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世子 我把师门送上天 火力为王 席爷每天都想官宣 玉无香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三章 仙凡半假之隔

发布时间:2022-09-23 17:50:08

不久后,谭策吾拿了一些玉简回去后,丁总管就走了。知识玉简后发放到手里后,周泰拿灵识简单的的一扫,密密麻麻的图画文字遍及玉简之内,一层又一层。“我……。”硬生生憋一直这样了想疯狂吐槽的而出的另一个字。本有着去学习这些的心理准备,少些知识储备也挺好的,但这知识玉简发放到手里之后,周泰拿灵识简单的一扫,密密麻麻的图画文字遍布玉简之内,一层又一层。。

>>>《一天一个强化点》章节目录<<<

《第六十三章 仙凡半假之隔》精选

不久之后,谭策吾拿了一些玉简回来之后,丁管事就走了。

知识玉简发放到手里之后,周泰拿灵识简单的一扫,密密麻麻的图画文字遍布玉简之内,一层又一层。

“我……。”生生憋下去了想吐槽的而出的另一个字。

本有着学习这些的心理准备,多些知识储备也挺好,但这里区别很大。

看到的第一个是关于一种名为月灵草的灵药介绍,以为有个插图外加一些文字介绍就够了,想象中,文字能多少?也就少说几十字,多说几百字而已。

但这玉简里,关于月灵草的介绍:插画栩栩如真,有详细各种标注也在其上,生长环境,各个部位的药用价值,一般配合什么丹药使用,保存方式等等的文字旁白。

外加还有不同年限阶段的插图样子和说明。简单一看,也有几千字,如同一个详细的使用说明书。

周泰心中呐喊:一个杂役,竟然不是简单的各种打杂,收拾卫生,而是还要像考大学一样背很多知识点。

虽然上一世在参加考试如吃饭的世界,一路考到大,对于这种只是死记硬背的东西,并不会觉得有多大难度,但真的有点多了,如果真有什么过目不忘也不算什么,但他发现自己没有。

他没有,他真的没有。

此刻周泰明白为什么之前谭策吾会说所有内容太多,只选一种,而那个丁管事说只考前十分之一的,原来是这样!

受上一世的一些影响,想象中的修仙者,不就是一直修炼,经常闭关,少了什么丹药宝物,就出去烧杀抢掠一翻。总有一些没有修炼天赋的修仙者,有其他天赋,会选择阵法,炼丹,炼器的道路,自己都不用等到成为大修士时,翅膀硬了之后,在这弱肉强食的修仙界还不是予取予求?

此刻感觉画风有点不对。

每天讲课都是午时之后再讲两个时辰,但因为今天午时发放玉简,耽误了一些时间,还剩下一个个多时辰的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觉得刚刚去取玉简有点累了,谭策吾发放完这些玉简开始了闲谈模式。

在这个下午,大殿内的光亮与温度都很舒适,一道阳光划过一身儒衫的谭策吾,他一走而过的影子一角搭载了周泰的身上的同时,一个声音也在这大殿中响起:“你们来之前,都留后了吧?”

虽然大部分杂役对这个问题感觉有点突然,一想到这是个老者,可能有遗憾,所以差不多都点头或称留了。

这些一问一答,让还在感叹背的知识点有点多的周泰直接蒙了。

留后?生孩子么?目测回答的人中,老头,中年,回答就算了,但好几个都他这么大,还有比他小的,也点头了。其他几个女杂役,没有回答,不知道是不是不好意思,还是没有。

但所有人都非常淡定,像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环视一周,没人面有异色,周泰也就不惊奇了,他并不是太在意聊这个,这算什么,只不过刚开始惊异于这大庭广众之下就聊上了。

