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万族之劫 王氏仙路 自律的我简直无敌了 我一生经历三千主角 兰言之约 穿书成了年代文里的姑奶奶 重生年代文空间在手
赤心巡天 洪荒之永恒天帝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 噩梦惊袭 叩问仙道 重生之我要冲浪 嘿,妖道
首页 > 资讯

六十六 局势!

发布时间:2023-07-16 08:03:34

因为时隔太久,江哲和秀儿随陪了两位逝去的老人良久,只见秀儿望着那凄凉的景地,泪如滚珠。江哲哄了好久才将秀儿的悲伤抹去。一夜无事,除去糜贞那丫头对几人丢下她一事生气。“谁让你睡得像头猪似的!”江哲一句话就将糜贞的气焰打灭了,后者忿忿地回房。第江哲哄了好久才将秀儿的悲伤抹去。。

>>>《三国之宅行天下》章节目录<<<

《六十六 局势!》精选

因为时隔太久,江哲和秀儿随陪了两位逝去的老人良久,只见秀儿望着那凄凉的景地,泪如滚珠。

江哲哄了好久才将秀儿的悲伤抹去。

一夜无事,除去糜贞那丫头对几人丢下她一事生气。

“谁让你睡得像头猪似的!”江哲一句话就将糜贞的气焰打灭了,后者忿忿地回房。

第二日清晨。

王允不愧是王允,踱步到江哲房门前,敲了敲门。

“笃笃笃。”

秀儿立刻早就醒了,看了一眼身边睡地很沉的江哲,不忍唤醒他,起身披上衣服去开了门。

“秀儿见过伯父……”

“恩。”王允看了一眼秀儿,又看了看屋子里面,皱眉说道,“唤守义来见我!”

“这……”秀儿犹豫了一下,说道,“夫君身子本就不好,昨日……昨日和秀儿走了那么远……怕是……”

王允皱皱眉摇了摇头,“罢,你且将这两本书交与他!好生细读,待老夫回来,还有分说!”

“是,伯父……”

王允点点头,走时留下一句,“你等路且长,房事还需克制……”

一句话就让秀儿羞愧难当,见自家伯父离去,赶紧关了房门,嘟嘟嘴走回榻边。

“秀儿?是伯父?”江哲迷迷糊糊地说了一句。

“是的,夫君,伯父留下两本书与你……”

“得得,放那边啊……我们再睡会……”

无奈地看了一眼江哲,秀儿走到案边,章起灯火,好奇地翻阅。

王允给的那两本书一本乃是《汉书》,还有一本乃是《春秋左氏传》。

其实秀儿也曾识字,学与幼年,父亲所教,只是后来忙于生计,又兼无书可读,才对江哲言其不识字。

有些惶惶地看了一眼榻上的江哲,秀儿犹豫了一下,慢慢翻开《汉书》……

不知不觉,时间飞逝。

江哲醒来一看身边,竟然没了秀儿的身影,倒是有几分惊奇,看了一眼屋子,见秀儿捧着书卷在烛下看书,顿时支着脑袋打量了一下,美女读卷,倒是也有几分别情。

秀儿正读着入心,忽然感觉身上轻轻一沉,回眼一看,一件外衣披在自己身上,再看,便是自家夫君诚然的笑容。

“夫君……”秀儿急忙将书本合上,“夫君莫怪……秀儿只是……”

江哲一愣,随明白过来,顿时轻笑着接过秀儿递来的书,“傻瓜!难道你读写书我还会怪罪你不成?汉书?这老头让我读这个?”

见夫君不怪罪,秀儿松了口气,顿时说道,“夫君,还有一本……”

江哲瞥了一眼,似是无语,“春秋……”

“笃笃笃,笃笃笃……”敲门声甚急,“守义?秀儿?可曾起身?”

秀儿一惊,指指江哲,江哲立刻坐在位上,做出一副读书的样子,秀儿自去开了门。

“唔,孺子可教!”王允看着江哲满意地点点头,随即说道,“守义,可曾遇到疑问?”

“……疑问?”江哲嘴角一抽,“还没有……”

“没有?”王允走上前,疑惑地说道,“读书怎会没有疑惑?不必拘束,老夫亲自与你解惑!”

