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首页 > 资讯

第四十六章、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发布时间:2022-09-23 10:28:36

说话的间,王不尧还瞟了蔡、姚两人几眼,轻蔑的表情溢于言表。李牧淡然一笑,丝毫也没理睬蔡、姚两人欲发飚的表情,自故地说:“王师兄无须介怀。我辈武者又也不是缸里的蛀米虫,仅有自强不息,才能攀上武道高峰。”也不是开玩笑,在李牧的确修为占时领先的王不尧李牧淡然一笑,丝毫没有理会蔡、姚两人欲发飙的表情,自故说道:“王师兄不必介怀。。

>>>《逐道在诸天》章节目录<<<

《第四十六章、狠起来连自己都不放过》精选

说话间,王不尧还瞟了蔡、姚两人一眼,不屑的表情溢于言表。

李牧淡然一笑,丝毫没有理会蔡、姚两人欲发飙的表情,自故说道:“王师兄不必介怀。

我辈武者又不是缸里的蛀米虫,只有自强不息,才能够攀上武道高峰。”

不是开玩笑,在李牧看来修为暂时落后的王不尧,未来的发展潜力还真在蔡、姚两人之上。

和资质无关,主要是心性意志、阅历等方面的差距。

剑气两宗都想要压过对方一头,太过重视从小被培养的蔡、姚两人,长期窝在山上缺乏了足够的历练,以至于两人心性不过关。

潜力是潜力,在接下来的继承人之争中,还是蔡、姚两人的威胁更大。至于王不尧更像是一个凑数的局外人,并没有参与这场权力游戏的资本。

不是竞争对手,那就是朋友。哪怕从前不是,现在也可以是了。

“师弟,言之有理。”

……

见两人有说有笑,变着花样的嘲讽,蔡不离终于做不住了。猛的一巴掌下去,拍碎了近前的茶几,厉声训斥道:

“够了,你们两个坐下来就开始指桑骂槐,可有一丝我华山弟子的气度?

资源是长辈们给的,你们若是不服气,大可直接同他们说,岂能在背后进行非议。”

见到这一幕,李牧当即摇了摇头。这里可是剑气冲霄堂,华山派商议门中大事的地方,敢在这里拍桌子瞪眼,心性之差可想而知。

不过李牧倒是能够理解,作为一个顶级二代,蔡不离从小就在师叔、师伯们的精心呵护下长大,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蔡师弟息怒,有什么事好生说就是。何必要拿茶几撒气,气坏了身子岂不是如了某些人的意?”

说话间,姚不周还挑衅的瞪了李牧和王不尧一眼,仿佛在说:这点儿小把戏,也就能欺负一下蔡不离。

意识到了失态,蔡不离冷笑一声道:“不用你在这里假惺惺的装好人,伪君子就是伪君子,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装!”

……

唇枪舌战、挑拨离间,短时间内不字辈的四大弟子,就被分成了三派。

这样的结果,李牧非常满意。甭管自己和王不尧的关系怎么样,只要姚、蔡两人认为他们是一伙的就够了。

经过这么一闹腾,座次风波算是过去了。只要三人无法联合,那么就只能按照武林中强者为尊规矩,有异议擂台上见。

且不说能不能打赢,光师兄挑战师弟这一条,门中的唾沫星子就够他们受得了,何况还要考虑长辈们的感受。

利益归利益,大家又不是你爹妈,能够无条件的支持你。又不是唯一的选择,真要是烂泥扶不上墙,放弃也就放弃了。

只是不知道在隔壁看热闹的人,愿不愿意接受这种结果。想来也是愿意的,毕竟大家都是华山弟子,这也是掌门继承人考验的一部分。

没错,刚才不经意间的拱火,纯粹是李牧故意搞出来的。自从发现了后面隔壁有人偷听,他就决定要搞事情。

想要成为华山派的掌门,自然不能是一个纯粹的武夫,权谋算计、经营能力、心胸气度等等,那是一样也不能少。

……

“够热闹的啊,只是拍碎了一个茶几,怎么不把剑气冲霄堂给我拆了?”

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除了李牧还能够操持镇静外,另外三人仿佛是受到了惊吓,一个个都面如死灰。

被掌门抓了一个正着,就算是想要辩解,都无从说起,尤其是拍碎茶几的蔡不离,更是吓得够呛。

早有准备的李牧,当即起身故作惊慌的说道:“弟子……不敢!”

后知后觉的另外三人,立即选择跟上。只是不等大家把话说完,宁清羽就开喷了。

“还有你们不敢的么?看架势,我若是晚来一会儿,这里就要上演全武行了。

看样子,我华山门规在尔等眼中已经视作无物。姚不周,你是大师兄,当为师弟们做出表率。华山七戒,可还记得?”

只见姚不周诚惶诚恐的回答道:“弟子自然记得。华山门规七大戒律:

首戒欺师灭祖,不敬尊长。二戒恃强欺弱,擅伤无辜。三戒奸淫好色,调戏妇女。四戒同门嫉妒……”

看得出来,宁清羽对自己的大弟子还是有感情的。看似第一个拿他开刀,实则也是在替他开脱。

可惜姚不周似乎太过畏惧他这位的师父,连言外之意都没有听出来,上来就背起了华山七戒。

现在门规戒律一出,四人都跑不掉。不服气的王不尧和拱火的李牧,有触犯第四条“同门嫉妒”的嫌疑。

拍碎茶几的蔡不离更惨,这里可是剑气冲霄堂,华山派最神圣的地方。

往小了说是目中无人、缺乏教养,往大了靠就是不敬尊长,有欺师灭祖的嫌疑。

作为大师兄的姚不周,看似没有多大的问题,实则不然。作为宗门大师兄,没有及时制止下面的纷争,就是最大的过失。

宁清羽都提醒的很明显了——“表率”。如果姚不周一上来就认罪,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反倒会令人高看几分。就算是受罚,板子也只会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现在四人都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要处理也只能一起处理,谁也逃不掉。

狠狠的瞪了四人一眼,封清林硬着头皮上前劝说道:“掌门,魔教来势汹汹,当务之急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救援恒山、泰山两派,其它问题都可以押后处理。

眼下门中正是用人之际,不如让他们四人戴罪立功吧!”

不出头不行,同样是挨板子,也有情节轻重之分。

姚不周主要是大局观不够,在长辈面前是失了分,本身并没有触犯七大戒律。

王不尧和李牧只是发了几句牢骚,硬要扣上同门嫉妒的帽子,下面还会有一帮感同身受的师兄弟帮忙求情。

惩罚再严厉,了不起也就是去思过崖闭关一两年。

蔡不离就惨了,无论从重,还是从轻,随便一个帽子扣下来,那都是直接出局。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