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世子 我把师门送上天 火力为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玉无香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七章 不违背本心

发布时间:2022-09-23 17:50:08

望着这风影术,感觉好像并不难,周泰有一点点的尝试之心,看一看效果怎样,但看见术法上写到,要在视野开阔之地才能反复练习,又看一看自己这横坚不超两丈的小房间,严禁不选择放弃这个想法。回手又拿起来最后这枚术法玉简:杨诗雨术。参详一会后,周泰意外发现这个好像更很容易,但和自回手又拿起最后一枚术法玉简:小灵雨术。。

>>>《一天一个强化点》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不违背本心》精选

看着这风影术,感觉似乎不难,周泰有一点点的尝试之心,看看效果怎样,但看到术法上写道,要在开阔之地才能练习,又看看自己这横竖不超两丈的小房间,不得不放弃这个想法。

回手又拿起最后一枚术法玉简:小灵雨术。

参详一会后,周泰发现这个似乎更容易,但和自己猜想的还有些不同,想要真正的小范围下雨,周围得有足够的水气,也就是说如果种植灵药的附近没有水源,他就要拎几桶水过来,才能施展这小云雨术。

难怪说这术法不着急练。

内心讲,有点失望的,周泰的设想中,在极端的情况下,这小云雨术也应该是可堪一用的。

比如自己和别人生死搏杀,最后对方被自己打的昏迷,而自己也受伤倒地不起,站都站不起来,不能给对方致命一击的时候。

如果对方是仰躺的,就可以用自己这小云雨术出手,呛死对方,让对方窒息而死。

但现在这种好像都成奢望了,需要水汽存在,那还得在河边之类的,这些要求都达到,那可真是极端情况中的极端情况,能遇到的可能性太低了。

如果在干燥之地,一个小云雨术下来,可能还没一泡尿来的水润。

如果真的可以呛对方,担不担心不但不致命,还会给对方呛醒?

不担心,当这种比较扯淡的招式都用出来的时候,那也是离完蛋不远了,是跑都跑不了的情况,成功或不成功的试一下而已,不能呛死对方,对方醒过来后也一样。

至于对方会不会是呛不死的那种,比如周天内呼吸?别的境界不知道,练气境界应该是没有的,自己有,很可能是强化点的效果,

想到这里,周泰突然想到,那自己虽然不会游泳,大江大河应该也是下得的,就是不知道自己这先天内呼吸能维持多久,能无限永远?周泰是不信的,太过自信了,哪天因此被淹死了,那也是自己作的。

这小云雨术也不能现在尝试,外面不想去,在房间里尝试的话,不成功还好,成功了的话,晚上也不用睡了。

术法的修炼,除了敛气术,风影术和小云雨术都可以暂时先放下了,等到月底考核结束之后,分配到了具体的地方,再开始修炼。

白天在大殿学习,之后去杂役应知坊看各种书籍,天黑前回来背知识玉简里的内容,睡觉前修炼一会,这就是这些日子的安排了。

脑海中想完了这些事情,周泰才慢慢的睡去。

“萧兄。”第二天一早,周泰主动和萧奕五打了声招呼。

“周兄。”萧奕五也简单的打了声招呼之后,就看着对方问道:“有什么事么?”

这位叫周泰这些天很少与人交流,这突然叫住自己必有缘由。

看到对方有些谨慎的样子,周泰放弃了原本打算问的问题,而是问了一个比较不正经的问题。

“男人修仙,大多留后代,女人修仙呢?留么?”周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看着这个一本正经问自己这个问题的少年,萧奕五也猜不出来对方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故意问着玩。

如果不是之前彼此有点交集,他又怎么发现这可能是一个心思深沉之辈。

“周兄说笑了,男子为了传宗接代,大多会留,女子又怎会这样?”

“哦,原来如此。”听到这样的回答,放心了不少,仙子们不是孩他娘,挺好。

“不过。”萧奕五一句不过,又让周泰看向了他,这是说话大喘气?

“女修士也有,比如夫妻一起开始修仙的,但这种很少。”

眼睛看着周泰,又解释道:“毕竟同样的修仙资源,一个人用,和两个人一起用,还是区别很大的。”

“这样啊!感谢萧兄解惑。”

周泰遇到萧奕五完全是意外碰到的,只不过是要改变自己,融入杂役这个团体,才想闲聊几句,看对方有些警惕的样子,就换了轻松点的话题,也是给自己解了一个疑惑。

这种话题正适合他,看他昨天那欢乐的样子,但没想到刚刚的回答相当正经。

正人君子萧奕五?这个周泰才不会信。

至于和对方交朋友的想法,目前周泰是一点都没有的,两人之间毕竟有过龌龊,虽不算大事,但也不能当完全没发生过。

但找几个能合的来的,融入进去,也不太容易。

首先他和这帮家伙生活的环境不同,他们聊的,有时候他都听不懂,纯靠猜,真的有些不靠谱啊。

说句难听的,如果有杂役开个小赌局,周泰想借此接近,也是及难的,因为他几乎没有任何财务,上桌都上不了。

至于别人玩着,自己就边上看着?这种行为太掉价。

虽然本身在别人眼中没什么价值,但也不可继续拉低。

融入这帮杂役这件事如果和修仙相比,几乎就不算事了。

只是周泰不想,简单来说,制造点事端出面解决,或者制造危难出来帮忙,都可以,或者其他非常规操作,都有很多。

比如,把某人扔河里或者半夜打人闷棍,先制造人心惶惶,栽赃给某人,合纵连横,同仇敌忾之下,只要乱了就有机会。

至于扔河里的,要去救的想法,不能有,那是害自己。

至于最后被发现的话,怕不是被人打死?至少也会让人打残!

如果这样,只能怪自己首尾处理的不好。敢做,就不能怕承担后果。

有什么,一人一力担之就完了,你说我担不起?我能闯多大祸,就能担多大底!

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要看这值不值。

周泰讨厌小人,更不想做小人。

都修仙者了,还要行小人行径,此刻在周泰看来,是要贻笑大方的。

周泰修仙,想修个不违本心。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