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仙者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首页 > 资讯

第三十三章 民国旧影(二)

发布时间:2022-11-24 11:07:15

江枫争扎着从地上爬出来。这里看出来像是一个杂物间,可能会是剧院的后台,裙子西装,台灯,电话,架子,油画和其它的一些或旧或破的道具都堆在一起。江慧琴手上抱着一个鼓鼓的包得很严严实实的布包。“慧琴,我啊不明白了了,那件婚纱你有哪里不不喜欢?我原本是要给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杂物间,可能是剧院的后台,裙子西装,台灯,电话,架子,油画和其它的一些或旧或破的道具都堆在一起。。

>>>《生活系游戏》章节目录<<<

《第三十三章 民国旧影(二)》精选

江枫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杂物间,可能是剧院的后台,裙子西装,台灯,电话,架子,油画和其它的一些或旧或破的道具都堆在一起。

江慧琴手上抱着一个鼓鼓的包得很严实的布包。

“慧琴,我真是不明白了,那件婚纱你有哪里不喜欢?我本来是要给你一个惊喜,你真是让人扫兴!”

“我哪里都不喜欢,我们拍的是结婚照,是我要出嫁的照片,穿什么衣服应该由我自己订!”

“就穿你那件红袄子一样的嫁衣吗?让我们的婚礼变得封建愚昧可笑吗?”李明一拔高了声音,“我穿西服你戴凤冠,你不觉得滑稽吗?慧琴,你我都是接受了新式教育的人,你怎么和你群古板的老学究一样?”

“可笑?你觉得可笑?”江慧琴抬头看着他,原本精致的妆容都哭花了。

她把手中的包袱解开,露出里面叠得整整齐齐的嫁衣,把最外面的袄子拿出来,抖开,举着,指着它,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你觉得它可笑?李明一,我绣了4年,这套嫁衣我绣了足足4年!我娘生我的时候难产,我没娘,嫂子也亡故了,没人教怎么绣嫁衣,都是我自己瞎琢磨,绣坏了那么多件,只有这一套是好的。”

“你觉得它丑,它可笑,它没有你从巴黎寻的裁缝做的那件婚纱好看是嘛?但这是我自己绣的,女孩子出嫁就是要穿自己绣的嫁衣!我告诉你,别和我说什么封建开放,我读的是女校,我没学你们那些厉害的什么物理化学,我们学的就是相夫教子处理内务,我就是封建,我就是迂腐。”

江慧琴一边抽泣一边把袄子重新叠好放回去,拿起布包,快步像外走去。

“你去找你开放自由的女性拍照片结婚去!今天这照片我不拍了!”

江枫连忙追上去。

“江小姐,考虑好了吗,这照片是不是?”摄影师看江慧琴从楼上下来了,连忙笑着迎上去。

“不拍了,他爱找谁拍找谁拍去。”江慧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径直离开了照相馆。

索性这次江慧琴不是跑着着,不然江枫的屁股又得遭殃。

自己这位太姑奶脾气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李明一也算是活该。

说自己的未婚妻封建古板可笑,怕是不想要老婆了吧!

走着走着,江慧琴停在了一个馄饨摊子前。

“小碗馄饨,不要葱花。”江慧琴找了张桌子坐下,把布包放在了身边,数出了几枚钱递给摊主。

馄饨摊就支在巷子口,摊主是一个中年男子,背有点驼。摊子只有3张小桌子,坑坑洼洼,桌面油腻不说,边缘处还有不少木刺。

摊主接过前,拿了一块油腻且脏兮兮的抹布在江慧琴前的桌子上随意抹了抹,就把抹布随手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也不洗手,从竹篓里抓了一小把早就包好的馄饨扔进沸腾的锅里。

