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安格班德
大家都在看
我在修仙世界当收尸人 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低调在修仙世界 我在八零追糙汉 宝妈在修真界富甲一方 掌珠令 掌河山
假贵妃被六宫宠翻了 冠上珠华 我真不想当魔主啊 一个人砍翻乱世 星界使徒 女主拿了反派剧本 世子你又傲娇了
首页 > 资讯

第六十四章狼皮袄子

发布时间:2022-09-21 19:30:15

催佳云手上不停地的回“先去酒楼卖一圈,剩了再拿下集市上卖,卖不回去就拿回去吃!”“自己吃?山上除了不少,回过头我们再去猎些!”“行!”张树根和栓子在一旁听她们说话的,对望几眼,张树根试探性张口“那个,下一次你们在去打猎的时候,我们能不能够跟你们一起?”““媳妇还有我!”。

>>>《疯批暴君被福运农女喊去种田》章节目录<<<

《第六十四章狼皮袄子》精选

催佳云手上不停的回

“先去酒楼卖一圈,剩了再拿到集市上卖,卖不出去就拿回来吃!”

“自己吃?山上还有不少,回头我们再去猎些!”

“行!”

张树根和栓子在一旁听她们说话,对视一眼,张树根试探开口

“那个,下次你们在打猎的时候,我们能不能跟你们一起?”

“行!”

催佳云答应的毫不犹豫。

“媳妇还有我!”

周瑾玉又从葛郎中那边的墙头探出头,两只胳膊向上扒着墙头,上身前倾,一脚搭在墙头上准备翻过来。

催佳云好笑的看着他,果然下一刻他就被葛郎中从墙头上拎下去。

还可以听到那边葛郎中毫不客气的声音斥呵

“昨天的书还没背会,说好了没背会之前,这几天都不许出去嘚瑟!”

这话说完就听隔壁传来周瑾玉的一声哀嚎

“媳妇~救命啊!”

向文在一旁看着乐,好像在这里他家殿下更快活。

催佳云笑着收回目光,入了葛郎中的坑,还想爬出来?

刚开始只是每天下午认几种草药,现在两天就要将《伤寒杂病论》给背下来。

背不下来就要接受下毒惩罚,而且这毒还要他自己解。

虽说都是一种或两种草药的简单毒,可也将他折磨的够呛!

为了能够得到更多跟媳妇儿一起上山野的时间,他可是拼了命的背书。

可是这葛老头越来越过分。

“老头,说好的给我放两天假的,你这是说话不算话!”

葛郎中躺回摇椅上一边摇,一边将花生米扔嘴里,白他一眼

“老夫可没说话不算话,前提条件是你要将《黄帝内经》背下来,才能有两天休假的时间,不然的话哼哼!”

周瑾玉气的磨牙,叉腰站在墙根下,怒瞪那躺在摇椅上的老头,好想反悔!

想想昨晚吃肉的时候,小丫头还夸自己背书快,脑子好使来着,忍了!

“你等着,小爷马上给你背下来,到时候两天沐休,你可别反悔!”

“绝不反悔!”

只能认命继续去啃书周瑾玉,时不时还会竖起耳朵听听墙那边的情况。

“分心,分心两天背不下来就继续两天又两天。”

分心啃书的周瑾玉,撇撇嘴,懒懒的往桌上一趴,将脸枕在书上

“唉!怎么就上了你的贼船!”

葛郎中门外听有人问

“请问,永旺兄妹是住在这里么?”

周瑾玉从书上抬起那张好看的脸,看向门外问话的人,如那鬼斧精心雕刻的五官一下就皱在了一起。

噌的就坐直了身体,看向院子门口的人,口气十分不好的问

“你怎么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见过的二舅母家的侄子

康子一看他在这里,探头看了眼院子里,只有一个躺在摇椅上的老者和一个少年,外加一个他。

“葛郎中,您老住这里呢!”

“嗯,你是?”

葛郎中躺在摇椅上眯眼打量门口站着的小子,他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小子。

“我是三道沟的康子啊!您老还给我三哥治过腿。”

“哦!你找催家兄妹啊,他们就住隔壁。”

“等一下!”

葛郎中的话刚说完,周瑾玉就要窜出去,拦住往催佳云他们那边去的康子。

葛郎中的动作也不慢,在他身后揪住他的衣领,又将人给拎了回来

“在没背完那本书之前不准出去!”

周瑾玉伸手在身前晃了晃,反手要去抓个郎中的手,这老头明显有功夫在身。

任他使出十八般武艺,就是离不开这院子。

“老头你给我放开,那小子要去撬我墙角,你怎么还给他指路?”

葛郎中干脆直接将他往后一拽,抬脚去将大门关上,白他一眼

“能轻易被撬走的树那就不是你的树,执着也没用。

着急出去呀?着急出去先将书背完!”

周瑾玉听他这话虽然说的有道理,可是!

转身又爬上葛郎中家的墙,尝试几次都没翻过去,他这次也不尝试往那边翻了。

直接趴在墙头上喊:

“媳妇儿,媳妇儿你离那小子远点,那小子没安好心。”

催佳云好笑的看着趴在墙头上的人,刚想开口问他是哪个小子,这个时候门口那边传来康子的声音

“催家妹妹,是我,康子,你二舅母的侄子,我来看你们兄妹了!”

“喂小子,你离我媳妇远点,你给小爷等着,等小爷出去非要把你揍趴下不可!”

康子站在院门口,这时抬脚一边往里走,一边看那趴在墙头上的小少年

“好啊,我等着你过来和我切磋切磋!”

“那你离我媳妇远点,不然我非揍得你满地找牙不可,哎!哎哎!”

话还没说完就被葛郎中,又给从墙头上拽下来

“想出去就赶紧背书,说那些废话有什么用?”

把个周瑾玉气的,撸起两只袖子怼他

“臭老头不就答应拜你为师吗?看你把你能的,竟然还敢限制小爷的自由。

你等着,小爷今天就将这一本书给背下来,明天我就出去揍了小子!”

撸完胳膊抱着书就往屋里去。

葛郎中躺在摇椅上啧啧两声,白一眼那往屋里去的小子,对一旁帮忙摆弄草药的向文道:

“你家主子这性子,是怎么养出来的?”

向文也不知道:

“从我跟在我家主子身旁,我家主子就这样,我家主子太难了。

葛郎中你回头对我家主子好点。”

“老夫都对他倾囊相授了,还不够好?”

葛郎中说完,自己两腿一蹬,摇着摇椅晃啊晃!

旁边院子里,催佳云见他过来了,招呼一声,让他自己到一旁坐。

康子的目光一下就被那些野猪和狼尸吸引,走到近前,见她和另外一个位女子在剥狼皮。

愣了愣,又看看那些野猪的伤和狼的伤,都大部分在喉咙处,又看他们剥狼皮就问

“催家妹子,你这是要把狼皮剥了,留下来做袄子吗?”

“嗯!”

催佳云剥的认真,头也没抬的应一声,却听他道:

“那正好,我会削治皮子呀,我来帮你削治吧?

等将这些皮子削制好了,直接就可以做成狼皮袄子。”

随机推荐

更多

最新小说

小说库

资讯

首页