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世子 我把师门送上天 火力为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玉无香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七章 低头割肉

发布时间:2022-09-23 17:50:10

瞬间传送结束了,身上所以瞬间传送而带给的非常特殊力场缓缓地消失了。第一次瞬间传送的时候,受的影响太多,瞬间传送完成4的那一刻,周泰并也没会觉得有什么。而这一次他感觉到了,在瞬间传送完成4与完全恢复行动之间有一个身体的僵直期,很暂短,但肯定不存在。这点肯定要注重,的话正好瞬间传送到了敌人第一次传送的时候,受到的影响太多,传送完成的那一刻,周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一天一个强化点》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低头割肉》精选

传送结束,身上因为传送而带来的特殊力场缓缓消失。

第一次传送的时候,受到的影响太多,传送完成的那一刻,周泰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而这次他感觉到了,在传送完成与恢复行动之间有一个身体的僵直期,很短暂,但绝对存在。

这点一定要重视,如果正好传送到了敌人面前,很容易就会落入下风,甚至同等战力的情况下,被瞬间击杀。

不熟悉的传送阵轻易不能坐,如果必须坐,一定要在身上多弄一些防护。

脑海中想着这些的时候,周泰已经观察完了眼前的环境。

自己此刻在一片山林之中的一块空地之上,附近还有两个一样和自己一身下品法器的杂役铁卫。

首先心下送了一口气,看来不是什么必死的局面。

“此地,现在有防护阵法存在,再过一刻,防护阵法就会因为到达时间而消失。”不远处有人走出,身穿流云宗弟子服饰,面色俊朗,却有些脸色苍白,浑身衣服多处破损,发髻也有些散乱,看起来略有些狼狈。

边走边说,看到三个铁卫只是转头看着他,并有没进一步反应,他才想起来,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枚令牌,并用特殊手法启动令牌的某一种功能的同时说道:“流云宗弟子诸寅!”

当对方拿出令牌之后,包括周泰在内的三名杂役铁卫都确认感觉到身穿的下品法器,在胸口处,有一种温热感之后,才对着流云宗弟子诸寅转身拱手,表示认同。

身穿重甲,不方便行礼,皆是拱手表示。

而且在成为铁卫,正式开始值守前,就有很多的规矩被告知,其中一项就是,宗门弟子不主动问话,不可多说一个字。

这就是要求,出行在外,做一个哑巴一样的存在。

“在这万妖山脉外围的山间,有不少野兽,甚至可能有练气妖兽,我要闭关一天,你等要护我周全,跟我来。”说完这些话之后,诸寅又转身往之前他出来的地方走去,周泰三人赶紧跟上。

当来到几块大石头之前的时候,诸寅让三人停下,又往三人身上挥了一下手,似乎扬了什么东西。

在这一刻,周泰简单的思考了下,干掉对方的可能。

总觉得对方给自己几人挖坑,但最后还是觉得面对坑,比较容易些,这个宗门弟子有什么手段都不清楚,虽然看起来受伤不轻,但难保不会没有底牌,尤其这套宗门发的下品法器套,难保不会受到对方的控制。

而且还有两个一样的家伙,也不太可能和自己一起。

说起底牌,自己几人也算是他动用的一种。

让周泰三人守好三个方向。

“你等无论何种情况,都不要走出超出此刻所在一丈之内的距离。”说完这句话之后,诸寅就走到位于中间的几块巨石之间,不一会儿,这几块巨石之间就升起来一阵迷雾,把这小范围之内都遮盖在内。

周泰等三人在这迷雾范围之外。

一刻钟时间过去的很快,原本一阵安静的环境中,突然从多个方向传来一阵阵兽吼。

这已经不是宗门之内了,周泰直接灵识外放,感受到附近的情况,周泰心说:“这哪是外围的山间野兽不少,分明是你的阵法外面就有不少!”

灵识外放的时候,周泰还简单的试了下那巨石边缘的白雾,发现这白色雾气能隔绝灵识。

周泰这里都是简单的野兽,下品法器的防御根本不是这些简单的野兽能打破了,拿刀简单的挥砍,就解决了这第一场战斗。这也让周泰暂时放弃了,加强化点,加强自己安全等级的想法。

随着时间推移,偶尔就会有野兽闻着血腥味跑过来,周泰有心把身边死亡的野兽尸体血肉清除一下,用储物袋子收集起来,这样或许能减少一些野兽过来。

但对另外两个铁卫杂役比划了这个意思的手势之后,两人都是摇摇头,认为没有必要。

周泰也就不弄了。

一个人弄,效果也不大。

或许妖兽有灵敏的直觉,能预知这里的危险,所以没有来,也或许这里的动静还没大到一定程度,随着时间的推移,妖兽来的可能也越来越大。

而且周泰发现了一个神奇的现象,只要有野兽过来,必定奔他们三人中的一个扑过来,奔谁去,取决于离谁近,就像他们三个身上有莫大吸引力一样,这让周泰不得不想起那宗门弟子的那一扬手的动作。

而中间被白雾笼罩的范围,没有受到任何打扰。

原本说要他们坚守三天,但是仅仅三个时辰之后,天还没黑的时候,诸寅就收起了中间的那片迷雾。

“你们任务已经完成,可以往宗门回返了。”简单的一句话之后,对方就御剑飞走了,虽然飞的不快,但确实是飞的。而且周泰还隐约听到对方咬牙切齿般的念叨了一个名字。

这是伤好的差不多了?说一天,结果只有三个时辰,这是谨慎吧。

这样想的同时,周泰看了眼另外两个铁卫,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提议一起往回走,自己不想一起,要怎么说比较好?

还没等他想出来,就发现那两货,分别快速的从不同方向跑了……

这里确实不是久留之地,满地的血腥味,容易招惹危险。

想到这里,周泰快速蹲下,开始割肉。

刚才他没动手,是不想让人引起不必要的联想。

可能要跑路,所以要预备点吃的,没有饿过的人,体会不到没有食物匮乏的恐惧,哪怕这里随时随地都很容易获取到食物,周泰也是需要食物落在储物袋里,储物袋紧紧的绑在身上才安心。

现在可以算是天高任鸟飞了,但是又有些犹豫。

什么时候回宗门,并没有特别的要求。

只不过,耽误一个月,值守的时间,回去要补,种田耽误的时间也是要补的,耽误的越久,回去就越遭罪,如果一年内都没回去,无论何种原因,杂役皆按判宗处理。

如果判宗,大部分也是因为想要这身下品法器,但如果判宗了,不确认这一身法器之中有没有神魂印记之类定位的东西,如过真的要离开宗门,想稳妥的话,这一身下品法器丢掉是最好的,但这一身真的舍不得扔!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