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首页 > 资讯

第89章 十八罗汉大阵

发布时间:2022-09-22 23:01:26

这晚上突然发生的事情,注定一生会令许多少林武僧永远铭记终生。黄衣的少年人背倚天王殿,左手长剑不拔刀,单掌就抵住了平时里威仪极深、功力高深的少林六大长老辈的高手。少年人双鬓长发迎风飘扬,面上却是意态悠悠然。而铜眉等六个人各具出众的威风凛凛仪态,十成内力的流转,使蓝衣的少年人背倚天王殿,左手长剑不出鞘,单掌就抵住了平日里威严深重、功力精深的少林六大长老辈的高手。。

>>>《万界武侠扮演者》章节目录<<<

《第89章 十八罗汉大阵》精选

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注定会令许多少林武僧铭记终生。

蓝衣的少年人背倚天王殿,左手长剑不出鞘,单掌就抵住了平日里威严深重、功力精深的少林六大长老辈的高手。

少年人双鬓长发飘扬,面上却是意态悠然。

而铜眉等六个人各具不俗的威武仪态,十成内力的流转,使得他们宽大的僧袍鼓鼓囊囊,好像兜满了某种灼热、强劲的无形之物,却又被更强猛的东西死死压住,无法宣泄。

这六个人里面,拿年纪最小的一个人来说,也有三十多年勤修苦练的少林内力,而且六个人的功力,同宗同源,连成一体,内部损耗极小,即使是在对拼过程中散溢出来的一部分气劲,都令他们脚下的石砖发出轻微的迸裂声。

让刚才那些被气浪掀飞的少林弟子如同惊弓之鸟,连忙向后避让,生怕伴随着石砖开裂的声音响,又有无法抵挡的猛力击来。

广场上少林僧众越聚越多,已有三百余之众,却居然没有一个敢靠近天王殿后方空出来的那片区域。

少林寺钟楼上的那口大钟,带着急迫的声音敲响,从少林各处,又陆续赶来了二三十名年纪较大,辈分不低的少林僧人。

这些人,都是各项武功登堂入室,足以选修绝艺,不必在广场上操练的英才。

他们数量比老一辈的更多,实力比年轻一辈的更强,才是真正的少林中坚力量。

随着这些人赶到,原本不敢上前的少林众僧议论渐起,蠢蠢欲动。

方云汉眼皮一抬,把这广场上各处景况尽收眼底,忽然朗笑一声,左手扬起。

他这一道笑声,叫对面六个跟他苦苦拼斗的少林高手脸色更显单薄。

盖因武林中各家各派的内功修行,都跟呼吸相关,一般来说,在这种内力拼斗的紧要关头,鼻间纵然还有气息绵延,嘴巴却是一定要闭紧了的,以免泄了真气。

方云汉这一笑,足可证明他在力敌六人的同时仍然游刃有余。

而接下来,当方云汉以左手甩出鞘中铁剑的时候,少林的六人又发现,他们还把对方的余裕大大的低估了。

因为那把铁剑甩出剑鞘的同时,隐隐间竟有一股赤红色剑气浮动,萦绕在剑身上。

使得这把剑势如破竹的在半空中扫过了大半个圆弧,把七人对拼内力营造出来的层层气浪轻易切开,剑尖从向后的方向旋转到向前,斩向六僧。

此剑长约三尺,此时剑柄大概位于铜眉颈侧,受内力催动之后不亚于百炼宝刀的无刃剑身一扫之下,不但能让铜眉背后的袈裟老僧断头,说不定剑尖还能把后方的四大高手抹喉。

这五个人眼角余光扫到这一幕,毛骨悚然,再也顾不得许多,猛然收掌撤功。

在对拼根基的状态下强收内力,轻则经脉受损,重则真气走岔,甚至还有可能被对方内力趁虚而入,重创内脏。

但这一切不利的后果,总要比被断头抹喉好得多。

呼!!!

五人撤功,铜眉只觉得背后支撑他的力量突然一空,脸色唰的一片雪然,整个人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腾空而起,抛射出去。

而铜眉被震飞之后,方云汉立刻前进了一个身位,右手已经握住剑柄。

到了这时,收招自保的五个和尚,才各自弹出一指,意图击飞铁剑。

叮叮叮叮叮!

“啊!”

五个和尚急忙退散,其中有三个发出痛呼。

他们出手的时候,那把铁剑已经被方云汉握在手中,稳如泰山,哪里是他们的指力可以撼动的。

手指弹中无刃铁剑的结果,不过是使他们的指甲被切开。

离得较远,所以手伸得更长,发力更猛的那三个和尚,更是使自己的中指指尖被削掉了一小片血肉,隐可见骨,血流不止。

方云汉手腕一抖,剑尖指地。他前方已无阻碍,从容不迫的从退散的五个大和尚身边走过,剑身微鸣,迈步直向大雄宝殿。

众多年轻武僧集聚起来,形成一道乌压压的防守队列,以那二十多个得以修习绝技的武僧为中枢,挡在大雄宝殿前方。

即将跟独身逆势而来的方云汉碰触。

“且慢!”袈裟老和尚喝了一声,道,“方丈不在大雄宝殿。”

此话一出,无异于服软,众多严防死守的武僧顿时惶然,方云汉也止步回望。

袈裟老和尚看着身边几个人的脸色,又看着不远处被徒弟们接住的铜眉和尚,心知他们六人现在真气涣散,都没有继续动手的能力,缓了一缓,不顾那些年轻武僧劝阻,继续开口:“你要闯少林,敢不敢再过一关?”

