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海贼王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逢生

发布时间:2021-09-15 09:10:06

绝处,逢生。宋拾仰头,上下打量了一遍峭壁,摩挲着下巴道:“咱们进来多久了?”“若说从方才走后半程路开始算,我们到这儿只不过用去了一炷香的时间。”莫启也摸了摸下巴,“你想到了什

>>>《被迫混入大佬圈》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逢生》精选

绝处,逢生。

宋拾仰头,上下打量了一遍峭壁,摩挲着下巴道:“咱们进来多久了?”

“若说从方才走后半程路开始算,我们到这儿只不过用去了一炷香的时间。”莫启也摸了摸下巴,“你想到了什么吗?”

宋拾轻轻笑笑,“来此这一路,你可注意到什么?”

莫启被问了个猝不及防,“注意到什么?”

“你看这一路皆冰天雪地、寒风霜花,可是你自己感觉感觉,当真是那么寒冷吗?”宋拾看他,“你静下心来,仔细去感受,是不是发觉好像又不是那么冷了?”

莫启半信半疑地深吸一大口气,迫使自己平静下来,接着闭上双眼,屏息凝神,良久,他睁眼道:“确实,寒风并不透骨。”

宋拾颔首,歪了歪头,“所以你觉得,这像什么?”

像什么?

若说是能干扰五感、降低人的注意力和警觉度,那他认为,这应当是——

莫启眼睛一亮,“幻境!”

宋拾点了点头,板正着一张小屁孩的脸。

的确是幻境。

是池语别出心裁搞的,一层套一层的阵法里,扰乱那些根骨不定的人的幻境。

这点幻境是杀不死真正一步一个脚印修炼上来的修士的,最多让你身魂俱僵,掉出天堑,从而失去在最后一关夺魁的资格。

你只有认出幻境,并全力与其对抗,在提防周围人突然的发疯并幻境的绞杀中存活,那你就有资格过天堑,你就能走到最后一步。

莫启明白了这一点。

他偏头问宋拾,“这些幻境,真的只是障眼法吗?”

宋拾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你大可自己试上一试。”

莫启看着他,他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小小一点个子踩在浣花上,抱臂站着,表情藏在薄纱下,什么也看不清。

……这是顾鹤一先生给我请来的私教罢?!

莫启苦哈哈地认命,御剑飞到峭壁前停了下来,伸手一探。

他的手指毫无阻碍的穿透了峭壁,指尖没入了晶莹,从外边看,像是戳进了一块冰里。

莫启心底大概有了个数,又往旁边挪了挪,还是小心一探。

这回他的指尖实打实地触碰到了一块坚实的墙壁,透着刺骨的寒意,几乎要将他的指尖与峭壁生生冻在一起。

光滑,寒凉。

莫启赶快收回了手,宋拾吹了声口哨,懒散道:“如何?”

“……”莫启御剑飞远了些,“这些幻境,是依附于原有的东西生长的罢。”

宋拾挑眉,“猜对了。”

他扬了扬脖子,往上示意,“你飞远些,看全貌。”

莫启依言离远了些,直到眼前映入了一整片的峭壁,宋拾看起来像一根黏在一整块剔透冰石上的杂草后,他看到了峭壁上的图案。

破碎的,四散的,斑斑点点的深蓝嵌在碧蓝中,只有离远了,方能看清楚。

那些深色的地方就是没有障碍的地方。

深深浅浅的蓝色交错,若是将深色的部分看作一点,点点相连,最终构成一整个图案。

宋拾扬声问他,“你看到看什么?”

莫启的眼神落在那个图案上,他顿了顿,声音扭曲道:“是……”

“卦印。”

——————————————————————

“卦印?”

顾渊的声音扬起来,他推给池语煮好的茶水,又端了一碟小点心上桌,“你为何要搞那些东西?”

池语捻了一块点心送进嘴里,嚼了嚼,道:“又非古早典籍里的卦印。”

这些人正儿八经说,当真认真研读过那些典籍的,没几个。若要是拿那些卦印来对付,估计能活着出来的就没几个。

更何况,严格来说幻境里出现的并不是卦印,而是术印。

术印,顾名思义,是一些术法被创立时统一会使用到的印,类似图腾和徽章。弟子凡入宗门,不论内外门,修习的术法皆会被教导一枚术印。

“术印内外门有别,外门简单,只是涵盖了一部分外门弟子通用的术法,所以每个宗门的外门术印相对来说有些相似,但于细微之处稍有差别。”池语喝了口茶,取来一个洗干净的苹果开始削皮,“内门术印复杂,不会传开,内里包涵的基本是只有本宗内门弟子才有机会接触到的法术。”

她说到这,顿了顿,狐疑地看向顾渊:“不应当,你不是问天的宗主吗,你为何会不知道术印这种东西?”

“我知道啊,只是我搞不明白,你在幻境中搞这些做什么。”顾渊耸了耸肩。

那她解释这么多,不等于白费口舌吗?顾渊还不阻止,就这么再听一遍废话?

