门关好,也吹灭了门口的一盏灯笼。

隐在黑暗里的沈栖收回手里的铁栗子,看到夏云桐已经进了国舅府,他眼眸暗了暗,尽管已无干系,可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蓝钰诚心狠手辣,在父皇的纵容下,坏事做尽,为人又极是变态,府里可是养了不少的高手。

夏云桐一个姑娘家,她要干什么?

不知道蓝府就是豺狼窝吗?

……算了,看在这具身体的面子上,助她一助!

沈栖去了大门口,隐在角落里,寻着机会一把勒住一个护卫的脖子将他拖进了黑暗里。

一掌将他击昏,同样的手法处理了三个人。

等剩下的护卫察觉后,沈栖一个铁栗子打出去,正打在门口的灯笼上,灯笼落地,很快的燃烧起来。

他扔出一个瓷瓶。

瓷瓶落地,轰的一下炸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