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九章 噤若寒蝉

发布时间:2022-09-23 17:50:08

天空湛蓝,阳光也也不是很夺目,类似于一个秋高秋爽的好天气。的话有一把躺椅,边躺在晒着太阳,边吹着有些清凉舒爽的风,睡着了懒觉,那所以是很很舒服的吧?要不然不会再有个冰镇西瓜什么的……“下一组,兰成发,林春城,毓钺”几道响彻云霄在广场上的隔空喊话声,将站在广场人群如果有一把躺椅,一边躺着晒着太阳,一边吹着有些清凉的风,睡着懒觉,那应该是很舒服的吧?。

>>>《一天一个强化点》章节目录<<<

《第六十九章 噤若寒蝉》精选

天空湛蓝,阳光也不是很耀眼,类似一个秋高秋爽的好天气。

如果有一把躺椅,一边躺着晒着太阳,一边吹着有些清凉的风,睡着懒觉,那应该是很舒服的吧?

要是再有个冰镇西瓜什么的……

“下一组,兰成发,林春城,毓钺”

一道响彻在广场上的喊话声,将站在广场人群中的周泰,从遐想中呼唤回了现实。

此刻是考核的时刻,考核的地点竟然就在广场上!所有的新人杂役早早的就被谭策吾安排站在大殿前方的广场上。

直到等待丁管事与另外两位管事姗姗来迟,这场考核才开始。

三位管事坐在人群前方大约十丈远的距离的椅子上,他们的前方两丈处是一条长条的木桌,管事们做的椅子如同沙发一样宽大而且还比较高,椅面的高度就几乎与长条木桌平齐,桌子上面有分散放着三罗白色的纸张,还有笔墨。

每一次喊话三名新人杂役上前,每个人单独接受一名主管的考核出题,有的问答,有的还需要画图,时间不到一刻,就换下一组,这一百来人,周泰估计全完事估计得三个多时辰。

对于考核,他目前有只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毕竟这杂役考核也是第一次参加。

看前面的考核情况,周泰觉得最坑的就是三人同时一起答不同的问题,这样特别容易被两边的人打扰,故意的吧?

打定主意,一会喊到自己的这组名字的话,选择桌子边上的位置,这要是两边同时影响自己,那绝对会影响到自己。

这一组过去之后,又喊了一组人上去。

见没自己的名字,周泰就转移了注意了。

在等待的这段时间内,只能一直在这里站着,难免周泰就容易胡思乱想。

虽然刚才想的很美,仅次于阳光沙滩加美女,但此生到现在,过的全是苦日子。

两道遁光从不远处的天际划过,倒影在周泰的眼中,这一个月以来,偶尔就能看到这样的景象,能猜的到,这些是流云宗的真正的修仙者,而不是他们这种只是干活的杂役。

“肃静。”一阵如雷鸣般的声音在周泰耳边炸响。

此刻除了前方的考核声音外,后面完全可以形容为鸦雀无声了,说要肃静,这声肃静的声响已经大破天际了,直到后来,周泰才明白,这是很多流云宗管事会的特有术法,声音可以在特定人群的耳边炸响,哪怕其他人就站在旁边,传到其他人耳中的时候,却是微不可闻的。

还没等他想明白出了什么情况,又一阵话语在耳边炸响:“全体,东南方向,行礼!”

有点懵的周泰,余光看着周围人的动作,转向刚才遁光飞过的方向,弯腰低头,然后保持一动不动。

这一刻周泰是明白了,难怪这些管事坐的稳,都真会来事,《杂役应知应行》上所说的门规,根本没有看到遁光就要行礼这一条。

如果还是几年前那时的心态,遇到这样的情况,周泰虽然也不得不这样行礼,但是一定会心中说一句话:这一拜你承受的起么?受我这一礼,待到日后,你们还的起么?

但这几年受到的打击,让他没用了曾经那么强的壮志雄心,此刻只是在心里默默来了一句:家属答谢。

幸好只是弯腰鞠躬,如果是那种叩首,周泰绝对会把这件事和一些人名记到小本上。

此生永无出头之日就罢了,如果真的站起来了,都要清算。

原以为,很快就一下就完事的,但久久不见声音传来,灵识不敢乱放,只能眼角余光看了看身边的人,发现没有人动一下,都是保持着这弯腰低头的恭顺的模样。

刚才还有考核回答的声音,此刻整个广场没有一点声音,安静的如同没有任何生气的一滩死水,这让周泰深深的体会到了一个词:噤若寒蝉。

一飞一过而已,竟然就可以让上百杂役加三名管事,恭敬行礼,还要久久保持。

不管是常例,还是只是管事们自己的要求,但不得不让人说一句,好大的威势。

感觉过了好久,耳边才又传来一个声音:“礼毕,继续考核。”

直起身来,不能乱动,眼前都是后脑勺,看不到杂役们的脸色,但三位主管确实神色如常。

虽然心中是非常不满,但周泰也同样没把任何情绪戴在脸上。

境界太低,术法太弱,那就不要与人斗,世上没有遮天树,只有一物降一物。

流云宗修仙者降主管,主管降杂役。

下一组:“……”

下一组;“……”

……

下一组“陈半升,卢旺银,周泰。”

终于到了周泰这一组,迈步往前走,很自然的站在了桌子左边的位置。

走来的过程中简单打量了下其他两位主管后就移开了目光,简单的一眼,但也看清了两人的情况:一旁一瘦,其貌不扬,看起来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

不用猜也知道必是服用了驻颜丹。

周泰面前的是那位胖主管,等三人都走到木桌前,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响:“樱灵藤的样子画出来,并详细标出来各部位名称。”

好家伙,周泰还担心三人同时说问题,会听不清,原来是都会这个。这胖子的声音不是刚才让行礼的声音,刚才在后面都听不到前面的问题,原来原因在这里。

不敢在胡思乱想,赶紧拿起桌子上的笔,开始描绘樱灵藤的样子,周泰的第一题是画图,中间的卢旺银是回答问题,陈半升的题目同样也是画图。

这是既要正确也要速度的,周泰一点不敢耽误,很快就画完了,最后又看了一眼,确认没有遗漏,赶紧放下了笔。

马上就有人拿起了周泰的答案递到了胖主管的手里。确定没有什么问题,又开始让周泰开始了回答类的问题,第二题,第三题都是。

全都有惊无险的答完了,没有出现错漏,松一口的的同时,周泰也注意到后两个问题,中间的都是画图,另一边上的也是答题,之前站在人群里的时候,被身前的人挡着,周泰并没有发现是这种情况。

也幸好中间与两边不同,周泰答题出现的惊险,就是差点被另一边上的陈半升给带跑偏了,话都快出口了,大脑很快反应了过来。

事后一回想,这就是不但要背下来,还要记得扎实,否则很容易出错。

“通过!”胖管事这简单的话语,不再是耳旁炸裂,周泰立刻像之前通过的那些人一样,站到了通过的人群里。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