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仙者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十七章 找来的托?

发布时间:2022-11-25 17:40:53

一抬眼意外发现客厅了空无一人只剩她一个了,这就散了吗?她还没看完呢?撇撇撇嘴下楼去了自己房间冲澡睡着。……第二天“倾倾姐,前天来了好几个大单子点姓要你做,他们现在的正会客厅办公室等你呢!”时倾刚到公司奈奈就急冲冲到她面前地说。前天刚和封墨赌五年……。

>>>《回国后她的马甲个个轰动全球》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找来的托?》精选

一抬眼发现客厅已经空无一人只剩她一个了,这就散了吗?她还没看完呢?

撇撇嘴上楼去了自己房间洗澡睡觉。

……

第二天

“倾倾姐,今天来了好几个大单子指名要你做,他们现在正在会客办公室等你呢!”时倾刚到公司奈奈就急冲冲到她面前说道。

昨天刚和封墨打赌三年内会赚够五千万还给他,今天就来好几个大单子指名要她做吗?

会不会是封墨背地里找人帮她尽早赚够五千万?

时倾摇了摇头,觉得肯定不是,谁无聊到这么干?

看了眼急得不行的奈奈,笑了笑安慰她:“你别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和我去会客办公室看看。”

奈奈都急的不行了时倾她还这么不紧不慢的,典型的皇上不急太监急。

不满的看了她一眼不情不愿的带着她来到会客办公室后替她打开门,等她进去后带着点情绪去忙了。

时倾却不在意,自己这态度真的有时候不像一个老板,主要是觉得单子再大能大到哪去?

办法总是比困难多不是吗?

在奈奈离开后,时倾刚进来会客办公室的几个人就站起来上下打量了她。

原来这就是封家主母吗?

就长这样?长相身材还有开的公司各个都完全比不上楚妧大小姐!

时倾看了眼正在打量着自己的她们,完全不在意他们打量的眼神,来到自己坐的位置上坐下。

她们的目光随着时倾的动作坐下后一直在她的身上。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

时倾微微笑了笑,她今天穿的没问题啊,默默看了眼自己的穿搭。

“你就是刚和封总裁结婚的时倾?”其中一个女人说到。

看来是组织他们来做“婚纱”的组织者了。

“对,是我,请问是有什么问题吗?”时倾挑眉,原来是来找她事的,并不是来做婚纱的。

“就你要啥没啥的女人也配和封家家主结婚?你有什么资本?”那个女人裴珏语气很是瞧不起时倾。

“那你和我说说你有什么和他结婚的资本?”时倾不恼的反问道。

“我长得比你好看,也很照顾家庭,你看你这一大早就来公司不太顾家,虽然说我不可能成为封总的太太,但是比你好点。”

裴珏这么一说到最后觉得自己优越感十足,比自己面前这个时倾好多了。

时倾嗤笑一声,“我有的东西你没有?”

“你有什么?”裴珏这倒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我有结婚证,你有什么?”

“……”裴珏一下子沉默。

时倾笑了笑,“如果不是来做婚纱的,出了办公室后左转吧,谢谢。”

开始装摸做样的拿起桌子上的一份像是合同的文件夹随意看了眼后签字。

“不,我要设计婚纱,你这有什么婚纱类型的我可以参考一下?”裴珏看她这样子还没打算走,又开口问道。

“有很多类型,比如流苏风格和西方的各种类型,你后边有个书架,上面有各种图集你可以看看。”

时倾抬头看了眼裴珏,指着她后面的书架说道。

裴珏走到书架边拿起一本图集坐在沙发上慢慢的看,“那你们慢慢看,我先去忙了。”

时倾起身离开,看她们这架势是短时间不走了,她得走啊,她可没有时间在这和她们耗着。

“哎,还有我两呢。”另外一个女孩子见时倾离开喊住她开口道。

时倾转生看向她,“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她还有好多事呢。

“听说你五年前靠爬床来博得封总的喜欢,是不是你的chuang上工功夫不错?”

时倾看着她文文静静,娇小玲珑的,怎么说出来的话和他长相不一样呢?

“怎么,你chuan上功夫不错,怎么没成功爬上封总的床呢?”时倾说出的话直接戳中林栗栗的心窝子。

本来她是要让时倾哑口无言觉得自己很是不要脸然后离开封墨的。

现在她怎么感觉自己被打击到了呢?

“我可不像你,有自知之明,爱护自己。”

“哦,所以爱护自己现在还没一个有钱的男朋友吧?你看看我,不爱护自己就成了封墨的老婆,还有孩子了你气不气?”

时倾没脸没皮笑着看她的的样子很是让林栗栗生气,但是又没什么办法,只能被气得涨红了脸。

“时倾你别太过分,你爬上人家的chuang生下私生子,然后破坏人家的感情还这么理直气壮?”另外一个女孩子张倩上前挡住林栗栗前面。

时倾看着他们,感情还挺好的,知道护着姐妹。

但是他们这种行为时倾真的有点讨厌,不知道当年什么情况就来指责她,果然吃瓜吃的很明白,顺风倒。

“怎么?你不知道吗?人家订婚时,封墨是尊重他妈妈才愿意先订婚不结婚,还是真的想娶了楚妧,早就娶了,当年那一晚之后第二天他就可以找到我然后弄死我。

何必到现在和我结婚?现在封墨不想受他妈妈的控制了,和我结婚了,这是反击你懂不懂?那个楚妧才是第三者吧?”

时倾有条有理地说道,到最后自己都觉得为什么当初不弄死自己?

突然间反应过来这一点有点奇怪,以后有机会问问他吧。

张倩有点蒙,她怎么感觉这个人说的有那么一点点对呢?

摇了摇头把自己这想法打消,明明就是她插足楚妧和封总的感情。

“你们没事了吧,再不走我喊保安了!”

时倾表示没时间和这几个楚妧找来的托耗了,也想说楚妧也很无聊,找这么几个不怎么样的托来她公司闹。

“你给我等着。”裴珏这下也没脸呆在这,直接扔下婚纱图集直接和林栗栗还有张倩离开。

时倾见着她随便一扔婚纱图集心猛的一挑,轻点不行吗?会好好的放下来吗?

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林栗栗离开的背影,一点都不知道心疼公物。

还好这次楚妧不太过分,只是找几个拖来找点事,而且这几个拖没啥太过分的举动,要不然她早就动手把他们赶出去了。

感受到自己口袋中手机不停的震动,从口袋中拿起手机接起电话,并没有注意来电的号码。

“喂,你好。”时倾说到。

“喂,请问你是时倾吗?”

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是一个六十多岁差不多七十岁的男人。

“是的,我是时倾,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时倾警惕心一下子起来了。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还知道自己是时倾?难道也是知道那条热搜后封墨的男粉?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