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首页 > 资讯

第七十三章 装不下

发布时间:2022-09-23 17:50:09

“张兄,我练气三层了。”在去饭堂的路上,周泰与张焕多同步而行。“嗯,很不错。”对此张焕多并也没过多地直接评价,刚回到这里的杂役,基本都是练气一二层的修为,每到五年内升到练气期,这是正常地速度。刚满两年就到三层,但是快了点,但也没什么,没办法表明这位叫“嗯,不错。”对此张焕多并没有过多评价,刚来到这里的杂役,基本都是练气一二层的修为,一到三年内升到练气期,这是正常速度。。

>>>《一天一个强化点》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 装不下》精选

“张兄,我练气三层了。”在去饭堂的路上,周泰与张焕多同步而行。

“嗯,不错。”对此张焕多并没有过多评价,刚来到这里的杂役,基本都是练气一二层的修为,一到三年内升到练气期,这是正常速度。

刚刚满一年就到三层,虽然快了点,但也没什么,只能说明这位叫周泰的小兄弟曾经很努力修炼。

但是也就这样了,练气期就是一个手磨豆腐的过程,再往上练气四层五层,如果没有大量的护脉丹,普通之辈至少要蹉跎十年年华,就如同他自己一样。

“明天我要去趟监备堂一趟,田里的事就麻烦张兄了。”现在两人共同负责同一块灵田,避免出现事故,至少要有一人留守,出现什么事故,二人是要共同担责的。

“哦,田里的事倒是没什么,你要去选功法,想好了?”张焕多有点诧异,因为会去做这种选择的人并不多。

“想好了,修行本就是不易,有时候赌一赌又何妨!”周泰的语气毫不在意。

“有何不易,你我之辈,也就基本练气九层的一生,能岁百五十,就不错了,又何必去冒险。”张焕多语气轻缓中带着感叹。

对此,周泰摇了摇头,并说道:“术法太少,想多学三种。”

“可以想别的办法,实在不行,等到满二十年之后下山,总会有办法的。”

“我意已决。”

“行吧!”

“以后每月有三天要去值守,我就按照正常大家通常做法,每月单独照看灵田四天。”

“这个都好说,三天也可。”

“还是按照四天。”

“随你。”

张焕多性情随和,洒脱乐观,待人也很好,如果是别人,对于自己的提议被拒绝,一般人至少也会有一点不快的表示,周泰觉得他这种心性特别适合修仙。

……

第二日

周泰离开七里谷,往灵丹峰山脚方向走去,这一年内,他也在空闲时出来过几次,监备堂在哪里,他早就摸清了。

据说这监备堂各个主要灵峰下都有,都是类似于分部一样的存在。

路上也能遇到其他来回走过的杂役,周泰也并不认识,彼此都是擦身而过,直到快到灵丹峰脚下,迎面遇到了相对来说算是一个比较熟悉的人。

“灵根分几等?”周泰还没来得及先问好,对面之人就已经说话了,语气带着些揶揄,只是这问话让周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事至于记得这么清楚么?都一年了啊。

“谭老。”周泰问候了一声,此人正是刚来到这流云宗时给新杂役讲课的谭策吾,没有穿着儒生袍,而是穿着同样的杂役衣服。

“我乃流云宗上等杂役,去新杂役堂,只是临时任务。”看了眼周泰,发现他打量了下自己的穿着,谭策吾简单解释了下,又问道:“这是去最近的杂役交易之处么?你我可同行!”

“不是,是去监备堂。”可能是因为孙老坑货的原因,周泰对于看起来年龄大的修仙者,总会多一些防备之心,就算是去杂役交易之处,也不想和对方同行,更何况不是。

“这是练气三层去监备堂选功法?修炼速挺快!”