不一会儿,一碗馄饨就出锅了。

滴上两滴香油,其余的什么都没加,摊主把缺了3个口的碗端到江慧琴面前。

馄饨的卖相极差,皮厚,肉少,还没包严实,一碗馄饨散了大半。江慧琴的心思也不在馄饨上,频频回头看,却没看到想看到的人。

铺着青石板砖的街道上来来往往很多人,穿长衫的先生,短衫的苦力,学生打扮的青年,黄包车夫和穿旗袍的漂亮女人。

就是没有李明一。

江慧琴偏着头,直愣愣地看着街道,看着看着眼泪就掉下来了。默默地流了一会儿泪,江慧琴赌气似地转过头,看着面前都放凉了的馄饨,尝了一个。

眼泪掉得更凶了。

看得江枫都行给她递纸。

哭着哭着,都快急得嘴上长泡的李明一终于找来了。

“慧琴,你怎么跑这儿来吃馄饨了?”李明一一开口,江枫都想捂上他的嘴。

十几岁的少年谈恋爱应该是天赋技能,搁这位大兄弟身上怎么像先天发育不良天赋技能没觉醒。

江慧琴看着他,一脸委屈:“你不是去找你那位自由民主开放的人生伴侣了吗?来找我这种封建迂腐可笑的人做什么?”

“谁说我要去找什么自由民主开放的人了?慧琴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我的姑老爷,我求求你别说了!

江枫在一旁看得恨不得拿桌上的馄饨塞进他的嘴里堵上他的嘴让他别说了,昨天晚上那一串甜言蜜语不是说的很顺吗?今天怎么就这么刚头这么铁呢?

“那你去找别的讲理的人去吧!”江慧琴别过头,看着碗里,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地掉进馄饨汤里。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

“别哭了。”李明一拿出手帕,轻轻擦掉江慧琴脸上的泪,温声道:“眼睛哭肿了,等下拍照就不好看了。”

“谁要拍照了,你不是嫌我绣的衣服丑吗?”江慧琴小声道。

“你穿什么都好看,在我眼里你就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人。”

“比阮玉玲还好看嘛?”

“比阮玉玲好看一万倍!”

“骗子。”江慧琴破涕为笑。

李明一牵着江慧琴的手,朝照相馆走去。

少女的手,紧紧抓着少年的手,生怕他跑掉一般。

下一秒,江枫回到了房间里。

看了眼手机,时间才过去5分钟。

“叮,恭喜玩家探索出新功能,游戏即将更新。”

“游戏正在更新,当前进度:0%。”

江枫:……

又来了,速度慢得让人窒息的更新。

不过,刚刚江慧琴的记忆里,除了撒狗粮和充满恋爱的酸臭味的情侣日常,还有江承德做的一道菜。

清汤柳叶燕菜!

那道菜江枫可是全方面,各个角度,一点细节没错过的看完了全过程。

只可惜江慧琴跑得早,没看到最后的摆盘和浇汤。

江枫坐在床上,努力回忆自己在江慧琴的记忆里看到的清汤柳叶燕菜的做法。

不行,太难了。

只看了一遍,食材和处理的手法好分辨,但火候和调味没有尝过想仅凭肉眼就学会对江枫而言实在是太难了。更别提整到菜的精华——清汤了。

江枫只闻到了味,连熬制的食材都不清楚。

若他能有光闻就能判断食材的本事,小时候学厨的时候也不会被老爷子用锅底敲脑袋了。

确定了自己学不会清汤柳叶燕菜,看完记忆后又睡意全无,江枫索性下楼,出去晃晃。

自开学以来,难得清闲,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岂不可惜。

季月依旧在楼下画图。江枫在江慧琴的记忆里已经度过了大半天,但现实中不过几分钟,见江枫下楼,季月有几分惊讶。

“不睡了?”

“不睡了,出去走走。”

这个时间,正是美食街最冷清的时候。

秋老虎的余威犹在,走在路上被太阳烤得头晕,食欲全无。

江枫在考虑一件事。

一件被王秀莲同志和江建康知道后,可能会被混合双打,然后跪刀具架,顶高压锅的事。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