方云汉回头,右手剑抬起,指着那数百名武僧,道:“这还不算是你们少林最后一关吗?”

袈裟老和尚神情肃穆:“少林禅宗祖庭,武学汇源之地,岂能以数百人敌一人。但我们寺中有一阵法,名为十八罗汉大阵,十八人如一体,宛如一人。你如果能过了此阵,老僧纵然以死相劝,也要方丈为你解惑。”

原来,昨天铜眉和尚疑惑于方丈的态度,曾经把这件事情讲给其他几个师兄弟听,这袈裟老僧也知道方云汉的来意。

他说出这段话,实在是无奈之举。

以刚才方云汉的表现来看,纵然倾尽少林之力将其斩杀,广场上数百武僧说不得也要折损大半。

因为这些武僧聚的太密,十八罗汉大阵若要避免误伤,在其中反而不好施展。

只怕等十八罗汉布阵完毕,大雄宝殿前这片广场上已经血流成河了。

而如果能使方云汉自行入阵……

‘少林十八罗汉大阵镇山,从未被破,只要他入阵,哪里还有机会再伤到其他弟子?’

袈裟老僧心中对此自信万分,只担心眼前少年不肯答应这个条件,可他抬头对上方云汉目光时,只觉心中一凛,好像肚子里的所有盘算都被看穿,分明年纪当对方的爷爷都有余了,心里却止不住一阵忐忑。

“哈哈。”方云汉将剑鞘顿入地面石砖,铁剑拄地,慨然应允,“我初涉江湖之际,就风闻少林有七十二绝技,十八罗汉阵,都是天下共尊,千年不破的顶峰威名,使人悠然神往。可惜七十二绝技,从未有同一代人得以尽展,叫人叹惋。”

他语气诚挚,无论是开头对于少林绝技的向往之情,还是末尾的那一句遗憾,都让其他和尚心中多少产生些许共情,一时间竟让敌意大大衰减。

世上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奇特。

如果是一个粗莽汉子跑到少林寺来,先弄伤了人,大骂一通,任凭他后续如何大加赞扬,恐怕也要被打断腿,赶下山去。

可是现在,方云汉已展露出令这些少林僧人心惊胆战的绝世武功,只说了一两句好话,就好像把之前闯寺伤人激起的怒气抹平了大半。

这还多亏了少林寺千年尊荣,自有一股傲气,换了一般的小门小派,听如此绝世高手都赞扬自家武功,只怕当场忘却前怨,只当能引来这位高手挑战,是一份荣耀了。

“不过……”方云汉话锋一转,“七十二绝技留憾,今日便先破了十八罗汉大阵,也不枉千里迢迢来这一趟了!”

他对袈裟老和尚的心思洞若观火,只因今天是来求一个答案,并不在意试一试这个老和尚倚仗的难关。可要他嘴上再过多谦让,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了。

少林众僧面色复又沉下,身披袈裟的老和尚暗中却松了口气,连忙呵斥道:“众弟子,散开。十八罗汉,布阵!”

众多少林武僧立刻四散退后,十八人越众而出。

这十八个人的年纪,看起来都在三十以上,有几个甚至好像跟铜眉他们算是同辈了。

但无论老少,他们的高矮胖瘦都显得非常接近,身上全部是比其他僧人更显干练的窄袖僧袍,提着的棍子长度一致,两端各有一道铜箍。

之前这十八个人隐没在数百人中,不太起眼,可是这一跃出来,立刻显出特异的地方。

他们十八个人的呼吸和脚步落地的声音,听在其他人耳中,竟然完全重叠,握着棍子行走的姿态,每一步的距离,上半身倾斜的角度,也都是一模一样。

须臾之间,就排成了一个独特的阵型,把方云汉困在阵列中间一个空档最大的地方。

这个阵法一布成,方云汉心中也是一惊。

他本来以为少林所谓的罗汉大阵,也不过是一种多人配合发出更紧凑攻击的手段,可是现在这十八人还没有发动攻击,好像就已经连成一体,看似简陋的阵型,竟然有一种四面竖起了高墙,不断横推过来的压迫感。

这绝不仅仅是攻击节奏上的配合,而是牵扯到了很高深的内力协调,乃至于玄之又玄的精神心理的学问。

自从拥有内力之后,已经习惯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过目不忘的方云汉,此时环顾四周,竟然隐约觉得自己有些分不清这十八个人谁是谁了。

只觉得这些人都长着同一张脸,同一副神态,惊悚之余,渐渐酝酿出了一种非人的气魄。

非人者,可为鬼怪,可为神佛。

这时,十八人同时单掌竖于胸前行礼。

“请赐教。”

重叠的声音宛若洪钟大吕,天龙梵唱。

十八条棍影横空。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