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苏家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首页 > 资讯

第26章 系统

发布时间:2021-09-23 12:44:41

蓝贵妃的脸色变了变,垂他身侧的手轻轻的攥出来,历史上详细记载,康元二十年康元帝薨,皇太子沈栖即位,一个月后就将后来的内阁大臣蓝玄凌下了天牢,随即以通敌卖国罪满门抄斩。蓝玄凌是这具身体的父亲,而历史上的蓝蔻儿也不是皇贵妃,她娶了镇国公的世子章淮。蓝玄凌是这具身体的父亲,而历史上的蓝蔻儿不是皇贵妃,她嫁给了镇国公的世子章淮。。

>>>《穿书后我和摄政王HE了》章节目录<<<

《第26章 系统》精选

蓝贵妃的脸色变了变,垂在身侧的手微微的攥起来,历史上记载,康元三十年康元帝薨,皇太子沈栖继位,一个月后就将当时的内阁大臣蓝玄凌下了天牢,随后以通敌卖国罪满门抄斩。

蓝玄凌是这具身体的父亲,而历史上的蓝蔻儿不是皇贵妃,她嫁给了镇国公的世子章淮。

蓝家出事后,蓝蔻儿就被章淮一封休书赶出了章家。

等她穿越而来,正是要和章家仪亲之际,她自然不会重蹈覆辙,手里握着恋爱系统不去攻略那个天下最尊贵的男人,她都给穿越女丢脸。

她和沈君明一见钟情。

于是,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

也成了康元帝今生唯一最爱的女人!

想到这里,蓝贵妃的嘴角微微的翘起,如今好了,太子死了,他不会是未来的皇帝,蓝家自然也不会满门抄斩。

等得到了长生丹,她和沈君明就会长命百岁,她也会看到她的儿子登上皇位,成为九五之尊!

就在这个时候,殿门外大宫女禀报:“娘娘,大公主求见!”

思绪被打断,蓝贵妃并无不悦,她心情很好的吩咐:“让她进来吧。”

大公主是皇后陆婉晴所生,是沈栖的妹妹,今年十五岁,就要去北鞑国和亲了。

见她做什么呢,应该是想让她给皇帝求情吧。

蓝贵妃意味不明的笑了。

大公主沈萱疾步走进了宫殿,脸色憔悴眼底里带着惊惶不安。

还有一丝压抑的恨意。

明知道让她去北鞑国和亲就是蓝贵妃出的主意,而使团的大臣也是蓝贵妃的父亲,她也只能假装不知道。

太子哥哥没了,母后一病不起。她要是再离开京城,只有五岁的弟弟该怎么办?

到了跟前,沈萱恭恭敬敬的行礼,虽然蓝蔻儿是贵妃,可地位等同于皇后,又是父皇心尖上的人,沈萱不敢怠慢,她声音哽咽的道:“娘娘,萱儿求您了,如今母后病重弟弟还小,我不能去和亲。”

蓝贵妃挑了挑眉,慢悠悠的道:“北鞑国地域辽阔白山黑水,大草原一望无际,那是一个最畅快的地方了,你去和亲是带着我们南梁国的诚意,你是和平的使者,意义很重大的。”

沈萱低垂着头,不想去看蓝贵妃那张伪善的脸:“娘娘,即便非要去和亲,也不是非我不可……太子哥哥离开还不到一个月。”

蓝贵妃打断她的话,语气带着不悦:“大公主,你享受着皇家荣华富贵的生活,自然也要承担起作为公主的责任。”

沈萱强忍着泪水,低声的哀求道:“娘娘,如果非要和亲,也不是一定要现在,能缓一缓吗?等母后身体好一些。我……再离京……”

蓝贵妃开口说道:“这就是朝堂的事儿了,后宫不得干政。大公主,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沈萱抬起泪眼看着那张花容月貌的脸,心底里翻涌着无边的恨意,自从这个女人嫁进来之后,本来恩爱的父皇和母后就渐行渐远,最后几乎反目成仇!

太子哥哥是母后唯一的支撑,如今哥哥死了,母后也倒下去了。

自己不过是一个公主,却也成了她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明知道求不来可她还是怀揣着最后一线希望,此时,沈萱眼里的光一点点的灭了,她擦干眼泪站起来,低声道:“娘娘,萱儿告退。”

“去吧,趁着还在京城,与你母后好好说说话,此一去千里之遥,再回来可就难了。”

沈萱身体一僵,可还是缓缓的挺直了腰板,随后转身缓步的离开了金碧辉煌的栖凤宫。

站在大殿前,虽然阳光灿烂又灼热,可她只感觉浑身冰冷,她想,如果太子哥哥还活着,这些肯定都不会发生。

……

而此时的沈栖已经进了一家幽深的胡同。

他径直朝里走,到了尽头有一处角门,敲门声三长两短,之后,角门被打开,一个护卫打扮的人站在门里,面无表情的看着沈栖。

沈栖拱手,客气的道:“我来送你家主人要的东西。”

护卫打量了一眼沈栖,侧过身子请他进去,穿过月亮门来到一处厅堂,护卫进去禀报,不大一会,沈栖就被护卫带进了内堂。

内堂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人身形微胖面白无须,此时正用审视的目光的看着沈栖,随后抿了一口清茶,漫不经心的问道:“东西找到了?”

他的声音略微尖细,乍听起来有一丝怪异感。

沈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棉布包着的包,看形状应该是一本书,然后放在了八仙桌上。

护卫忙上前,打开外层的棉布,中年人的眼睛就变得火热起来,他小心翼翼拿起这本书,仔细的鉴定和检查了一番,这才笑着说道:“你家主人着实厉害,这样的孤本也能弄到,佩服佩服!”

随后故作不经意的道:“据说这孤本是小侯爷从他老子那里弄来的,小侯爷和皇太子要好,就将孤本送给了东宫,你家主人难不成宫里也有人?”

沈栖面色平静,声音不紧不慢:“我家主人说如果您问了不该问的,就让我转告您,上书房伺候的小德子其实还活着,我家主人手里还有他曾经亲手雕刻的玉雕……”

中年人的目光蓦然的阴鸷起来,可同时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瞬间打湿了长衫。

他死死的盯着沈栖,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

可惜的是沈栖沉稳淡定,说完这番话之后,就眼观鼻鼻观心,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是个人物啊,这人刚来的时候他就不敢小觑,如今看来,他果然没看走眼。

小德子是他在宫里的一个内线,一年前犯了事,是他将他弄了出来,如今就在庄子里躲着呢。

那也是他的干儿子。

以后要给他养老送终的。

中年人不再试探,痛快的拿出了一摞纸,拍了拍:“你家主人要的东西都在这里呢。”

沈栖将其拿起来放进了怀里。

对着中年人拱拱手,随后,转身就走。

一炷香之后,沈栖已经甩掉了身后跟着的人,进了西区的平安客栈。

这家客栈其实是他曾经设置的一个专门收集消息的据点,交给了小侯爷洛西河,可洛西河很为他的死伤心,竟然还上吊自杀?

沈栖是有些失望的。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