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NP 赵悦陈超 怀孕 网王 绝代佳人李青山 留守 高中
燃情都市 问仙 开局钓上盖欧卡 末世 使命召唤 公主 海贼王
首页 > 资讯

第80章 来者不善

发布时间:2021-09-12 21:54:00

每次徐槿一在因称呼抗议的时候,徐景深都是负着手。没有一点威严的架子,举止儒雅温和。眼角微微上扬时,只淡然地朝她看过来一眼。不仅如此,徐景深眉眼微弯,在对上她的薄怒会配合地

>>>《徐小姐她超酷哒》章节目录<<<

《第80章 来者不善》精选

每次徐槿一在因称呼抗议的时候,徐景深都是负着手。

没有一点威严的架子,举止儒雅温和。

眼角微微上扬时,只淡然地朝她看过来一眼。

不仅如此,徐景深眉眼微弯,在对上她的薄怒会配合地点点头。

下次开口还是宠溺地叫她一声‘小丫头’。

是以,每次徐槿一在他面前,都深深有种自己是个还没有长大孩子的感觉。

电话里的徐景深放下了修建植物的剪刀,从窗前转身,窗外的风景繁花盈盈,而他身上却穿着一件月白的长袍,竖起的领口,精巧的盘扣,每一处都彰显着他挑剔的细致。

诚然,徐景深是徐槿一见过最具风雅的人。

这一身的气质和习惯是经过时间一点点滋养出来的。

落座前提前拂了下长袍下摆,徐景深音色款款,“我后天会到徐园,趁着快到五一假期,你也过来度个假,正好有个人要介绍给你认识。”

徐园,顾名思义,是徐家在平川的一处私人庄园。

是从祖上传下来的。

自从徐景深和徐老爷子移民到了国外,这处园子就一直闲着,不过常年都有人打理。

精致的眉头一皱,徐槿一有种不太好的直觉,“什么人?”

电话里的徐景深不答,难得卖关子,“等来了不就知道了。”

徐槿一深深抿唇,对此深深表示了怀疑。

“就不能提前说?”

哼了口气,故意恶意揣测,“还保密,该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人吧!”

听到她的声音,徐景深轻揉了揉眉心,吐气间感叹着,“小丫头就这么不信舅舅?难道舅舅还会害你?”

自然不会。

徐槿一对这点深信不疑。

可对于未知,徐槿一期待不起来,也不怎么喜欢。

不过,既然徐景深开口了,她还是会配合下的。

在沙发上蹬了蹬腿,顺便换个姿势,她懒懒出声,给了肯定答复,“行了,会去的。”

“这就好。”

和徐景深通完电话后,她手机上收到一个信息。

是冷凛发来的。

【最近有人在调查你的事,小心。】

一眼看过去,在阅读过后,她伸手输了个‘句号’算是回应。

Lucky头枕在她的腿上,伸手摸了一把。

呃,一手的猫毛。

介于这微涩的手感,徐槿一决定带Lucky去躺宠物店。

乘着电梯到了停车场,走到车位前,按下了车钥匙。

“徐槿一。”

一个声音传来。

略沉,明显压抑的声色带着些难听的嘶哑。

让人听到就会反感。

在尤为安静的停车场里,这一声呼喊很突兀。

车门刚刚打开,徐槿一听到声音回头。

耳边先传入极轻极细微的脚步声,接着一个男人从旁边的车后显出了身。

是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

那人将帽沿压得很低。

他面朝着徐槿一的方向。

正在徐槿一心存警惕时,对方咧开嘴角笑了。

一口银牙亮得刺得人眼疼,随后他稍稍抬起了头。

也就是在此时,徐槿一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的年纪,年纪不大,两鬓间却有抢眼的白发冒出来。

他身上穿着一整套算是得体的运动服,衣领却是歪的,笑容刺眼,面色略显青白,一双含笑的眼睛却让人找不出半点儿善意。

徐槿一认出了面前站着的人。

瞬间懂了,来着不善啊~

放开手摔上了车门,她眸光冷凝,轻眯起的眼睛很危险。

虽然他们之间并未打过交道。

但徐槿一知道对方是个专门爆料知名人士隐私丑闻的记者——郝仁。

而且,还专挑女性的隐私爆料。

每次郝仁的爆料一出来,肯定会在第二天上热搜榜。

看到消息的大众们就聚在一起吃大瓜。

这样的人,行业里风评极差,有人恨,也有人视他为商机。

可是,这样的人居然主动找上了她!

可想而知,不是什么好事。

徐槿一靠在车身上,一根腿站得笔直,另一只腿微微曲起,完全是悠闲的姿态,头稍稍侧向郝仁的方向,表情逆在光里看不到她的神情,只听到她轻哧了一声,“你找我?”

见鱼儿上钩,郝仁自然是一副笑嘻嘻的嘴脸,说话间就要上前套近乎,“真是传闻不如见面,没想到徐画家竟然比宣传册上的照片还要漂亮。”

徐槿一低头瞧着自己的指尖。

她的手很好看,线条清晰流畅,骨节分明,修长又匀称,指甲是健康的浅粉色,表面光洁,修剪得也齐整,根部还有莹白色的小月牙。

不甚在意地翻了翻手掌,她语气淡淡,“有话就说,别浪费时间。”

郝仁笑着看她,继续往她的方向迈近一步。

“今天过来找徐画家,就是想跟你谈个‘生意’。”

“生意?”

这倒真是稀罕了。

居然会有人跟她谈‘生意’!

徐槿一抬了抬下颌。

在她不说话时,浑身都凝聚着具有冷硬攻击性的气场。

眉头稍挑,她真诚询问,“就凭你?”

“如果往常我自然知道自己没有那么筹码,可现在情况特殊!”

徐槿一眼神噙着笑意看他。

目光很危险。

郝仁笑着,接着开口,“我知道,徐小姐是人气画家,有那么多人喜欢,还那么多粉丝。”

徐槿一不说话,就冷眼看着。

“不过,您的粉丝……好像不知道您曾经精神出现过问题吧!”

徐槿一听着,面上情绪未变,眼底里的光却是一点点黯淡了下去。

直到变成了幽寂深谙的一片。

偏偏郝仁未察觉,还维持着一脸费解的模样,更是震惊地打量,“人气画家精神出现问题!”

“啊!我忽然间想到了美术史上那是谁来着,哦,对了是不是梵高来着!”

“要不怎么都说,艺术家都是疯子。”

“看来,也不是完全没道理!”

一句接着一句。

一点一点试探着她的底线。

说完,最后将视线落在徐槿一身上,摸着自己的下巴,似有感慨,“也对,天才总归不是一般人。能够在艺术上做出格外成就的人,人生经历上总会和常人不同的地方,也很正常,不过……”

“……听说,您在成名前曾经是平川大学的学生,后来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休学来着!是故意伤人还是什么?对了,您曾经还用过一个名字,瞧我这个脑子,是叫什么来着?对了,好像叫……”

“呵。”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