“是。”

“去监备堂,只能送你一句好自为之。”话语声落,谭策吾转身而去。

目光送对方远去,周泰继续往监备堂而去,这老头怪怪的,虽然已经有两个人劝说自己了,但现在就这点能拼搏的地方,难道真的再混十九年,只等涨点么?对于曾经只是杂役给杂役上课,周泰也没觉得有什么,正式弟子不可能,下面管事最大,管事只管杂役,除了是杂役上课还能是什么,早就猜到了。

……

监备堂是一片连成片的建筑群,四周高墙遮挡,据说处罚、关押犯错的杂役就在这里,正大门上有灵丹山监备堂几个大字的牌匾,门口并无人把守,进入之后,在三个方向有三个大殿,周泰毫不迟疑的往右走,早就打听过了,要去右边的杂事殿。

一进门,就有一男一女,身着杂役服,在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他们身后是一片柜子,每个柜子上都有很多个小抽屉。

“何事?”其中的男杂役问道。

都说这监备堂好,确实好,坐着不累,还男女搭配。

“练气三层,担当铁卫,领取功法。”周泰简单把自己的事说了下。这铁卫具体是做什么,周泰也不是太清楚,只是都说每月要有三天来这监备堂,问别人,也都推脱说,来了就知道了。

“外放灵识,不要超过身体半尺之内。”男杂役继续说道。周泰按照要求做了之后,仔细感应,能发现对方的灵识触碰了自己的灵识。

“确实,达到要求了。”男杂役确认后。女杂役又问道:“姓名?所属地点?杂役管事是谁?还有把身份令牌给我登记一下。”

周泰按照对方的要求回答了一遍,又把杂役令牌给对方验证了下。

确认身份程序与登记完成后。

“跟我来,选功法,你只有半个时辰的选择时间!”话落,男杂役起身离去,周泰跟上。

选功法的地方在一个特别的房间,一排排的架子,每个空隙之中,都同时放了几个玉简,外加贴着一张术法简介的纸张,目测感觉最少有几百种。

“还剩不到一刻的时候我会来提醒你,还有不要试图打开玉简,都设了封印阵法,你先找吧。”男杂役说完就直接走了。

“好的。”回了一句之后,由于时间有限,又没说这里不让用灵识

周泰就开始了疯狂浏览模式,都是各种术法,或是一些练气期的功法,并没有看到什么筑基期的功法,在时间的最后,周泰选了三本术法出来。

选完课功法之后,还有一项是铁卫服型号的选择。

又回到的最开始的大殿处,只见女杂役扔过来一个储物袋,并同时说道:“试穿一下,去隔壁偏房。”

当看到铁卫服的时候,周泰震惊了,这哪是什么铁卫服,根本就是一身金属的盔甲,连头带眼睛,直到脚后跟全覆盖,这是一件武装到牙齿的装备,最最重要的是,没看错的话,上面淡淡的阵法痕迹,说明这很可能是一套下品法器套装,从储物袋拿出来后,确认:可加点,并且是十六个不同的构建,都可以强化。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这要是穿身上强化下,该是什么享受?都有一种穿了就跑的冲动。

开始试穿之后,发现盔甲下面还有武器,和几个圆盘一眼的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太兴奋,别的还好,下半身试了好多次都穿不上,哪怕脱了裤子试,也是。

最后,周泰确认,型号不对,小了。

“可还合身?”出来之后,女杂役问。

“小了。”周泰实话实说。

“不可能。”女杂役声音都大了不少。

“啊珍就没有错过,你确认你穿对了么?”旁边的男杂役也帮女杂役说话,还投过来怀疑的眼神。

这身装备对周泰太过重要,他不太相信这么重要的地方,就这两个杂役,如果直接说出型号错了,会不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然后死活不承认错,让自己就用这套?自己回去想办法扩大?这就太为难自己了。

最后他只能委婉的提示一句,希望两人能反应过来。

“在下不是身无长物之辈。”

话落,与对方两人大眼瞪小眼,周泰叹了一口气,他们没明白,沉吟一下,只好再次露骨一些的说道:“一物大不大,兜裆处装不下。”

话落,空气安静的片刻,紧接着大殿上方似乎有现了什么响动,女杂役脸色微红,男杂役不确认的说了一句:“错了?”

“错了。”周泰点头确认。

最后给周泰换了一套合身的。东西到手,转身就想走。

有了这套装备,就可以当一个六边形战士了。

“回来,你想拿哪里去?”刚转身,被男杂役叫住了。

“不能拿走啊?”听到话有所指,周泰疑惑的问了一句。

“宗门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你拿走?”说话的同时,男杂役就拿过了周泰手中的储物袋,并继续说道:“编号三八九一,你要记住了,还有下次来的时候,玉简要完整的交回来,每月十五、十六、十七这三天是你值守的日子,记好,其他的,第一次值守的时候,会有人告诉你怎么做,没什么事了,可以走了。”

“哦。”周泰转身若无其事的离去,得而复失的感觉真不好。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