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仙者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七章 我们可听话了

发布时间:2022-11-25 17:40:55

翟辞没说那话的时候,封墨我以为是他说自己没人性接着吐他一脸饭,护着自己呢。他后面这么一说,的确是所以老公这个词。这么容易就被呛到吗?“你胡说什么?怎么可能会?我和他孩子都有了怎么可能会过很陌生人的生活?”时倾梗着脖子反驳。翟辞也不和她争论,嘻笑地说他后面这么一说,看来是因为老公这个词。。

>>>《回国后她的马甲个个轰动全球》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我们可听话了》精选

翟辞没说那话的时候,封墨以为是他说自己没人性然后吐他一脸饭,护着自己呢。

他后面这么一说,看来是因为老公这个词。

这么容易就被呛到吗?

“你瞎说什么?怎么可能?我和他孩子都有了怎么可能过陌生人的生活?”时倾梗着脖子反驳。

翟辞也不和她争论,嬉笑地说道:“好好好,我没瞎说,你们感情可好了。”

时倾还想要说什么刚开口说出了一个“我……”字就被打断了。

“你们解药制作好没?刚刚我看你们开始收拾东西了。”封墨随后问道。

时倾一说到解药就叽里呱啦的一通说,“说到解药,我和翟辞研究了很久,一直没解药,所以我想了个办法,以毒攻毒,这样孩子体内的花易濡这个毒药就会迎刃而解了。”

封墨心里第一反应就是以毒攻毒后,另外一种毒素留在孩子体内好不好?

时倾看封墨的眼神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随后继续说道:“另外一种毒药是我自己的,如果这种毒药以毒攻毒之后还留在孩子体内,我这有解药的。”

她知道这以毒攻毒有点危险,但是她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当做实验品,肯定是有底牌的。

封墨还是有点怀疑,“你确定吗?孩子受得住这样痛苦吗?”

他害怕以毒攻毒的话,会是双倍痛苦,孩子会受不了就……。

时倾嫣然一笑,这个事情问题不大,一幅轻松的语气:“不会,服下之后一两个小时就出效果了,到时候的反应就是呕吐不止,吐完了那花易濡的毒就解了,然后我给我孩子做个全身检查,如果体内还有遗留毒素,那就是我的毒药了,我随后让我孩子服下解药,拉出来就行。”

封墨和翟辞听的有点呆了,准确的说是翟辞。

他听着怎么这么复杂呢!?不就是服下去之后会吐出来,如果还有另外一种毒素直接服下另外一种毒素的解药拉出来就可以了。

封墨听着安下心来,没啥大事就好,刚刚他是很担心的,怕孩子受不了,毕竟孩子还小。

后面听见时倾解释了,感觉就是吐出来和拉出来有点难受之外,吐完就好了。

再说她是孩子妈妈,和孩子生活了五年,肯定比他这个五年没陪孩子的爸爸更爱自己的孩子。

“没生命危险就好,那收拾收拾咱下去吧,正好明天一早就去医院看看孩子。”

封墨想了想看了眼手表后,已经八点多快九点了。

时倾和翟辞点了点头,随后三个人收拾了一下实验室,实际上就时倾和翟辞收拾,封墨压根没动手,他洁癖很是严重。

……

第二天清晨六点多

时倾和封墨还有翟辞刚来到医院,孩子们都还是刚起,正在吃早饭。

时倾看了眼之后去了孩子的主治医生办公室,她想问问这几天她不在,孩子们的情况怎么样?

来到办公室时,主治医生任胡正在写病人报告。

“笃笃笃”时倾抬起手敲门。

“请进。”办公室内的声音响起,时倾推门而进。

“任医生,在写报告呢?”时倾一进去扫了一眼,看见他办公桌上的一份报告。

“对啊,时小姐请坐,请问时小姐找我是问孩子的事情吗?”任胡起身招呼时倾来到沙发上坐。

时倾笑了笑,来到沙发上坐下,说道:“任医生,你也坐。”

任胡笑着摇了摇头转身来到饮水机面前倒了两杯水,一杯温水递到时倾面前的茶几上,一杯放在自己面前。

随即任胡坐下后,时倾继续开口道:“这几天我在制作解药没时间来,所以我刚刚在病房门口看了孩子吃饭挺香的,应该病情还好,然后想着来问问任医生详细的情况。”

任胡双手交叉握着,仔细听着事情说话,待她说完后才开口,“孩子的情况是这样的,这几天他们体内的毒药暂时没发作,反而吃的都香,然后这几天医院也制作出了一些能抑制住毒药的药品,等过段时间找到解药后可以让孩子服下,也可以争取时间让我们制作出或者找出解药。”

时倾听完了然的点了点头。

“我是这样想的,长时间找不到或者制作不出解药,我们何不尝试一下以毒攻毒呢?”时倾看向任医生说到

任胡诧异,“以毒攻毒?”他这几天光研究解药了,怎么忘了这一茬?但是会不会毒药会加重孩子身体上的痛苦?

任胡心里这么想着,但也同时问出了这个问题。

时倾再一次把实验室里面的解释和任胡说了一遍。

任胡听完之后完全觉得这样也可行,和时倾都同意这样干,随后和时倾来到孩子的病房。

房间里孩子和几个孩子玩的热火朝天,“哎哎哎,子焕你不能这样的!你耍赖是不是?”

翟辞激动的不行,这小孩就是小孩,怎么老是耍赖?玩不起是不是?

“我哪有,我这叫下错了,拿起来重新下。”子焕梗着脖子红着脸反驳道。

也不知道他那脸红了是气的还是被说耍赖然后不好意思的。

时倾和任胡来到病房时看见这个情况都很是欣慰的笑了笑,看来毒药自从上一次发作之后现在还没发作。

翟辞和焕焕吵的脸红耳赤的时候,在一边认真观战的乐乐还没发现时倾回来了。

倒是然然和思思注意到房门口的时倾和任胡两人。

都甜甜的喊道:“妈咪,你终于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了。”

说完之后直接从棋盘旁边跑过来直接一人抱住一只腿,时倾蹲下来左右抱一个。

吵的脸红耳赤的焕焕和认证看棋盘的乐乐听见然然和思思喊妈妈回来了,同时回过头看向病房门口。

也都跑过来想要抱自己妈妈,但是妈妈的怀抱被然然和思思占了,只好站在离妈妈不远的地方。

时倾知道焕焕和乐乐的窘迫,从病床旁边拿过一把椅子后坐下,对任胡说道:“任医生你找个椅子坐。”

任胡点了点头从旁边拿起凳子坐下。

封墨和翟辞默契的没说话在一边看着。

“你们在这里听不听话?”时倾坐下后把四个孩子都抱到怀里询问道。

“我们可听话了,按时吃饭睡觉,就是很想妈妈。”思思抱着时倾的脖子撒娇道。

这是大实话,从来没离开过妈妈很长时间,这次真的特别特别想她。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