秀儿望了一眼江哲,低头轻笑一下说道,“伯父且坐,秀儿下去沏茶……”

王允点点头。

怎么办怎么办?江哲心中很是无奈,这老头倒是热情……但是自己吃不消啊……

忽然灵光一闪,江哲放下书本,问道,“伯父想必是从宫中归来吧?今日可有些奇事?”

王允瞪了一眼江哲,说道,“皇室之事又不是小道消息,岂能做谈笑之事?奇事……哼!还不是那……”

“何进和张让在争夺权力?”江哲尽量转移王允的注意力。

“守义倒是机敏……不错!”王允面色一沉,说道,“何进无谋,张让无德,两人居此高位,均不是大汉之福……”随即他看了江哲一眼,起身关上房门,轻语道,“守义,老夫问你一事,你可要如实回答。”

“……是!”

“若是老夫聚集同道,除此二人,可有胜算?”

江哲眼睛一瞪,不是吧?拜托,你不考虑自己,考虑考虑我和秀儿吧……

“无有胜算吗?”王允甚是失望,自嘲道,“老夫思量也无半点,只是眼看大汉败落如此……痛哉!惜哉!”

江哲看着王允,轻轻说道,“伯父何必亲身犯险?这二次必有争端……我等静观其变即可……”

“静观其变?”王允皱眉说道,“两人如今虽有小斗,然未有真火,静观其变又有何用?再这般如此,大汉迟早……咳!你所说的静观其变是……”

江哲讪讪一笑,记得好像立嗣的原因吧?只不过不好对这个老顽固说,“伯父,天子身况如何?”

“天子服用丹药,虽岁大而体健……”说了半截,王允眼睛一睁,怒喝江哲道,“守义,此言大为不妥!日后慎言!”

果然……江哲汗了一下,小声说道,“听闻,此丹药不利人体,虽有一时之效,但久用恐怕……”

“当真?”王允面色一紧,江哲点点头。

王允随怒道,“何方逆贼竟敢霍乱京宫?祸害天子?”

谁叫那皇帝想成仙来着,这下得,您就飞升吧……

王允思量一下,起身,江哲一愣,这老顽固不是又要……

“守义且坐,待老夫禀明天子……”

“得!”江哲连忙喊住王允,犹豫着说道,“天……天子服药时日已久……虽面上看不出,然体内……恐怕时日……若是伯父现在前去,倒免不了被小人谗言……”

“老夫行将就木!有何惧哉!”

“话不是这么说……”江哲苦思一下,说道,“一方为无药可救的当今天子……一方乃是出去奸恶的大好良机……伯父,好生思量啊……”

“这……”王允自然知道江哲说的大好良机是什么,只是他忠于皇室,要他眼睁睁看着天子陨落,实在是心如刀割。

“福无爽至,祸不单行……此言不虚……只是老夫看不得……看不得当今天子,如此……”

“那您还是成病吧,眼不见为净!”

“你!”王允又好气又好笑,只是细细思量一番后,倒是有几分道理,随问道,“守义,你可保证那二贼自有争端?”

“伯父放心……”三国演义上写的明白呢……

“如此……如此老夫便做那……不忠之事一回!”王允黯然长叹,“只要其起争端,必有一伤!如此老夫自然也省些气力!”

见王允那么悲观,江哲忍不住替他打打气,“也许会是两败俱亡呢……”

王允一听,以为这小子说的是激励自己的话,顿时笑笑说道,“如此实乃大汉之幸!”

不信?拉倒!江哲撇撇嘴。

吱一声,门轻轻打开,秀儿盈盈走入,为二人沏茶。

王允看了一眼秀儿的幸福模样,心中欣慰,忽然想到一事,说道,“守义,刚才被你打断,老夫且来问你,读书可有疑惑?”

“啊?这……”江哲顿时傻眼,这老头哪来那么好的记性?

见江哲不说话,王允还道是秀儿在,这小子落不下这个脸面,遂说道,“方才所有,老夫深有思量,若是天子真如你所说……老夫便从你之言,称病在家,你可跟我细读先贤之书,日后必大有用处!”

“……”江哲表情一滞,完了……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