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仙者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四章 能不能帮我忙?

发布时间:2022-11-25 17:40:55

几个人相互看一看,都尬尴的选择不说话的。到最后时倾都忍了抢先地说:“翟医生,据说你师父是Join?”刚她被打断他们讲话是想问翟辞说他是也不是真的是Join的徒弟。在看见了他昨天这样子,时倾则表示真的是传说中那个高冷又话少的Join入门级大弟子吗?“是最后时倾忍不住了率先说道:“翟医生,听说你师父是Join?”。

>>>《回国后她的马甲个个轰动全球》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能不能帮我忙?》精选

几个人互相看看,都尴尬的选择不说话。

最后时倾忍不住了率先说道:“翟医生,听说你师父是Join?”

刚刚她打断他们讲话就是想问翟辞说他是不是真的是Join的徒弟。

在看见他今天这样子,时倾表示真的是传说中那个高冷又话少的Join入门大弟子吗?

“是啊,我告诉你,我师父可厉害了,医学里的东西他都懂一点,我也懂,下次你不懂的可以问我,我师父会的我也都会。”翟辞一说到自己的导师,他的话就更是源源不绝。

满口都是自己导师的各种好,各种精通。

时倾心里很是知道自己导师是样样都精通的,但是听他这么夸,自己心里还有点小自豪。

“所以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多找我,我看病也很牛的,当然制作药品也很在行。”翟辞说到最后总结了一下还是自己牛逼。

但是这句话正好正中时倾和封墨的下怀,她和封墨就是找他回来帮个忙的。

“真的吗?那我还真的有个事需要你帮忙。”时倾听到这里,她还在想找不到好的借口来让翟辞帮忙呢!

这正好撞枪口上了。

封墨了然的笑了笑,果然还是不太聪明的样子,虽然说他是想找他帮忙没找到好的说辞,但是他这么直接说自己可以,那正好不用他说了。

“那是当然了,那你说你要我帮你什么忙?”翟辞很是自豪地头微微抬起,双手抱胸。

以前封墨可没求他办什么事,这下他老婆求他办事,以后在老陆和老毕那里肯定能吹好久。

“我想要你和我一起制作一种毒药的解药。”时倾直接说道。

“什么毒药你说吧。”翟辞听着来了兴趣,制作解药?

如果是那种有所挑战的制作解药,那就正对他胃口,他就喜欢那种有挑战性的。

“花易濡,是我……,是我爸爸制作的,他把药给我孩子注射了,我找过他,他说没解药,我想制作解药救救我孩子。我找我的师兄帮我制作解药,但是我的师兄好久没来信了,本来花易濡在我孩子的体内没发作的,这两天正好发作了,医院只能抑制住,并没有解药来解除我孩子体内的花易濡。

我感觉我不能等到我师兄制作出来了,我得救我孩子!所以你能不能帮我?”时倾说到最后都快哭出来了。

封墨默默地走到她身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时倾回过头微微笑了笑,她想到自己的孩子实在有点笑不出来。

扯出的笑比哭都难看,封墨心里微微吐槽。

翟辞听完之后明白的点了点头,后面反应过来,和他一起制作解药?

时倾她会制作药品?还有师兄?

“你师兄是谁啊?”翟辞看向时倾说道,会不会她和那什么师兄也是出自什么著名医学家的弟子。

“我师兄是Leo,也是Join的弟子,算起来我和我师兄还有你是同门。”时倾红着眼解释道。

他不问她都忘了说了。

翟辞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时倾和那个什么Leo的师父怎么和自己的师父叫一样的名字呢?

这名字好熟悉,好像在哪听过?然后仔细想了想Leo的名字,好像也在哪里听过。

这好像是他的师父,那什么Leo好像这两天还和他问过怎么制作什么药品。

该不会是时倾她要制作的解药吧?

反应过来后瞪大眼睛看向时倾,指了指时倾又指了指自己,来回好几次。

那意思是我们两个真的是同门师兄妹吗?

时倾点了点头表示是的。

翟辞心里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刚刚有点像小丑,都是出自同门,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师傅是什么样子?

“那……你要不要帮我?”时倾讪讪的问道,她和他第一次见,只知道他比较大大咧咧,应该会好心帮忙吧?

时倾心里很是没底。

封墨想了想随后开口说到:“为了兄弟,帮我一把,尽力救救我的孩子。”

虽然说封墨几乎不求人,他刚刚的语气很是别扭也有一点命令的感觉。

但是话语里微微有一点拜托了的意思。

翟辞本来在时倾说完之后还得考虑考虑,简单来说吊人胃口。

就想逗逗自己的这个嫂子,但并没有不救孩子的意思,毕竟医者父母心。

当他刚刚听见封墨有点拉不下面子却话语里有点求他的意思就有点震惊。

堂堂封家家主从来不求人,今天居然求他?

翟辞玩味的看他一眼,他知道时倾的孩子是五年前和封墨那一晚之后生下来的,听见他求自己救救自己的孩子一点都不意外。

“既然你难得这么一次求我,我就答应了,我肯定会制作出解药,但是我有一个要求。”翟辞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给制作解药的态度。

封墨蹙了蹙眉,想了想问到:“你先说是什么要求。”

这小子他知道,肯定是有一些鬼点子整自己呢。

时倾在封墨说完之后下一秒就说:“我答应你,你说是什么要求?”

封墨看向时倾,果然不懂他的人答应的太快总会有人倒霉。

“那我可就说了?”翟辞一副我就要说了的样子。

“你说吧?”时倾确定的回应道。

“我要你老公给我洗一个月的脚,或者袁逡给我洗三个月的袜子!”

翟辞说完后,时倾本来很认真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就这样吗?

她以为那什么要求很难呢!

同时脸垮了甚至是黑的能滴出墨的封大总裁,心里确实有一种想打他的冲动。

但是现在有求于他,只好忍了下来并没有大庭广众的直接揍他。

翟辞你过几天等着!

“我选第二个。”

“我选第一个。”

“能不能都不选?”

三道声音同时响起,分别是封墨,时倾和袁逡。

翟辞看了看他们三个啧啧嘴,“总不可能你们没有点好处的就让我帮忙吧?”

实际上如果真的封墨给他洗脚一个月,他做梦都能笑醒了。

但是时倾的想法也是差不多的,她还没见过封墨给别人洗脚啥的呢,她想看看封墨给别人洗脚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然而袁逡又嫌弃翟辞的脚臭,两个月的袜子洗完估计他浑身上下都要连续洗好几天才能勉强闻不到。

但是让自己家总裁给别人洗脚,自己不挺身而出,他也害怕到时候死的更惨。

他想试着能不能换一个选项。

袁逡一脸悲催的表情,满是拒绝。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