池语翻了个白眼,低下头来,继续削皮。

顾渊扬了扬眉,“所以你在幻境中设置的,都只是外门术印?”

“外门术印数量多,大多修士都认得,故而比较合适放在水风宴里。”池语不抬头,认认真真削苹果,“幻境是会根据修士来调整的,是哪个宗门的外门弟子看到的就会是哪个宗门的外门术印。看不出来的,那应当不大可能,毕竟都已经走到过天堑这一关了,再那么无脑,我都怀疑他们之前是靠着耍小手段上来的。”

顾渊也抿一口茶,“那你设置术印,可有什么特殊的作用吗?”

作用?

当然是再洗刷一批没脑子的修士了。

池语抻了抻胳膊,道:“那得看那些人,聪不聪明了。”

看到术印的修士,若根据其唤醒自己体内的术印,幻境中阻碍上连成图案的地方会自己移动,形成供众人通过的门。

若没能理解到位……

那大抵只能对着自己熟悉的那个图案抓耳挠腮了。

而那些过不去的修士会发现,周围的环境越来越恶劣,恶劣到他们不得不调动全身灵力在阻挡外力对于身体的侵蚀时……

他们就会被剔除天堑,重新回到长青园。

失去接下来的一切资格。

————————————————————

莫启是个脑子灵光的,看到术印之后立马做出了反应,和宋拾很顺利地通过了那道大门。

只是旁的人可不如他那般幸运,先是一群人一股脑成团进幻境后,有几个妄图靠着法器成功的修士被直接踹下了长剑送回了长青园,还有人发现进入幻境后人群被强行分成了几个小团体;后是小团体为怎么走出现了分歧,有的走着走着就散了,有的走着走着掐起来了,还有的走着走着就死了……

是,没错,死了。

死的还是长青山的那个。

但这些莫启他们都不知道,他们从峭壁过去后,放眼看到的是冰天雪地,比来路更甚,甚至连脚底下吹上来的都是带着冰碴子的狂风。

莫启:“师父你是要搞死我吗?”

宋拾看着那一片挂着冰棱的绝壁,揉了揉额角:“淞念可真下得去手,这阵法套的,回头一出去可以直接抬去山上埋了。”

莫启听完,哭得更大声了。

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术印不少,莫启打着哆嗦做完了一个又一个,偶尔有一两个问天的,也都交给了宋拾。

极寒过完就是极暑,蒸腾的热气迎面打过来,差点给莫启脸皮一并蒸没了。

热是真的热,干是真的干,绝望是真的绝望。

因着不敢用法器和术法来排除幻境的干扰,莫启知道自己师父不可能设置当真要人命的幻境,只能拼了小命地咬牙死扛,扛不过去了便原地站桩,念一遍清心咒,稳定了心神,再接着往下走。

宋拾也被折磨得直翻叹气:“你师父原本下手没这么狠的!她这些年过得有多缺爱啊下死手收拾人啊?”

莫启都不乐意开口搭理他,一张嘴一口腔的湿气瞬间被蒸腾干净,他恍惚以为自己可能要被渴死了。

于是等到了狂风境处,莫启顶着狂风做的一头飘逸造型,在大风里奋力嘶吼着道:“我师父一点都不缺爱!她还有我来爱她!你就是嫉妒!”

话语被风撕扯得七零八落跌进宋拾的耳朵里,他站在浣花上,顶着一头和莫启如出一辙的糟乱鸡毛不甘示弱:“你也缺爱!你们就是个缺爱师门!要不然这关卡如何设置得如此丧心病狂!”

两个人一边艰难地御剑往前飞,一边唇枪舌战你来我往,偶尔停下来短暂性的休战,携手解决眼前难题,等过了阻碍,又开始互扯头花。

池语和顾渊则过得相当悠哉,二人吃茶赏花品水果,看着那风雨飘摇桥上仅存的一个人艰难前行,最后不幸翻入崖底,还颇有兴致地点评了一番。

顾渊道:“他还没走完前半程,就翻下去了,我估计等到最后那一关能有资格站下来的也不过五六人。”

“能有五六个人便不错了。”池语小小地翻了个白眼,“今年的修士基本比上一届差去了一半不止,能安稳出四大绝境的我原本以为不过二十左右人数,谁料当真连滚带爬出来了四十个。”

顾渊给她切好水果递过去,“所以你的最后一关,究竟是什么?”

池语接过水果碟子,吃了一小块苹果,慢条斯理道:“大混战。”

混到什么地步?

你有什么武器,有什么法宝,有什么符咒阵法,有什么器灵神兽,还有那些个使绊子的、背地里搞阴招的、拉帮结派的,不管你有什么招数,通通使出来。

直到你确保自己能在一片混乱之中成功站稳脚跟夺魁为止。

就如同江湖一般,没有人能确保拥有强大的实力之后无人敢叫板暗算,英雄也会在阴沟里翻船,在测试过你有足够能力与他人一争魁首之后,需要测试的,便是你的气运了。

这方是,真正的水风宴。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