修仙者比较放的开,这个要划重点记上,以后和人聊天,不能太收着,周泰暗暗记下。

“灵根虽好用一些,但也算无用。”老儒生接着又小声感叹了一句,如果只是这样,这个话题也就结束了,一位老人突然的一句感叹而已。

但他离周泰太近了,这句话被周泰灵敏的耳朵听到了。

正在想着讲讲课,都能开句车,修仙界走在了前沿的一步。眼睛看着看起来老儒生一样的谭策吾也开启了黄天模式的周泰,听到了灵根二字,瞬间激动了。

一直没有听到它的任何消息,突然听到了,怎能不欣喜若狂。

自己加了那么多强化点,资质必然是很好的,如果能问出来怎样测试,有机会测试一下灵根,自己的优秀资质一出,也许就不用做这个鸟杂役了.

想着大家有问题都是可以直接问的,周泰站起来,问了一个他后悔了很长时间的一个问题。

流云宗。

云剑山.

山脚下的一间木质结构的大殿中,响起了一个清淡少年的声音:“谭老,敢问这灵根分几等!”

听到这个声音问题之后,谭策吾原本缓慢走动的身影,瞬间停住,整个大殿一瞬间鸦雀无声。

半响之后:

“啊哈哈……”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不行了……”

整个大殿突然间哄堂大笑,尤其萧奕五那货,眼泪都笑出来了。

看到这种情况,周泰的心像一只迷途的小鹿,各种乱撞。

什么情况?

怎么了?

哪里不对?

内心自醒,三连问之后也是一个蒙。

笑声小了一些之后,谭策吾转身看向有些不知所措的周泰。

心里想的是:是个长的有点丑的。

其实周泰不算丑,但架不住周围人衬托,如果心声可以单独交流,不与主人沟通,周泰的心声听到之后,一定会回一句:彼此彼此。

“可能你家里忘了与你讲这些。”这样说了一句之后,示意周泰坐下之后,谭策吾继续说道:

“都说仙凡相隔,从引气入体那一刻就开始不同了。”

可能周围人杂役们也觉得谭策吾老先生说得对,这个小子是被家里坑了,不管什么缘由,他必然是不知道的,笑声渐渐消失。

“天道无缺,有补必有损,修仙虽然能长寿,但注定子次不昌。”

“一旦灵气入体,都几乎难有后代,一万修仙者于凡俗中努力百年,才能有可能出生一个孩子,几率极其之低,男女都灵气入体,更是难上加难。”

“但这样出生的孩子,是上天的宠儿……”

……

周泰懂了,如果修炼前不留个后代,修炼后就几乎难有了,但是这些没人告诉他,现在告诉他也晚了。

此刻算是半个太监?之所以是半个,因为还算是假的。

一下子,因为无知,把自己暴露在大众的目光之下。

之前总是避免让自己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此刻还是出现了。

周泰来这里也有快十天了,也想交个朋友,了解些知识。但是刚来不久的他,很多事不熟悉,不清楚,想进圈子,聊天总说圈外人的话,怎么行?

就像此刻虽然出了这样的状况,难道他能找人问问:“男子修炼之前留后,女子应该不会吧?难道仙子都是孩他娘……应该不会吧。”

只能是心里自己想想,或许真问完,能知道个答案,但估计自己形象也毁了,虽然还没具体人设,但是这不是崩人设,这是崩人啊。

无知,让我像个孩子。

比较悲催的是这一脚进大坑,其实还没进。

此刻谭策吾也讲的差不多了,对着周泰问了一句:“某凡物被灵气滋润,发生改变,都谓之某灵物,你以为灵根是何物?可还想着分等?”

又是一片欢乐的笑声响起。

“……哈哈……周兄怎不再问女子可有?哈哈……”这个在笑声中出现的声音,周泰听出来了,是萧奕五。

“女子叫……哈哈!”还有个跟着起哄的男子声音,不知道是谁。

之前说好用无用的,你们怎么不笑?明白了怎么回事后,周泰想起之前谭策吾说的话。

好想站起来说一句:“在坐的都是半假太监,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